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旺夫小哑妻 > 章节目录 333、地动,三丫失踪(1更)
    温婉仔细拨了两遍算盘,还是没能对上账,她没急着跟婆婆说,晚上问了宋巍怎么回事。

    宋巍拿过信看了看,陷入沉思。

    他们家之前的四百亩免费名额全给出去,剩下的一千六百亩并没有挂完,一半都没到,才六七百亩的样子,宋巍早就跟温父说过,这些田只收朝廷一半的税。

    六七百亩,只收一半本来就没多少,卖出去的时候再低于市场价,算下来大概也就几十两银子。

    宋巍了解温父,如果他想给女儿寄钱,肯定会在信上说分明,粮钱是粮钱,给女儿的是给女儿的,绝不会糊弄到一块。

    可现在信上只说了粮钱,没说别的。

    宋巍觉得蹊跷,私底下找了卫骞,让他安排人跑一趟宁州打探消息。

    卫骞说如今腊月,一路南下大雪封山,消息可能没那么快。

    “不管多久,都让人去查一查。”宋巍吩咐。

    主子们要求,卫骞不敢耽搁,退下以后就马上安排人前往宁州。

    宋巍隔天去翰林院的时候,听到同僚讲了一件事,同僚说他有个亲戚家就是宁州的,一个月前宁州发生了一场地动,地动之后来了一场暴风雪,不少人家遭了秧。

    说到这里,同僚止不住地唏嘘,“得亏我表侄他爹娘兄弟跑得快,虽然房子没了,好歹是保住了命,否则要连命都没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同僚的话,让宋巍沉默了好一会儿。

    地动不算小事,然而他却从未听闻,到底是他消息太闭塞,还是有人故意瞒了他?

    下晌去见光熹帝的时候,宋巍委婉地提了几句。

    光熹帝直接点头,说朝堂上已经有人奏报了宁州的灾情,拨的款项和物资也早就下去了,只不过这段日子忙着年关的祭天大典,他险些忘了此事。

    宋巍又问受灾情况如何。

    光熹帝告诉他,刚开始天气和山上动物出现反常,这一任的宁州知府就已经有所察觉,当即吩咐了底下各县的县令,想办法把自己管辖范围内的村镇百姓提前安置好,所以发生地动的时候,百姓伤亡和财产损失降到了最低。

    降到了最低的意思就是,仍然有部分不可避免的伤亡和损失。

    难怪二房今年年底没有写信来,宋巍还以为是他们家忘了,如今想来,只怕二房的损失不小,尤其是那个鱼塘……

    下衙后,宋巍把自己打听来的事告诉了温婉。

    温婉吓一跳,“地动?”

    她在那地方生活了十多年,从未碰到过,出嫁前听祖奶奶说几十年前发生过一次,当时是在夜间,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让所有人都慌了神,村民们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该往哪躲。

    祖奶奶和她男人原本可以逃出去,临走前看到一个小娃娃被压在大石块下,别人只顾自己性命惊叫着往外逃,她男人弯腰去搬石块,想救那个孩子。

    可惜她男人身后的房屋倒塌太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她男人活埋在里头,而那块掀了一半的石块重新压下去,孩子因此断了气。

    温婉没有亲眼得见过,但“地动”这俩字,在她看来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家里怎么样了?”温婉面色焦急,她如今最担心的是她爹。

    宋巍语气平和地安抚她,“岳父既然能给咱们写信寄钱,就说明他们是安全的。”

    “可这封信到底是出事前还是出事后写的,咱们压根就不清楚。”温婉还是不放心,恨不能插双翅膀亲自飞回去看。

    “我已经让卫骞安排人去宁州了。”宋巍将掌心覆在她手背上,温热的触感伴随着他沉稳的声音传来,“这种天气不会很快有消息,但无论如何,在确认出事之前,咱们都不能乱了方寸。”

    屋里光线很柔,他的目光很专注也很坚定,的确有安抚到她。

    温婉应了声,算是答应他要保持冷静,过了会儿,又想到几个人,“干爹干娘带着陆晏礼住在大环山脚下,相公你说,这次地动会不会波及到他们?”

    如果那两位出了事,光熹帝和太后不可能还这么淡定。

    宋巍摇头说不会,就算真有波及,那么多暗卫,拼了命也会护三位主子周全。

    温婉终于露了个笑脸,“相公都说不会,那就一定不会。”

    “嗯,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爹娘。”宋巍说“如果二哥二嫂没事,咱们便是杞人忧天,没必要带上爹娘一块提心吊胆。”

    ……

    接下来的日子,府上开始为了过年而忙碌。

    婆婆带着仆妇大扫除,温婉则带着宋姣和几个能搬重物的小厮出去置办年货。

    京城里被白雪覆盖的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匆匆路过的行人们口中谈论的,是已经进入倒计时的除夕夜。

    温婉并未从谁的嘴里听到关于宁州那场灾难的只言片语。

    今天这一趟出来收获颇丰,买了好几筐木炭,另有干果无数、香烛、鞭炮、皇历、年画和写对联和福字以及剪窗花用的红纸,不一而足。

    买糖块的时候,温婉没进去,让宋姣自己看着挑。

    宋姣跟老板谈好价钱,让小厮进去拿东西,走出来见温婉望着远处发呆,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三婶婶今天好像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碰上什么事儿了?”

    听到小姑娘的声音,温婉回过神,望着她日渐白皙水灵的那张小脸,勉强扯了扯唇,“要过年了,你想不想爹娘?”

    宋姣点头,“只可惜京城离咱们宁州太远了,否则我真想跟他们一块儿吃年夜饭。”

    温婉挪开视线,说往后肯定会有机会的。

    小姑娘心思简单,并未听出来三婶婶这句话里面安慰成分居多。

    ……

    年关的忙碌终于收尾,各个衙门陆续放了假。

    温婉回到家的时候,见宋巍在院里陪儿子堆雪人,她有些意外,走上前去,“相公今日这么早回来,莫非翰林院放假了?”

    宋巍停下手上动作,拍了拍衣袖上的雪粒子,“回来多陪陪儿子还不好?”

    宋姣已经回了听松阁,几个小厮正忙着把年货搬到库房去,眼下这院里没别人,温婉趁机问“只是为了陪儿子?”

    “嗯,顺便陪陪你。”

    温婉听了,暗暗好笑,蹲下身捧着进宝包在棉帽子里的小脸,用额头蹭了蹭他的额头,突然叹气,“谁让我舍不得跟儿子争风吃醋呢?顺便就顺便吧,万一哪天连‘顺便’都没了,我还能想想今日。”

    顿了顿,又望向进宝,“宝宝,娘亲受到了冷待,你香我一口,我一会儿精神了,就帮你堆雪人,好不好?”

    小家伙抬起胖胳膊,把手里的雪团递给她。

    温婉“做什么?”

    进宝说“娘亲先堆了再亲亲。”

    “小滑头!”

    温婉戳戳他的小肥脸,伸手接过雪团,自己又往地上抓了一大把,开始给雪人捏手。

    好不容易把完整的雪人堆出来,小家伙却开始犯困,完全忘了先前答应好的事,呵欠一打就想闭眼睛。

    知道温婉在外面跑一天累了,宋巍主动抱起儿子回房,给他脱了羊皮靴,再把身上沾染了寒气的外衣脱下来,重新找一套给小家伙换上才让他入睡。

    ——

    收到宁州的消息,是在除夕前一夜。

    暗卫在信上说,这次地动伤亡的人数不算多,但在上下河村那一带,因着地势关系,房屋财产损失较为严重,村民们现如今基本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

    宋二郎家刚翻新到一半的房子没了,鱼塘里的鱼虾全部被活埋,等同于断了生路,两口子当天晚上拖着三个娃去县城投奔温家,一路上太过混乱,等到县城才发现三丫不见了。

    眼下,夫妻俩带着二丫和宋多宝在温家避难。

    跟他们一样逃出来避难的百姓很多,官府提前搭好的棚子不够用,朝廷拨下去的物资又因为雪崩被阻在半路。

    后来是长公主出面让自己的人来帮着官府押送物资,官府才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燃眉之急,长公主还高价收购了方圆几百里富户财主家粮仓里的粮食,拿去赈灾。

    卫骞手底下的暗卫以前都是公主府的人,即便公主被废为庶民,他们私底下对她的称呼仍旧不变。

    温婉收到的二百多两银子就是这么来的,他们家的粮食被芳华出高价收了,只不过芳华一再嘱咐温父不能告诉宋巍和温婉,故而温父在信上只字未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