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门贵嫁 > 章节目录 六十七章·是谁(大观观和氏璧加更)
    苏付氏等到苏夫人走了,拉着朱元上下打量一番,有些不大赞同的皱了皱眉“你真是,怎么又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苏管家提前进城,早已经把朱元在襄阳府的事情说了。

    听说得罪了一个藩王,苏夫人当时的脸色都变了。

    诚然苏家是受了朱元不少恩惠,可是得了人家的恩惠却没有要拿一家人的命去填的道理,要不是后来苏管家口风转的快,说朱元算得上是伸张正义,而且作主的最后是五皇子,只怕这苏家的门朱元也是进不来了。

    苏付氏倒不是觉得朱元冒失,她只是觉得有能力却不必过分外露,扮猪吃老虎才是正道。

    “没事,襄王的事本来就是要去办的,不过是提前了罢了。”朱元伸手将手里的戒指递给苏付氏,见苏付氏满脸诧异,便郑重的道“姨母,这东西很重要,请您一定收好,将来会有大用处。”

    她总是东奔西走,如今又还要对付朱家,东西放在她身上反而危险,不如交由向来妥当的苏付氏保管。

    苏付氏点点头将戒指小心的收起来,又问朱元“那位就是齐姑娘,就是杨蔼然的外甥女吗?”见朱元去换衣裳,苏付氏便隔着屏风问她“元元,朱家已经来了许多次,我看她们似乎已经被逼到了绝路,朱家的人对你没什么情分可言,我就是怕”

    就是怕朱家的人会狗急跳墙,最后用些不光彩的招数。

    毕竟朱元现在还是朱家的人,在世人看来就该服从朱家的安排,哪怕朱家虐待朱元,可是在以孝治天下的大周,朱元只要反抗,那也是天大的罪名。

    苏付氏心里担心,面上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的委屈,在世人看来恐怕不是委屈,到时候闹的太僵,还是我们女人的过错,真是不甘。”

    是很不甘心。

    朱元想起上一世姨母跟着她,宁愿孤身一人一生都不愿意再回去婆家,收回心思安慰苏付氏“姨母放心吧,还没到那个时候,再说,现在为止,苏家人还是会尽力维护我的。”

    这倒是,提起这个,苏付氏忍不住又笑了“是啊,我怎么忘了,咱们元元是个福星,走到哪儿都会有贵人相助的,你这回在襄阳还跟五皇子认识了”

    连苏夫人听说了这件事都忍不住对朱元更加热切了一点儿。

    朱元让苏付氏放心,休息了一会儿,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让齐瑛准备好了,亲自带她去了知府衙门的大牢里看杨蔼然。

    多时不见,齐瑛却一眼就认出了杨蔼然,扑在他跟前哭了许久。

    杨蔼然也忍不住眼眶泛红,好容易安慰住了外甥女,郑重其事的过来跟朱元道谢,他在牢里得了苏同知的照顾,已经焕然一新,揽着齐瑛对朱元说“朱姑娘言出必行,我如今已经全信了,以后阿绣还要麻烦您上心”

    这个案子就算是要审下来,也没有那么快,在这期间,甚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齐瑛恐怕都得托朱元照顾。

    朱元没有废话径直答应“这不算什么,本来就是我们谈妥的条件,我一定会做到,并且治好她的病。”

    杨蔼然认真看了她一眼,实在想不明白朱元为什么跟普通的女孩子这样不同,可是他并没有多想,只是让人拿了纸笔来,认真将山上的地形和上头他们躲藏的地点都画了出来,全都交给了朱元。

    除此之外,他又记录了一份名单和其中众人的详细籍贯特点,也一并都交给了朱元。

    等到一切都做好,他深深看了朱元一眼“这其中,我有三个结拜兄弟,一个跟了我的姓叫做杨玉清,还有两个一个叫做谢尹川,一个叫做张京,都是身手了得而且识文断字的,应当是你需要的手下。”

    朱元接过来拿在手里,略看了一眼便问他“他们一定会听命于我?”

    “会的。”杨蔼然难得的面带得色“我在哪里,他们便在哪里。实话跟你说,如果只是我被抓而他们在外,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我出去。”

    有身手而且又识文断字的下属可的确是不好找,朱元最缺的就是人手,她很满意的将东西收了起来,出来将东西交给了苏同知。

    苏同知得了东西忍不住大喜。

    一直盘桓在城外的这些土匪实在是令人头疼,他的政绩就是因为这个迟迟不能得优,以至于总是困在同知的位子上没有挪过。

    现在好了,天降一个朱元把孟知府给弄没了他当上了代理知府,现在还在代理知府事务期间剿灭土匪窝,这可真是

    他深深看了朱元一眼,深刻觉得眼前这姑娘就是他官途上的大福星。

    朱元将东西都交给了他,按照杨蔼然的交代,让一直跟着自己的苏管家拿了一样东西去了城外的民宅,自己带着绿衣和齐瑛打算先去城里逛一逛,给齐瑛添置一些东西。

    绿衣还是头一次出来逛街,见什么都觉得新奇,朱元特意给她也挑了几匹料子做春裳,她开心的像个小孩子,朱元摸了摸她的头,正要让她和齐瑛一同上楼去量尺寸,绿衣便猛地摔了一跤扑在了地上。

    这一跤摔得不轻,绿衣几乎哭出来,被朱元扶起来正要发怒,就后退了一步有些害怕的喊了一声四小姐。

    四小姐?

    朱元转过头,正好对上了朱四小姐朱筠似笑非笑的脸,不由就皱了皱眉“是你推了绿衣?”

    朱筠满脸不耐烦,看了她一眼连话也不屑于跟她说,将碍事的绿衣一把推开就要走。

    绿衣被推了个趔趄,有些委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拉着齐瑛往边上避开了。

    不管怎么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姑娘现在正忙着对付朱家,还有很多事,她不想再给姑娘添麻烦。

    朱元却没有什么顾虑,几步上前抬腿猛地一蹬,一脚把朱筠踢的往前一扑也倒在了地上。

    喧闹的店里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们这边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