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爸凶猛 > 章节目录 第80章 老虎来敲门
    “妈,连他这种条件您都能接受?”蓝芳草整个人都惊呆了。

    从外婆的话里,蓝芳草觉得她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年纪小、孤儿、学生这些标签可不就都指向了向龙吗?而且外婆为了打消自己的顾虑,还特地举了曹公公和咆哮帝的例子,曹公公比他老婆大十八岁,咆哮帝比他老婆大二十一岁,自己比向龙才大了八岁,当然也可以结婚了。再说加利福尼亚州法定结婚年龄是十五周岁,向龙的年龄早就达标了可问题是自己跟向龙是清白的呀!

    “连你姐夫那样的我都能接受,”外婆叉腰:“他我为什么不能接受?”

    我姐夫在您心里到底是有多烂呀!蓝芳草也是醉了:“妈,其实我”

    “其实你什么?”外婆瞪起眼睛:“别告诉我其实你根本没有男朋友!”

    蓝芳草小鸡啄米:“就是就是!”

    “我信你个鬼!反正明天你要不把人给我带回来,你看我能不能饶你!”外婆怒气冲冲的把电视一关,遥控器一摔,转身就要上楼睡觉去了,走到楼梯口外婆又猛地停下回头指着蓝芳草:“别随便找个瘪三儿来糊弄你妈!我小女婿可是快一米九的帅小伙儿!”

    蓝芳草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快一米九的华裔小鲜肉,她就算想找个瘪三儿来冒充都难,可问题是她跟向龙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妈您听我解释啊!我和他真的没”蓝芳草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追上去想跟外婆解释清楚,外婆已经“嘭”的关上了门。

    吃了闭门羹的蓝芳草一脸的生无可恋:难道我真的明天要带他回来?

    不可能!绝不可能!蓝芳草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个荒诞无稽的想法,然后忽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老妈知道向龙的基本条件很正常,毕竟老妈认识向龙还在自己之前。但老妈每天的生活几乎就是家和超市两点一线,那天晚上除了几个南越帮混混以外再也没人看到,老妈怎么知道大裤衩子是向龙的?这中间好像少了一环!

    而能够衔接上这一环的,蓝芳草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是向一鸣了。

    “向一鸣!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没睡!”蓝芳草怒气冲冲的敲向一鸣的房门:“你有本事告密,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开门!”

    向一鸣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老虎来敲门了,大象咋一点儿不给力呢!

    蓝一菲的房门悄悄拉开了一条缝,大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敲什么敲!敲什么敲!”大象,哦不,是外婆终于来救场了:“蓝芳草你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你不睡人家还睡呢!人家明天还要上学呐!”

    母后娘娘我错了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蓝芳草怏怏的缩回了自己房间,外婆也进了自己房间,过了一会儿蓝一菲蹑手蹑脚的钻了出来,在向一鸣门上轻轻敲了几下暗号:“啪,啪啪啪!”

    向一鸣打开了门把蓝一菲放进来,蓝一菲一进门眼泪就流出来了:

    辣眼睛!辣眼睛!

    但是为了小姨的八卦,蓝一菲捂着鼻子忍着向一鸣房间浓烈的男人味儿进来了,跑到窗子边拉开窗子冲着外面大口深呼吸,活过来之后蓝一菲这才兴奋的问向一鸣:“向一鸣,你告了什么密呀?”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可别告诉别人!”向一鸣神神秘秘的说。

    蓝一菲跟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你先告诉我这事儿咱家除了我还有谁不知道?”

    向一鸣眨眨眼睛:“你还想不想知道了?”

    “我错了我错了!哎呀哥你就告诉我嘛!”蓝一菲果断举手投降。

    向一鸣深深的满足了当哥的虚荣心,于是就把自己知道的以及脑补的全都转述给了蓝一菲:“咱小姨跟我的好朋友杨恨杨在一起了不知道多久了反正肯定已经那个那个了外婆都在小姨房间里发现了杨恨杨的大裤衩子我也在杨恨杨家里发现了小姨的运动裤当时杨恨杨还拼命的掩饰小姨也死不承认”

    说到这里向一鸣忽然就变了脸色,到底向龙是因为自己而认识了小姨才在一起的,还是因为和小姨在一起之后才对自己特别照顾的?

    这个先后顺序很重要!

    蓝一菲也已经变了脸色,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小姨和向龙在一起了,更重要的是向龙还带着一个开保时捷跑车的女孩来看过自己,而且光明正大的跟自己宣布了那个开保时捷跑车的女孩是他女朋友!

    难道他脚踏两只船?

    于是这一晚,向家除了老太太睡得很安详,其他人都是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在校园里,向一鸣才刚刚走到教学楼门口就看到了向龙。

    向龙跟汤姆、莫尔、艾弗森、沙奎尔他们一溜儿排队似的蹲在门口,一道道冰冷的目光审视着进入教学楼的学生们,吓得学生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夹着尾巴大气都不敢出,这之后校园里就传出了华夏功夫社团的恶名,说是新崛起的有活力的社团

    一眼看到向一鸣,向龙便冲他招了招手,向一鸣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站起身来向龙揽住向一鸣往旁边走,汤姆、莫尔他们连忙起来想跟着。

    向龙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跟着,汤姆、莫尔他们只好又蹲了回去。

    眼睁睁瞅着向龙父子俩走远,莫尔忍不住问沙奎尔:“嗨伙计,我们为什么要蹲在这儿?”

    “我怎么知道!我看你蹲就也跟着蹲咯!”沙奎尔没好气的怼他,对于“蹲”这个姿势他感觉完全无法掌握,其实他们这一排真正只有华裔是蹲着的,像沙奎尔、汤姆他们都是身不由己前仰后合。

    “我是看他蹲我才蹲”莫尔无辜的看向汤姆,汤姆只好说:“师父蹲在这儿咱们当然也要蹲在这儿,咱们可是一伙儿的,对吗伙计?”

    “可是现在师父已经走了”莫尔摊开双手,大眼珠子瞪得像金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