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牌甜妻,总裁宠婚1314 > 章节目录 第1640章 路彦昭恢复记忆
    路彦昭的态度终于好了一些,他看了一眼路彦琛:“哥,你别告诉我妈!”

    路彦琛无语的摇摇头:“我本来也没打算告诉她,只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这要死不活的,秦未央怎么招你了?”

    路彦昭自嘲的笑了笑:“她没招我,她只是要跟我分手而已!”

    听到分手两个字,路彦琛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分手这个话题,真的太过于沉重。

    他也能理解,被分手之后的那个人,情绪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当初他跟叶一朵分手的时候,也很糟糕。

    他看着路彦昭,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

    半天,他才无奈的伸手,拍了拍路彦昭的肩膀:“你先别气馁,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帮你分析分析,说不定,秦未央只是在气头上,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路彦昭摇头:“不是吵架了,我觉得,分手是她这些天深思熟虑的,她想好了,所以提出来了,我昨晚半夜去找她,让她跟我说说我们之前的事情,她就借故发挥,生气了,然后就要跟我分手,虽然看起来是一时生气要分手,可是,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想法,不是一时的,她早就做好了这个打算!她是铁了心的,要跟我分!”

    路彦琛皱眉,他虽然没说话,可他心里清楚。

    按照路彦昭说的这个话,那情况的确是有点严重。

    如果秦未央这样的女人,能说出分手,那的确不是她一时兴起,多半是已经决定好了。

    路彦琛看着路彦昭红肿的眼睛,有些心疼。

    路彦昭和秦未央之间的事情,路彦昭本人并不是很清楚,他只有这一年的记忆。

    可是,秦未央什么都知道,却不愿意说出来。

    他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路彦琛也不是很清楚。

    他想了想,沉声道:“路彦昭,就算是她要跟你分手,你现在这么消极,也不是办法,我过来一方面是想劝劝你,另一方面,我是想告诉你,约翰新研究出来一种解药,他说应该可以恢复你的记忆,只不过,这次的药会不会跟上次一样,让你那么痛苦,折腾半天,最后想起的东西全都忘了,究竟会不会这样,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再试一试!”

    听到路彦琛的话,路彦昭的眸子亮了些许。

    是啊,他要恢复记忆,或许,恢复记忆后,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

    想到这里,路彦昭重重的点头:“我愿意尝试,不管再痛苦,只要能恢复记忆,我都愿意!”

    看着路彦昭这么认真坚定的表情,路彦琛点了点头:“那行,你跟我走吧,我们直接去约翰医院那边,那边设施比较齐全,不像上一次,遇到突发情况,应对方法太少!”

    路彦昭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别的。

    路彦琛一边我往外面走,一边平静的开口:“我这两天可能比较忙,把你送到约翰那边,我可能就要走,你自己注意一点,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别再这么颓废了,积极配合约翰,你恢复记忆的可能性才比较大!”

    路彦昭跟在路彦琛后面,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路彦琛要跟叶一朵求婚,这两天可能在忙这个事情。

    这是人生中的大事,他就算是失恋了,也不能让路彦琛不去做正事。

    他闷闷的开口道:“你去忙你的,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路彦琛转身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最终,他只是默默地开口道:“行了,我知道了,先去医院吧!”

    路彦琛将路彦昭送到医院,就离开了。

    路彦昭这次没有任何犹豫,注射了约翰新研究出来的药,就躺到了约翰早就准备好的病房。

    病房里,约翰准备了镇定剂,麻醉针各种东西,就是防止路彦昭这次头疼发狂,伤到自己。

    路彦昭的手脚全都被绑起来,他躺在病床上,神色很平静,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约翰隔一段时间,进去一次。

    直到他进去第五次的时候,路彦昭还是那个样子。

    约翰有点纳闷,这么长时间了,不应该没有一点药物反应啊。

    他看着路彦昭空洞的眼神,有些心塞:“路彦昭,你跟我说说,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路彦昭的声音有些沙哑:“你松开我!”

    约翰立马摇头:“不行不行,这个真不行,万一我松开你,你突然像上次一样,我要怎么办啊!”

    路彦昭摇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约翰一脸不解:“好了,什么叫已经好了,我问你有没有什么感觉,你告诉我已经好了,这是什么回答!”

    路彦昭空洞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了光。

    可是,那却是一种约翰看不懂的光,明明眼睛有神,却充满了浓浓的悲伤。

    路彦昭看着约翰,神色悲伤浓重:“约翰,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想起来了,我是以前那个路彦昭,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句,我什么都想起来了,仿佛历尽沧桑。

    约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点怔住了:“什么?你说什么?你全都想起来了?”

    路彦昭点点头,平静的开口:“你的药很好,在你进来第三次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约翰一脸震惊的表情:“第三次你就想起来了,那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啊,我问你的时候,你跟个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跟我说!”

    路彦昭看了一眼约翰:“我不是不跟你说,我只是不想说而已,你松开我,我现在要去见一个人!”

    路彦昭说完,便一言不发的看着虚空,神色已经悲伤的让人看一眼就难过。

    约翰不知道路彦昭怎么了,但是,看他这个样子,最终还是伸手,给他解开了。

    路彦昭看都没看约翰,直接向着外面走去。

    约翰本来想拦着他的,可是,看他这个样子,他似乎也阻拦不了。

    所以,他只能打电话给路彦琛:“你家路彦昭想起以前的事情了,他离开医院了,神色不是很好,我也拦不住,就任由他走了,你如果担心的话,去调查一下,他到底去干嘛了,就这样,我这边还忙着呢,先不跟你说了!”

    约翰说完,生怕路彦琛发飙,直接挂了电话。

    另一边,路彦琛回过神来,想到约翰的,他到底是担心的不行,立马让人去调查路彦昭的行踪。

    而路彦昭从医院出来,直奔秦未央的古堡。

    他离开古堡一天多的时间,可是,心境已经完全变了。

    当那些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时候,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痛欲裂。

    可是,他硬是一动没动,强忍着这样的痛楚。

    当那些往事一幕幕在自己面前清楚的浮现的时候,路彦昭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他从未想过,自己和秦未央的过往,居然是这样。

    他也从未想过,自己跟她之间的恩怨纠缠,牵扯那么多的兄弟,那么多的无辜性命。

    说到底,应该怪谁呢,谁都不怪!

    怪只怪自己喜欢上了秦未央,不管是是以前,还是失忆后,她总在自己的眼里,心里。

    怪只怪秦未央背负使命,他们各自的身份不用,却还妄想着在一起。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本应该随着一年前的那场爆炸结束。

    可秦未央却把自己留在身边,一年的时间,他人生中最空白的一年,唯一的色彩就是秦未央。

    路彦昭真的不懂,既然她当初能拿枪对着自己,为何还要留自己在身边,难不成真的是因为爱?

    路彦昭自嘲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这次,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到了秦未央的古堡外,路彦昭下意识的捏紧了手。

    想着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他突然有点害怕,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秦未央。

    爱,或是恨,他自己都不清楚。

    路彦昭下了车,进了古堡的大门的时候,秦未央就已经知道他来了。

    客厅里,沉风抬头看着秦未央:“姐,路彦昭来了,你们俩谈,我先上楼了!”

    秦未央下意识的咬了嘴唇,看着沉风:“你就给我好好呆在这里!”

    沉风无奈的看着秦未央:“姐,不是我不听你的,有些事情,是你们俩的私事,我作为外人,根本没有办法插手,希望你能跟他好好说,我先走了!”

    沉风说完,就快速的转身上楼。

    秦未央从客厅的能看到大门口的监控,看到路彦昭一步一步的向着古堡走进来,她的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

    说起来,也只有一天多的时间没有见。

    可是,现在再看路彦昭,发现他整个人似乎都变了一样。

    突然想到某一种可能,秦未央赶紧摇了摇头。

    怎么会,怎么可能,才一天多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呢?

    可是,看路彦昭此刻的神情,身上的气势,现在给人的感觉,这分明就是一年前那个没有失忆的路彦昭啊!

    秦未央看到路彦昭走到别墅门口,直接推门进来。

    她直接坐不住了,神色紧张的盯着门口,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