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门贵嫁 > 章节目录 一百一十四·狰狞
    顾传玠露出了从未在人前展露的阴暗一面,他面色狰狞,目光愤愤如狼,攥着牢门柱子的手已经青筋尽显,却仍旧铆足了力气,痛苦的崩溃的说“他就是个阴险小人!长公主怀着他的孩子被贼人所掳,当时身边几个心腹都劝他先救公主,可是他不肯!”

    终于说出来了,李名觉的右眼皮重重的跳了几下,整个人显得呆若木鸡,甚至还倒退了一步差点跌倒“公子慎言!这种事不是能够凭借你的心意胡说的,吴大人他高风亮节,为了百姓不受瓦剌铁蹄征伐,连自己亲人也能牺牲,这是大义”

    他心里叹了一声气。

    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是了,吴顺表现得实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他是英雄吗?

    毫无疑问是的,他以铁腕手段保住了蓟州,拖到援兵到来,打退瓦剌军队,让边境平静了至少十年。

    他立下的丰功伟绩到如今都还被人传颂。

    他还是个大孝子,母亲当初去世,他执意要放下军务回老家守孝三年,坚决不接受夺情,他疼爱女儿,对唯一的女儿有求必应。

    他情深义重,这么多年身边从来没有再有过别的女人,亡妻的春秋二祭从来都不曾落下过。

    可是就是太正了。

    李名觉垂下眼睛想了想,竟然忽然觉得朱元的话有道理了------人无完人,如果一个人真的完美到了这个份上,那几乎已经可以成圣了。

    可问题是,这世上真正的圣人,能有几人呢?

    大部分人还是逃不过凡尘俗世的的侵扰。

    他收回自己的思绪,结结巴巴的说“不会的,公子你大约是气糊涂了,下官先走了”

    顾传玠不肯,用尽全力留住他“李先生!你听我说,吴顺这个人,他阴险狡诈,当初他早就知道瓦剌奸细混进城里要掳走公主,他根本就是故意要寻个借口,一来摆脱公主,二来凸显自己的本事他欺世盗名!李先生,你帮帮我,我有证据的”

    李名觉似乎被吓傻了,迟疑着久久没有任何动作。

    顾传玠目光赤红,冷冷看着李名觉“你是我的心腹,你在我临死之前还来见过我,吴顺不会放过你的,不管你是不是打算息事宁人当做没有这件事,吴顺都不会放过你!”

    某种程度上,朱元跟顾传玠真是同路人,都这样会抓人的七寸。

    李名觉垂下头遮住眼里那一抹复杂和玩味“公子,我不过就是小小一个巡按,又如何能和恭顺侯相抗衡?你太看得起我了。”

    “不是的!”顾传玠飞快出声“公主是太后娘娘养大,太后娘娘一定会替她做主,再说,还不只是这些,他给公主下毒用的是密宗毒药,是从瓦剌人那里要来的!瓦剌人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这些年一直在用这件事要挟他,这次更打算用这件事来要挟他妥协,好让他杀了阿朵!激化大周跟瓦剌太师之间的矛盾,让大周对付瓦剌太师,好能叫王庭暂时得到喘息之机!”

    李名觉是真的惊住了。

    吴顺竟然还落下了把柄给瓦剌王庭?!

    这么说的话

    这些年来吴顺声称身体不适屡屡不肯接受朝廷任命出发赴任

    不

    李名觉努力辨别这话里头的真假,并没有立即相信。

    “可众所周知,公主是因为产后失调,休养不好才会香消玉殒,蓟州那边的巡城御史也并没有提出过异议”李名觉盯着顾传玠,面露狐疑“再说,公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这个应当是吴顺的死穴,既然是死穴,又怎么会这么容易被别人探知?

    以他对顾传玠的了解,顾传玠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能有渠道知道这些。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

    顾传玠怔住,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说话。

    他忽而想起来,自己是重生的。

    如果现在死了,那么他还有没有机会重新在活一次?

    他因为自己这些思绪而一时没有说话,等到李名觉急促的催促了一阵,他才渐渐回神。

    能不能再度重生,那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当下。

    他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吴顺好过。

    向来只有他负人,没有人敢负他的。

    他平静下来,面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我自然知道,你要是不信去问问还在南镇抚司的布托啊”

    李名觉的目光一寸一寸的变得冷肃无比。

    是真的。

    朱元的所有推测都是真的,吴顺跟公主之间的感情有问题,公主的死有问题。

    所以刺杀阿朵的事,也的确是吴顺做的。

    他怕这件事会愈演愈烈,怕完不成瓦剌王庭的要求,瓦剌王庭会把他的秘密抖搂出来,所以更急着要杀死阿朵。

    可是阿朵并没有死。

    这是很不正常的,毕竟吴顺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手里的能人异士不少,他出手了,阿朵竟然还能屡次逃脱。

    那么

    李名觉弯腰看着自己地面,一时没有出声,似乎是在辨别他话里的真伪。

    顾传玠压低声音,循循善诱的让他听自己的话“吴顺如此心狠手辣,他不会放过我的,我知道他的秘密,你又是我的心腹李大人,你还不快些,抓住这个机会,髙阁老不甘心因为被盛阁老的事情连累而致仕,只要你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到时候你就安全了。”

    李名觉睁眼看着他,惊疑不定的退后了一步。

    牢里安静异常,昏黄的一点烛火被风一吹,叫人头皮发麻。

    顾传玠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李名觉,冷声说“另外,你出去了,带个口信给朱元吧。”

    李名觉猛然抬头。

    顾传玠已经冷冷笑出声了“我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你替我告诉她,我会在下头等着她,她永远不会赢过我!永远也别想摆脱我!”

    顾传玠疯了!

    李名觉没有回答,疾步转过身步出这个地方,在转身之后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只看见顾传玠亮得渗人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