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激战
    这时的布罗肯已经和之前肥胖臃肿完全不一样,全身肌肉紧绷充满了力量感,一只手臂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色蟹螯,另一只手臂却像数十只章鱼的触手扭在一团,上去十分的恶心。他的腿和肚子已经变得无法去形容了,肚子偏上一点一个圆鼓鼓的东西突了出来,还在一搏一搏的跳动,像是他的心脏。

    “这家伙突变了?”尉只在黄金宫殿只到过他局部突变的状态,现在这副模样还是第一次到。

    布罗肯到尉不停的大叫,右臂坚硬的大钳不停在砸在洞壁上,显得很是愤怒。

    “呵,这家伙突变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满了暴力。”尉自我调笑着,努力使自己放松下来,如果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话,是发挥不了好的战斗水准的。

    即然要打,就先发制人。尉把短插入鞘中,拔出了另一把魔石枪,他可不想和对方短兵相接,在黄金宫殿已经见识过突变后的他的近战能力。

    尉一动,布罗肯也动了,而且速度极快。尉心中暗暗吃惊,面上却仍不改颜色,赶紧踩着空踏后退,两把魔石手枪,一炎一冰不停的连发。

    尉跑得快,布罗肯却更快,他全身蓄着强劲的战气疾冲数步,一下子就和尉拉近了几米。突然他触手手臂一伸,那活物般不停扭动的触肢暴长,直取空中的尉。

    这触肢不但生长得极长,而且前端生长后的面积很大,在这宽高不过三米左右的洞窟里,几乎可以把洞全部填住,让人避无可避。

    “糟了。”尉心下大骇,赶紧用力一步空踏,在空中倒转反踏在洞顶使劲一弹,直接向地面撞去。而那触臂几乎是在他落下的同时,从他身体上擦过。这一避说来简单,尉只觉得心惊肉跳,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躲过来的,仅仅只是瞅准了下方还有空隙本能的一试,连在脑海中想的时候都没有。不过躲过后的一刻他知道,一但被那些触手缠住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摔在地上弹起的一瞬间,尼鲁尉收枪换刀,左臂撑在地上,身体借力一旋,火红色的刀锋如同风车扇叶一样不停的旋转。这是他练过无数次的动作,收抢换刀,换枪收刀,对他来说已经熟练得不能再熟练。

    唰唰唰唰。触肢一下不知道被切断了多少根,但这点伤对突变的布罗肯并不碍事,触臂还没收回,布罗肯已经跑到还在空中旋转的尼鲁尉跟前。

    砰!布罗肯一脚踢出,尉像炮弹一样被踢飞,斜斜的撞在洞顶,下坠时又撞碎了七八只正在赶来的骷髅,砸在侧壁摔在地上又滚了十七八米,这才让尉有机会翻过身,单手双腿撑在地上减缓余劲。

    这一脚竟把他踢出了七八十米远,要不是这隧洞中有一个小弯道让他撞在侧壁上,恐怕他还得飞得更远。

    没有时间享受痛苦,这时候想在疼痛中耽误一点时间已经是奢侈。尼鲁尉刚翻过身还不到一二秒的时间,布罗肯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身前。

    “好快!”

    布罗肯的白色大钳直向他剪来。

    尉右脚踩空踏一弹,一个轮翻踩在侧壁上,他飞快的绕到布罗肯的身后,手中死也不肯放开的刀锋削了过去:“蝶焰影!”

    呼!全身燃起的火焰全都聚在刀刃上,红色的火蝴蝶再次飞起,用它的愤怒扑向它的敌人。

    一瞬间七刀,仅仅只有七刀的时间,第八刀还未砍出,布罗肯已转过了身体。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在尉这样的攻击下不可能回身的,但布罗肯显然不是正常人。他一转过身,便再次用他的触臂拍向了尉的身体。这次尉是躲不过了。

    “哇!”尉被触臂打中,又被触手死死的缠住,直接撞在了洞壁上,将墙面都撞凹进去不少。

    布罗肯抓住了尼鲁尉,喉咙里竟发出了咯咯咯咯的怪笑声,他满脸凶邪的走到尉的跟前,大嘴在他胖乎乎的脸上裂成一道黑缝,森森的利牙每一颗都有四、五厘米长。

    尉已经跑不掉了,非但跑不掉,那些缠住的触肢就像一条条活生生的大虫,使劲的往他的皮肉里钻,力量非常的大。

    “啊!!!”尉痛苦的叫声在隧洞里响彻,有两条触肢已经钻透他的衣服,从他的肋骨间钻了进去,连肋骨都被崩断了。

    这种痛楚的惨叫却给了布罗肯极大的兴奋,他伸出嘴里那些可怕的舌头在嘴边舔了舔,竟张着大口要生吃了尼鲁尉。

    砰!

    火焰在布罗肯的触肢下溅出,尉拿着他的火焰魔石枪正指着布罗肯胸前不停搏动的心脏,他早就出这里是布罗肯的弱点,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攻击,之前的远距离攻击也都落空,可现在总算有机会了。

    布罗肯心脏中了一枪后,果然显得很痛苦。尉嘴角淌着血,会心的笑了,可是他的笑容刚刚绽开,马上又僵住了。布罗肯中了枪之后非但没事,反而更加的暴怒,刚才在脸上凶邪的笑容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咆哮。

    白色巨钳飞快的砸过来,尉头一偏,巨钳像插进面粉糊的墙一样,深及半米。头一偏的同时,尉手里赶紧换成刀锋,砍向缚住他的触手。可触手太过坚韧,连砍了几刀也只砍断了几条旁肢末节。

    布罗肯钳子还没拔出来,一张裂得极大的大嘴又已咬来。尉心一惊,抬起腿顶住了他的下巴。布罗肯嘴没咬到,钳子又拔了出来,而且他的触肢再度用力,又有更多的触肢钻进尉的身体。

    尉几乎是声嘶力竭的痛叫着,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被刀斩断了手指也不会哼一次,可是现在他却如此痛叫,可以想像他的身体和内脏正受着怎么样的摧残。痛到极致,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趁布罗肯的巨钳还没攻来,竟将自己的身体给引燃了。

    真骑士的仿元素化再生力量能对生体进行很好的保护,就算绝大多数身体都已不在,真骑士也可以依靠这种力量再次获得生机,可一但真骑士的大脑和心脏同时死亡,这个人也就真的死了。

    火焰燃烧得很快,这是尉正拼命的催动魔力加速焚烧,这种燃烧的强度就连他自己也会被灼伤,甚至会被烧死。

    布罗肯的触肢很快被烧成了灰,他吃痛的把剩下的触臂缩了回来,但火燃仍在他手臂上燃烧。

    尉从墙壁上滚落下来,跪倒在地上,腹腔里的内脏稀哩哗啦淌了一地。他一落地,赶紧催动自己仿元素化再生的力量,那些在他身体还在灼烧的火焰立刻散去,接着受伤的地方又燃起了点点仿元素化的星火。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再生了。

    布罗肯也弄灭了臂膀上的火焰,他一使劲,被烧掉的触肢又重新繁殖生长出来。

    尉惊讶的着这一切,难道布罗肯也会仿元素化再生?

    布罗肯当然不会仿元素化再生,甚至在他正常时,连玩两手简单的魔法都不会,更不可能会这么高深的魔法力量。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突变布罗肯的第一次繁殖再生了,早在之前的战斗时,冰稚邪就已经把他的触臂冰碎过一次。

    不过不管他是仿元素化再生,还是别的什么力量,总之尉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快速的还刀,取出两把魔石枪,一火红一冰蓝的光弹噗噗噗噗接连打出。

    布罗肯的触臂并没有完全生长出来便遭到了攻击,他立刻放弃繁殖再生,又追了过去。

    尉早已经拉开距离不停的往后退,他忽然放下左手的冰枪,一边飞退右臂上五道液态流炎般的火焰绕着他的手转动起来。与此同时,他那把魔石枪上镌刻的魔法经文也已闪亮,那经文光轮一直延伸到他的手臂上,形成了一个完全的魔法光轮,那五道液态流炎也瞬间钻进了魔石枪内。

    真骑士的主系的魔法力量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魔法力量了,但它却能和真正的元素产生共鸣,这就是真骑士技与别人不同的地方。是元素魔法,又不是真的元素魔法,这就是仿元素的力量,当然真骑士的这一力量还不纯熟,否则也不会伤到自己。

    但不管如何,尉这一记与四轮超级魔法同等级的真骑士技已经准备好,蓄势待发。

    尉阴沉的脸,他已经瞄准了飞奔来的布罗肯:“地狱流炎弹。”

    砰!一颗红色略带橙黄的液体子弹从枪膛里飞出,笔直的飞向了布罗肯的胸膛。

    哧一声,光弹打在布罗肯的胸膛上,大流的炎流从那一小点中喷涌出来,刹时就把他完全置身在其中。

    这种炎流不是岩浆,而是火元素和仿火元素经魔石枪加压,浓密到呈液体状了。倒不是尉一直到现在才肯用这一招,只是积攒这一枪的力量需要一段时间,之前紧迫的战斗中一直找不到时间。

    被炎流猛烈灼烧的布罗肯终于也发出了凄惨的怪叫,但已经累到极限的尉却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还是在不停的往后退,并重新积攒想的力量。

    果然尉判断得没错,他没有低估突变后布罗肯的实力,痛叫之后的布罗肯再次从炎流中冲出来,受到重创的他,奔跑的速度反而比刚才还快。

    又是一枪地狱流炎,炎弹以普通人肉眼不见的速度飞出。

    吃了一次亏的布罗肯这次居然提防起来,在枪响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欺身躲避。

    “躲不掉的,你的速度还不够。”

    地狱流炎弹再次打中布罗肯的肩头,释放出来的流炎再次将他裹住。

    尉再退,再开一枪,不过这一次流炎弹击中布罗肯后的威力已经没有前两次那么大。尉全身大汗淋漓,心头暗道:“糟了,我体力已经快消耗殆尽了,两次仿元素化再生太消耗我的力量了。”

    如果说刚才开枪前他还有四层战斗力的话,现在连平时的两层都不到了。两次仿元素化再生极大的消耗了他身体里的各种力量,他的体力已经无法再给他新的供给,补充给他新的力量。

    但连续遭到重创的布罗肯反而越来越怒,越来越猛,这就是塔库尔蛮族的战斗血统。

    “啊!!啊!!”沙哑的叫声在布罗肯的大嘴里疯狂的叫喊着,他似乎有无穷的后劲和力量一样,离尉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尉拼命的后退,他不想和他太近,布罗肯那条还没完全长好的触臂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但是不济的体力已经严重制约了他的速度,裸露在外的手臂也被流炎技能烤得皮肤就像晒干了的牛皮一样干硬。

    然而更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尉突然发现自己逃进了一条死路,而这条路正是被他逼得自爆的长角恶魔弄塌的,他之前竟然在慌乱中选择了往回跑的路。

    尉的心里顿时凉到了底,再多的懊悔已然没用。如果是在平时,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他一定会对那个人说,这也不怪你,谁在那么危乱的时候,都难免会出一些差错。可是,此时此刻事情却发生在自己身上,而这一点点的差错却是致命的。

    望着那堆积起来的碎石,尉感到了无助和绝望,纵是在他力量充沛的时候,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这条通道打通,更何况是现在。他只恨不得立刻变成一个土系的魔法师,用最快的速度把这条路开辟出来。可他并不是魔法师,就算是魔法师也办不到,因为这个时候布罗肯离他已经不到数米。

    “拼了!”尼鲁尉将手里的魔石枪一抛,双手握着短刀转身向布罗肯捅去。

    扑哧!血溅,短刀插在了心脏上,巨钳却没有伤到对方。这玩命的一击,却让尉抓住了机会,逃过了死亡的危险。

    尉双手握着短刀,不敢相信自己还没死,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危机吧,机会总能在危险中产生。

    布罗肯低下头,着比自己短半截的尉。

    尉也骇然的着他:“还没死?”他这才发现自己用尽全力捅出去的短刀,仅仅只是扎进去半英寸都不到,感觉就像刺到了一堵墙上一样,再也刺不进去半分。

    果然他的弱点虽明显,得有很好的保护。

    布罗肯迟滞了一会儿,巨钳再次挥来。

    尉低头一滚,躲过了这一击,他抛刀捡起扔下的魔法枪,欺身闪到布罗肯的近身处:“你他妈的,一起死吧。啊……!!!”大叫声中,他一手压着他的巨钳,另一只手拿枪抵着他心脏上的伤口连续不停的开枪,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布罗肯心脏连续吃痛,挥起巨钳手臂想把他甩开。但尉撑着他的巨撑借力一跃,躲开了这一甩,手中的枪仍是不停。

    十枪、二十枪、三十枪、三十五枪……尉拼命的大叫,魔法枪拼命的开,终于在第三十九枪,一颗冰晶弹彻底击穿了他的心脏,滚烫的血液喷出七八远,布罗肯倒在地上抽动了好一会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