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门贵嫁 > 章节目录 一百九十二·赏赐
    盛氏看向朱正松,朱正松却根本顾不上看她,看了一眼朱元和那些锦衣卫,才对着朱大点了点头“去,开中门请中贵花厅里喝茶。”

    听见了消息的朱曦正跟朱景先说着话,朱景先这几天情绪不大对,好像自从烧了一场之后连脑子也坏了,她有些担心,摸了摸朱景先的额头皱着眉头“哥哥,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几天都无精打采的?”

    她放下手来,见朱景先目光奇怪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慎得慌“你到底怎么了?”

    她们兄妹的关系向来不错,朱景先虽然是兄弟中最不着调的,却是对她最好的一个,她向来对这个哥哥是很喜欢的。

    朱景先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挪开了目光看向桌上的青花瓷瓶,半响才轻声说“母亲跟你,好像都很讨厌朱元。”

    这不是摆明了的事吗?朱曦哼了一声“她又不是母亲生的,母亲自然不会喜欢她,你不同样也不喜欢她吗?”

    是吗?

    不是自己亲生的所以不会喜欢?

    朱景先苦笑了一声,觉得喉咙里好像塞了湿棉花,沉重得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攥紧了拳头,好半响才忽然问朱曦“你觉得母亲对你好吗?”

    朱曦有些茫然,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哥哥你想什么呢?母亲对我们几个谁不好?除去我,几个兄弟里头,母亲最疼爱的便是你了,你看看景厚和景亭他们两个,母亲三天两头便要罚他们训斥他们,唯独对你,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这是实话,过去种种都还历历在目。

    每每他犯浑,父亲总是勃然大怒恨不得打死他。

    可是母亲不同,每次她都只是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叫他不可再这样,却绝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她宁愿把力气都用来跟朱正松据理力争。

    从前觉得幸福,可是现在想起来却只觉得残忍。

    对于一个没有用过心思且别人的孩子来说,为什么要废那么多的心力去教养他做个好人呢?给吃给喝,纵容着就足以叫他自生自灭了。

    朱景先逐渐冷静下来,呵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朱曦却有些坐不住了,只当他是被朱正松打了一顿所以心灰了,拉住他站起来急匆匆的往外走“快去看看到底怎么了,宫里来了人,这丫头又刚刚从诏狱里出来,怎么看怎么不对。”

    母亲和舅舅都说过,进了诏狱基本上是九死一生了,可朱元这丫头就是好好的出来了,真是祸害遗千年。

    朱景先想要甩开她的手,犹豫了片刻却还是任由她牵着跑,等到了花厅,见着了朱元,他便忍不住站住了脚。

    前些天他发烧刚醒,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是苏付氏和朱元身边的绿衣过来给他喂了药。

    苏付氏拉着他,说他根本不是盛氏的孩子。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他当然不肯信。

    可是苏付氏说,不强求他信,让他好好的睁开眼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

    之后的事也被她料中了。

    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好像蒙着一层雾。

    他从前以为她们对他都是很好的,都信得过,可是等到这次病了醒来得到了提示,他才忽然发觉,不是这样的。

    他身边的小厮除了引着他逃学在三教九流中厮混,不会做其他的,他身边的丫头也比弟弟们房里的丫头要漂亮要轻佻。

    都是不同的。

    当所有的可能都被排除,剩下的那个再不可能再荒诞,也是真的。

    这是苏付氏告诉他的。

    他站在门槛外,看着门槛里的朱元,抿了抿唇。

    她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吗?

    那么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盛氏却急忙朝他们两个摆手,皱着眉头陪着笑脸出来拉开他们“你们跑出来做什么!?”

    朱曦被她拉的有些踉跄,急忙扶住了柱子才站稳了,睁大眼睛有些生气“哎呀娘!这里是我家,为什么我们不能来?宫中到底是来人做什么的?为什么那个丫头又回来了?”

    盛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有些烦躁的拿了手里的扇子扇了扇风“是太后娘娘宫里的中贵,专门出来给朱元赏赐的,让她过几天进宫去给太后娘娘治病。”

    赏赐?!

    朱元都还没进宫给太后看过病,现在就送赏赐出来,这是什么道理?

    朱曦有些气愤又有些嫉妒“太后娘娘都还没叫她治呢,怎么就知道她一定能治得好?难道就是为了这个?”

    她也时常进宫,可是一般都是去陪伴贵妃娘娘的。

    大家都知道贵妃娘娘不知道为何不得太后的喜欢,连带着她这个外甥女也在太后那里得不到好脸色。

    可是现在朱元竟然一步登天,一进京就得了太后的青眼。

    不就是治病吗?

    天底下的名医难道都死绝了,竟然会让一个黄毛丫头出尽风头?

    她有些愤愤不平。

    盛氏更加心烦,下意识还看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朱景先一眼,见他蔫蔫儿的没什么精神,便冷哼了一声不耐烦的摇头“别再说了,五皇子回宫,跟太后娘娘说,他在南昌犯了病险些出事,是朱元救了他。这是大功劳,宫里的赏赐随后就下来了,之后恐怕不仅是太后娘娘,连恭妃娘娘和皇后娘娘那里都会有赏赐,你这些天,离她远一点。”

    朱曦眼睛不由得瞪得更大。

    另一边收到风声的顾夫人也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笔,抬起头看了婆子一眼,有些意外的问“你没有听错吧?此事当真?!”

    那个丫头真的还有如此机缘和本事吗?五皇子身上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些年,多少前赴后继进了太医院想要给五皇子治病的名医都铩羽而归毫无建树,现在一个小丫头竟然能够治好五皇子的病?

    “千真万确!”婆子急忙给她递帕子“我那媳妇儿的娘家不就是在朱家做事的吗?这事儿还是他们说的,说是宫里的赏赐都已经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