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赤龙伞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天箭仓穹
    鲁佰拱手入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隔着头笠眼部隙缝看着司马羽,没回答一个字,没有任何要作攻击动作,由始至终他只在破庙里说过一句话,是的,他今晚是来杀人,并不是来说话,他这份安静,令刘四也感到惧怕。

    他是帮主贴身护使,这次要动用他来追查红伞下落,是否过于大做文章,况且帮主亦已得知,此红伞是浩阳山庄之物,难道他想和浩阳山庄抗衡,这对鲛龙帮有何好处?

    况且这柄红伞只是七色伞其中一柄,大可向其余较弱的门派去抢,为何偏要惹上一个最強的浩阳山庄?

    刘四实有太多不明之处,但既已授命行事,他也就把事办好便是,多问无益。

    刘四不再看着鲁佰,他知道有些不该知道的事,就別去知道,他转身回看司马羽,之后从身后取出一根钢箭,丢在司马羽跟前,插在地上。

    司马羽看着插在地上那支羽箭,什是困惑,这是什么?这是何解?他伸手将它从土里拔出,细仔检查。

    这是以精铁铸造的一支银铁梅针箭,梅针箭破甲能力极强,箭干以陨石精铁铸造,更能增其数倍威力,一看便知出自名匠之手,世间能造出如此精湛的长弓梅针箭,也只有凌铁坊的凌铁山一家。

    他再仔细往下看去,在箭杆尾部接近羽毛位置,刻上了羽家独有羽字徽号,此时,他愕了一下猛然想起,年半前曾去过拜访凌铁山,为自己铸造一把铁弓赠予韩碧如一事,当时凌铁山答应,铸弓大成之日,便再为他私人打造几支银铁梅针箭,以当作凌萧拜门入师之赠礼,更于月前通知,凌萧会带同弓箭前来中州,正式行叩门拜师之礼,难道,这是……!

    司马羽脸色一片发青,怆恐问道:"你是如何得此箭,持箭者又在那里?"司马羽并不知此箭曾给凌萧用作救人武器,如今此箭从这班恶人拿出,唯恐凌萧已遭不测。

    一直只战没说过半句话的敌人终于开口,刘四怒叫道:"你不要装,这是你门人用的箭,你不会不知道,还有,快把红伞交出来!"

    刘四见敌人已倒下一个,唯司马羽是最強劲对手,但如今也受重伤,威胁减半,更仗着鲁佰在旁,便狐假虎威起,说话変得更有底气,但他当然不会讲自己眼睛被此箭所伤。

    司马羽全不知刘四在说什么,什么门人的箭,什么红伞,只见本该由凌萧带来的铁箭,如今却给眼前敌人扔出,凌萧武功平凡,绝不是此等恶人的对手,一断定凌萧可能落在他们手里,又或遭遇不测,十分悲鸣及愤怒。

    凌萧乃他二十多年来遇过,最有天赋及心智的练箭奇才,以凌萧的天赋潜能,比他两个徒弟还要高出许多。

    司马羽回想当初在凌铁坊与凌萧相处试箭的日子,从第一眼见这孩子,便十分喜欢,本已立下决心,将毕生弓艺倾囊相授,希望三个徒儿,能把羽家箭传承下去。

    司马羽大声问道:"此箭主人如今在那里?你们将他怎样?"

    刘四喜见司马羽紧张的模样,故意胡乱扯谎说道:"哈哈哈~已死在我龙杖之下。"

    司马羽一听,伤心欲绝,没想到凌萧会遭此一劫,好端端一名少年被帮奸人杀害,顿时心起怒火杀意。

    如今带来厄信,二徒又身受重伤,性命垂危,面前又出现一个暗教的恐怖的敌人,我该如何反击,为凌萧扱仇,救出二徒……

    此时司马羽灵光一闪,不!我还有一箭没用……

    "苍穹箭"。

    但要使此招须要一支很厉害的箭,一支能承受巨大的威力的箭,

    箭……那里有这一支箭……?

    此时刘四缓缓走近司马羽,提声问道:"我来问你,红伞在那?你若说出来,我免你徙儿不死。"

    刘四明知韩碧如被他千斤坠所伤极重,就算今晚放过,也绝不能活过三天,故只以此诱出红伞下落,他机心之醜恶如同他那张脸一样。

    司马羽并没打理他的话,只想如何使出最后杀招,突然,他看着手上握着那支银铁梅针箭,怔了一下暗说道:"就是这支箭!"

    司马羽心中暗喜,难道冥冥之中,徒儿凌萧借此人之手为我带来此支箭,定是要我为他报仇……

    司马羽不作多想,迅雷不及把银铁梅针箭扣在弓弦上,扬天大笑道:"徒儿~为师来为你报仇!"然后高举秦弓直指向天……

    刘四与鲁佰给司马羽突然一叫,愕了一下,刘四见他这举弓之势,以为他再次使出方才被鲁佰破了的箭招,所以并不太过担心。

    "老鬼,你这招已废,还想重蹈覆辙?"刘四嚣张叫道。

    司马羽并没理会,全力拉动弓弦,他运起罡天气劲,劲走全身,此时一道闪光电雷破空劈下,正正落在司马羽拉弓之手上。

    正常人若中此雷,已被电雷轰至焦烧而亡,但见司马羽却丝发无损……

    雷劈过后,随即见到司马羽身体各处,遊走数束霓光电流,电流以飞快速度蠕动到弓弦之上,司马羽的虎筋弓弦,此时已变成一道剌眼的银白光束,电流蠕动并没停止,继续遊动到铁箭之上,若不是以陨石精铁铸造的箭身,此时已化为灰烬……

    一直沉默不语的鲁佰此时脸色一沉,终于叫了一声:"糟!"然后一段往事浮现在他脑海……

    五年前我曾见过这一招,当年能纳穹苍之气在自己箭招之上的武者,唯独唐国金箭候~羽天祥。

    就是这招,灭杀我教教众两百余人,幸好当时我在教主身旁,有教主邪罡护体之气保护,才得以侥幸逃过这招杀绝,如今又见此招重现,难道……!

    难道这个司马羽,与当年那个是同一个人……?鲁佰大惊暗想。

    鲁佰不知的是当年暗教一伇后,羽天祥便与妻子退出江湖潜心修炼,并改名司马羽,此时司马羽已知凭己之力,难以取胜一个融合暗教邪功的中天轮高段修为敌人,故只能拼出最后杀招,再次施展"苍穹箭"……

    刘四愣在那里,看着司马羽的起手式,他从未见过苍穹箭,因为他没资格,因为当年他只是个无名小辈,也没有参与南颚山一战,但他知道,单从这架式,司马羽这一箭招,绝对非同凡响,心想,他是要放大招了,不!绝不能给机会让他将此招使出……

    刘四欲求助止司马羽把箭放出,马上举起龙头杖,往司马羽横掃过去,在旁鲁佰看到惊愣一下,欲加制止,但为时已晚……

    司马羽毫无闪避之意,全神贯注于在最后一箭上……

    一声沉闷巨响,龙头杖打在司马羽离身一尺之流电罡气之上,随即流电以闪电般的速度从龙头杖传到刘四身上,刘四如触天雷电击被轰飞丈外,猛烈撞向身后一面灰墙,把整面灰墙?着雨水尘土如瀑布倒塌,刘四更被塌下的泥砖压住全身,只见刘四一条带着轻煙焦黑的臂膀从泥砖缝隙处露出……

    与此同时,司马羽铁箭如雷光电箭直飞冲天,瞬间消失在中空之上。

    鲁佰一看大惊!即刻盘腿坐地,坐下来的猛力溅得水花四射,随即劲走全身,双掌迅速画出几道青光手印,即时涌现一团如球状的青色霓光罡气,把鲁佰全身包封起来。

    瞬间……彷佛世间一切都停顿,包括时间,包括一道已打下来的天雷,包括每粒坠落中的雨点,也包括司马羽和鲁佰的动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