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八章 神秘的信
    这一章改了好几遍,浪费好多时间。

    夜,栖居在草丛墙角的虫子吱吱吱吱的叫。回到旅店宿舍,琪瑞儿煞白的小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有几分醉意:“那一伙的几个佣兵真难缠,总算把他们摆脱了。”

    “我去洗个澡,你先休息吧。”

    “嗯。”琪瑞儿往床上一倒,就呼呼睡着了,手里头还抱着她的洋娃娃。

    第二天,阳光从窗口打进来,琪瑞儿眯了眯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哈欠:“早安。”

    琳达早已起床,已经收拾好行李物件,准备离开这个小镇。

    吃过早餐,琪瑞儿道:“对了,我还要去一趟佣兵会所,上次接受的任务也该交还了。交付掉几这单case,我的佣兵等级就能提升到b级了。”

    琳达道:“也好,我正想去趟银行取点东西。”

    “那一会儿我们在小镇西边的出口碰头。”

    从旅店的楼梯下来,琳达在接待处办理退房。

    到琳达退还的客房钥匙,接待旅客的青年男子眼里满是失落:“你,你就要离开了吗?”

    琳达见他这么问,笑问道:“是啊,你有什么问题吗?”

    青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从柜台后跑出来道:“我叫埃达,今年2岁了。我……我……”他使劲吞了口唾沫,平复下紧张的心情:“可能你会觉得我很唐突,但是……但是我打第一眼到你就喜欢你,你能为了我留下来吗?我发誓,我埃达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如果你就这么离开的话,我……我会觉得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青年男子埃达的这番表白,引起了正上下楼的住客们的注意,瞧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都窃窃私笑,也有的为他的这番勇气表示赞赏。

    埃达被围观的人瞧得不好意思,但还是鼓足勇气继续说道:“你可能觉得我太冒失了,没错,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必竟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可以我知道现在不说出这些话,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美丽的小姐,请给我这次机会吧。为了你,我什么都会愿意去做的。”他满是期待着琳达的回答,但又担心琳达会说出拒绝他的话语来,样子很是紧张。

    琪瑞儿笑了:“他还挺大胆的,我先走了,你慢慢陪他玩吧。”说罢便出了旅店。

    琳达媚眼眼丝,掩嘴轻轻笑了,她三两步走到埃达近前:“你这家伙真有趣,如果我没结婚的话,倒还想听听你还能说出什么肉麻的话。那么再见了……哦不,或许我们以后没机会再见了,拜拜。”

    “你结婚了啊。”埃达满是失落的着琳达走出旅店,样子像失了魂一样。

    琳达把手放在嘴里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她的月光独角兽就从街角的尽头飞奔而来。

    “是月光独角兽。”旅店里不时有过往的佣兵旅者,其中一个有见识的认出了琳达的独角兽来。

    “不是吧,这就是独角兽中最高贵的三大品种之一,月光独角兽?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有。”

    “不,可能又是某个贵族家的子女吧,这种人不是我们平头老百姓能羡慕得起的。”

    琳达骑上独角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旅店里的人见好戏结束,渐渐散去,只留下失望的埃达:“原来是贵族啊,也是,像她们那种人怎么会上我这样的乡下小子呢?”

    除了埃达,还有一伙人没有散去,他们反而在一旁窃窃私语。

    “喂,大黄牙,刚才那女的,不就是你昨天晚上没有把到手的妞吗?”

    “是啊,没想到她这么漂亮。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光线太暗了,不太清她的样子,早知道就算是用强,我也要把她弄上手。”昨晚搭讪的男子大黄牙很是不爽的道。

    这伙佣兵的老大笑道:“不,没关系,现在用强迫的手段也不迟嘛。”

    大黄牙一愣:“老大,你的意思是……”

    佣兵老大道:“你刚才没听上楼的几个家伙说吗?她骑的可是月光独角兽啊,把它卖掉的话一定能值不少钱。而且,这么爽的小妞,让她就这么走了不觉得很可惜吗?她可是贵族,到时候再找她家族勒索,又可以得到一大笔钱。”

    几个佣兵听完,一阵淫笑。

    大多数小镇上都会有银行,像这样有规模的小镇自然也有。银行开设在镇中心的主要街道上,与镇政府在同一街区,此时虽然还早,才只有八点多钟,但银行也已开门营业。

    琳达交付了银行卡,等客服去验证账号,自己则坐在贵宾间里品尝着咖啡。

    过了一会儿,客服拿着银行卡回来了:“您存储的东西在xx市,离这里不远,很快就能传送过来。您的临时储物箱里还有一封寄到您账号上的信件,也要一起传送过来吗?”

    琳达有些诧异,心想难道是冰稚邪寄给自己的?便点头道:“也一起传来吧。这封信是从哪里寄来的?”

    客服道:“您确定吗?这是一封匿名地址的信件。”

    所谓匿名地址,是世界银行的一种特殊服务方式,寄信方的地址不会被透露,也不会告诉收信人知道。其实透露也没有什么用,如果寄信人真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完全可以找人代寄,或是跑到另外一个城市转寄。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一当然是不想让收信人知道自己是信,其二则是寄信人担心有人查自己的信寄给了谁。

    因为这样的信件可能是某些有恶意的人寄来的,所以客服一直在提醒琳达。

    琳达挥了挥手,让她别再说了:“没关系,一起转过来吧。”

    客服道:“那好吧。这封信已经寄到您之前最后一次使用我们银行的地方,很快就能一起转移过来。”

    半个多小时后,客服把转移过来的信件交给了琳达。

    这只是一封很普通的信,信封也很普通,黄褐色的信封皮纸,封皮上即没有署名,也没有地址,只有简简单单的一行账号,是琳达的银行帐户号。也就是说这是一封连退都没有办法退的信。

    琳达把封口撕开,取出了里面的信笺。信纸也很普通,就是普通的一张白纸,没有什么特别的花样。这封信当然不是冰稚邪寄的,琳达完信上的内容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来。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想知道龙零的消息就来圣比克亚的王都。除此之外,信上再也没有多余的一个字。

    这封信是谁寄的?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他怎么知道自己要找龙零?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银行帐户?这几个问题几乎是在完信的同时,就在琳达的脑中浮现出来。她手中一动,一团火焰把信纸烧成了灰烬,拿上自己的东西,连要取的东西都没取就离开了银行。

    出了银行,她跳上了月光独角兽向镇西行去,这时候琪瑞儿应该交还了佣兵任务,在镇西口等着了。可是没走几步,琳达就发现有人在跟着她的,了一眼尾随而来的人,却是昨夜在酒吧里遇到的佣兵。

    又走了一段路,琳达忽然拐进了一个没有人的巷子。尾随的佣兵登时大喜,立刻追了上去,他们正等着找一个没有人的机会下手呢。

    这巷子是一个没有出路的死胡同,此时琳达正站在胡同的最里端,静静地望着那些不怀好像向她走来的佣兵。

    大黄牙猛嘬了一口香烟,随手把烟头扔向一旁,露出满是烟渍的大黄牙笑道:“我说小姐,昨天晚上你说去洗手间,怎么就跑了?亏我还向你说了那么多你想知道的信息呢。”

    琳达冷冷的着他们:“你们想怎么样?”

    另一个拿着弯刀的小个子淫笑道:“我们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识趣的就不要反抗,不然伤到你美丽的容貌我可不负责。”

    琳达嘴角一撇,脸上露出了媚笑:“你们是想抢劫我,还是想强奸我?又或是两样都想?”

    “嘿嘿嘿,这小妞还挺聪明的嘛。”佣兵老大笑道:“不光是这样,我们还很绑架你,向你家人勒索赎金。”

    “哦,那就让你们失望了,我的家人早几年前就死完了。”琳达望着他们,脸上露着灿烂笑容:“被我亲手杀的!”

    “什么?”佣兵们具是一怔,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黄牙勉强笑道:“你,你胡说什么?你的家人全被你杀完了?说出这样的话以为就能吓住我们,放过你?”

    这些佣兵饶是再凶残无耻,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琳达仍是在笑,却是在冷笑,说话的语气也变了:“我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开玩笑,我现在有事情要走了,如果你们还要阻拦的话,你们都得死!”

    佣兵们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喘不过气来。

    佣兵老大扭了扭咔咔做响的脖子:“那好啊,这么多年我什么滋味都体会过了,就是没体会过死的滋味,你怎么成全我吧。”说着一挥手,几个佣兵就向琳达扑去。

    琳达目光一寒,正要动手,忽然听见巷子外一声大喊:“就是他们,我听见他们说要绑架那位小姐。”

    喊话的正是旅店的青年埃达,随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一队巡城的卫兵。

    佣兵老大登时大骂:“该死的浑小子,好好的计划被他给破坏了。”

    琳达见赶来的埃达,自顾自的笑了:“有趣的家伙,你的好心却救了他们一命。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哼。”

    琳达踩着房屋的墙壁,带着月光独角兽消失在死胡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