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情报与匹格
    学院正对面有许多店铺,也有几家露天的休息区,白天的时候这里来往的人特别多,包括受训的准军官也在这里消费,因此城里的乞丐不少都跑到这里来讨钱。现在已近中午了,萨弗点了两个黄油包面,一杯咖啡在露天区边吃东西边等着修女过来。

    果不其然,那名五十多岁戴银戒指的修女一路派发救济食物到这里来了。十多个乞讨者看见圣音教的人来了,立刻围了上去,戴银戒指的修女忙喊道:“都过来都过来,每个人都有,只许领一份。”

    乞丐们早习惯了规矩,并不争先恐后,领食物前双掌交叠放在额头,这是圣音教祈祷时的手势,领到食物的都会说一声谢谢。

    萨弗悄悄地盯着那名修女,只见她给一名断腿的伤残乞丐派发食物时,从乞丐手里接过了一页叠起来的纸张,很快的塞进口袋里,并没让其他同伴看见。萨弗对身边的手下道:“一会儿你去跟着那名断腿的乞丐,看他一天都在做什么,找到他睡觉的地方,记住别引起他注意。”

    “我知道了。”

    修女和信徒到这里来是专门派发食物给乞丐的,派过之后她们也会在学院这对面的露天休息区休息一阵,吃点东西,然后还要接着派发剩余的东西。在这里,圣音教的善行很受平民的爱戴,她们在这里休息时,餐厅也不向她们收取费用也不会说她们占了做意的位子赶她们走。偶尔还会送上一些茶点给她们,这都是往常的惯例了。

    萨弗见那修女就在附近坐下后,在她吃东西的时候假装有事。从她身边走过,两指一夹,悄无声息的将那页纸偷了出来,走到一旁打开了看。看完之后他笑了,冷冷地笑了:“该死的家伙,连这个都查到了。”他将纸上的内容记下后,又叠回原样。从修女身边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顺手将纸条又放了回去。

    入夜。西科教堂,戴银戒指修女自己的房间里,一尊小神像的灯光下,她翻开纸页。将上面的情报看了一遍,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方通忆石和一支魔石笔。

    与此同时,在来往大陆西岸路上的一家旅店,银装圣骑孟菲拉阅读完情报,眉心锁了起来:“将各国政府系统整合,官员仍就由所在国任职,各国士兵军营进行交叉安置,接受异国后勤由异官指挥培训,再派手下的人安插在各国政要部门担任副官和副职。好一手加强控制监管的手段啊。这样一来只需要极少的人,就能完整掌控各个国家的运行,即不会有官员真空引起动荡。又有防止异心和反叛的效果。这是一群普通海盗该有的谋略吗?”

    孟菲拉神情凝重,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群海盗远比圣园预估的还要可怕。她想了想,把这一情报发回了世界卫兵组织和圣园,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值得警惕。办完手头上的事后。她看着手里的情报条,又道:“有世界卫兵组织的帮助。一路上城际传送过来,再过两天就能到沙漠的东部了。我在世界上有点名声,但见过我真面目的人不多,或许我该更加谨慎行事。”

    同样是这天夜晚,狂鲨萨弗的办公地点,房间里他分析着今天查获的信息,除了他以外屋里还有今天和他一起去办事的下属。

    “萨弗头儿,不管那些修女是什么来历,为谁做事,那都是针对我们来的。我们要不要直接把她办了?”

    “不行。”萨弗否定了这一提议,道:“大元帅离开前嘱咐过,对这些人只要查出来,不要动手。”

    这时办公室的门敲响了。

    “进来。”

    进来的是闪电匹格。

    “你怎么来了?”萨弗有点意外,弗里德派匹格和他一直担任治安方面的职务后,匹格就去了另一个国家,而这里因为有战争学院的关系,他则留下来具体负责这一带的安全,没想到半夜了匹格会过来。

    匹格说道:“第一座城际传送阵已经修好连通了,我主动要求试试传送阵是不是有效,顺便过来看看。”

    “这么快?我听说城际传送阵是一项很复杂的工程,怎么这么快就修建好了第一座?”萨弗讶异道。

    “我是新来的,你是在问我吗?”匹格大咧咧的往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一躺,玩着转椅转了一圈又一圈。

    萨弗虽然加入创世王权有些时日了,但是对王权内部的情况了解得并不多,不是说不信任他,而是他对很多方面不感兴趣的原因。在他意识里,只知道城际传送阵,而且是能传送生命体的,是一个很难搞的工程,花费庞大不说,对专业的人才要求也极高,却不知王权内的人,竟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能建筑好一个城际传送阵,若是真的,只能说创世王权蓄势待发已久,只等着这一天做了充分的准备。而城际传送阵第一个联通点建造好了,后面的只要资金和材料充裕,只会越建越快。将整个西南沿岸的国家用传送阵连接起来,这是创世王权计划的一部份,为的就是加强这一地区的掌控。

    匹格玩着转椅笑道:“我还奇怪,弗里德那个老顽固怎么会投身当了海盗,原来是找了一个好的老板啊,就凭这一点,创世王权的实力就让我刮目相看了。听说你今天查到了一些东西,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萨弗说:“你是大元帅请来的,我自然相信你,就像圣帝相信大元帅一样。”他将今天查到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匹格听,将那纸张上的情报内容也说了。

    匹格停下转椅,说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那名断腿的乞丐就在战争学院附近,可是纸张上情报的内容却和学院没半点关系。”

    萨弗想了想,道:“这个我也想过,可能是和学院有关的情报乞丐以前写过了,没有新的情报信息,所以就写了别的。”

    匹格摆手道:“不是,我是说今天纸张上的内容,你觉得那是一个乞丐应该知道的情报吗?”

    萨弗一怔,明白过来:“对呀,纸张上所写的军队交叉训练,异国补给,以及在各要职部门安插副职,这些都是内部运作的情报,不是在大街上看两眼就能知道的。可是,那乞丐怎么会知道?”

    匹格正色说:“很简单,那名乞丐有其它的情报来源,而这个情报来源就在系统内部运作中任职。”

    “会是谁?”

    “我哪知道,总之这是接下来该查的。”匹格说:“你的手下不是查过那个乞丐吗,有什么发现?”

    去查断腿乞丐的下属汇报道:“我查到那个乞丐晚上就睡在离战争学院不远的一处废弃窝篷里。”

    匹格追问:“还有呢?”

    “没……没有了。”

    匹格皱眉道:“一下午就查到了这个?”他叹了一声:“好吧,那么接下来你继续盯着那个乞丐,查清楚他有没有家人,祖辈是干什么的,什么原因断的腿,为什么成为乞丐。另外,最重要的,盯紧他每天见过的人,特别是他乞讨的人,如果有可疑的人就记下来。”

    “要查这么多吗?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呀。”那下属道。

    匹格说:“忙不过来就找人帮你查。那名乞丐以前肯定参过军或者当过佣兵,他断腿的原因恐怕和这点有关系。另外对修女那边千万不要打草惊蛇,看她们整天做什么,怎么运转的,有没有和别的人见过面有联系。”

    那下属看了一眼萨弗。

    萨弗说:“就照他说的去做。”

    “是。”

    匹格摇了摇头,道:“萨弗朋友,你还真不是一个搞治安的料啊,太不细心了。”

    萨弗也不生气,说道:“维护治安那不是我的强项,破坏治安才是。哈哈哈,我以前是个被通缉的恶人。”

    “原来是这样,难怪老顽固会叫我来帮你。”

    “哦!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匹格想了一下当年,笑了一笑:“我以前在老顽固帐下参军,负责情报工作,后来因违反军规,被开除军籍了。”

    萨弗道:“大元帅能一请你,你就来了,这么说当年开除你的不是他。”

    “当然不是。我因泄露军情被审判,如果不是弗里德一力保我,现在我恐怕已经被判处死刑了。”匹格长叹道:“要不是欠了老顽固这么一个天大的人情,我才不会被他随传随到呢。”

    匹格打了个哈欠,站起身道:“好了,太晚了我该睡了,明天我们聊聊天吧,既然加入了你们也该对我的第一个同事多一些了解。”

    “我也喜欢和人聊天。”萨弗答应道。

    “晚安。”匹格出了办公室的门,嘴里发着牢骚慢慢远去:“看来我上了你们这艘船,这辈子是下不去了。该死的老顽固,真是个坑人的家伙……”

    ……

    各位同学,晚安了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