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赤龙伞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同一个人
    岚兰缓缓站起身来,眼睛仍瞠着聶素茵方才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位置说道:"我们刚才遇上了蛟龙帮的人,是一名女子,此人武功高強更谙使毒功……也可能是今天要暗杀凌萧的同一帮人。"

    "啊!妳受伤了!"岚风此时看到岚兰被布絮抱扎的双手,马上上前轻轻握住岚兰手腕,紧张叫道。

    "没大碍,只是皮肉之伤。"岚兰说道。

    岚风以关切的眼神,再看去仍半跪在地上的凌萧,柔声问道:"凌萧,你没事吧。"

    凌萧低首不语,陷入一片沉思,方才没能抓捕到杀师仇人,他更痛恨自己不夠強大,才给对方逃脱掉。

    自凌萧得悉他因先天原因,不能突破天启轮局限之后,便从未刻意追求武功能练到多高层次,只要能強身自保,应付一般非修功者高手,流氓匪?便可,更没要成为天下无敌之类的野心,故其父凌铁山,也因此少让他踏足江湖,避免涉入太多武林纷争。

    但凌萧经过这次与真正高手过招后,自知若不能成为強者,根本无法为师傳和师兄报仇,也无法保护身边关心之人,更重要的是;若不能突破天启轮,进入更高层次修为,自身体内那两股极阴极阳的毒劲,便会随时夺走自己生命。

    但苦惱的是,自年幼开始,父亲已寻遍名医,来为己医治这个被一直困堵在启本轮的先天缺陷,甚至连气海神僧三禅大师,也未能查知究竟原因,來为我打通七轮气脉,难道这就是我的命数,只能做一个寻常之人?

    凌萧想到这里,胸口一阵纳闷,随即缓缓站起身来,转身向岚风与岚兰以平静的口吻说道:"我想静静,妳们不用跟来。"

    凌萧说完之后,便悠悠把手中岚兰青剑交到岚风手上,随后便使出轻功,蹬跃到屋顶之上,离开这巷里。

    岚风接下青剑,一双盈目看着凌萧离去,并没阻止,反倒岚兰紧张急气说道:"姊姊,我们不能让他离开,他会有危险。"

    岚风低着头,看着青剑,细语说道:"让他去吧。"岚风方才从凌萧眼神,看到一种莫名的忧伤与压抑,她知道此时,凌萧想独自一人,把思绪调整,故没加拦阻。

    "但他是敌人的暗杀目标,让他独自一人,这不是很危险吗?"岚兰说道。

    "妹妹,敌人已走远,而且凌萧不会有危险,其实对方的目标是我,我之前没坦白对妳说,一来是怕妳会担心,二來是不想妳涉入此事之中。"岚风说道。

    "妳就是不让我帮妳天情门的事。"岚兰一脸不高兴的道。

    "好了,此事容后再说,我们先回去,把妳受伤的手处理一下。"岚风说道。

    "姊姊,那妳们怎会出现在这里?"岚兰问道。

    "方才我们路经这里附近,听到一酒馆有人中毒葬命,便前来探个究竟,店主说有一男两女往这边跑去,便走来查探,之后便见到了妳和凌萧。"岚风说道。

    此时小申与两名男子,检查完巷中的细节之后,便走上前来说道:"岚风姑娘,这里没有什么发现。"

    "那我们回去吧,小申,你着一人回去酒馆,向店主详细问明刚才发生的事,还有看他是否记得下毒人的容貌。"岚风向小申交代之后,然后又和岚兰说道:"你也详细把事情发生经过向我说一次。"

    一行五人便离开这阴暗的巷子,走回到灯火通明的大街之上。

    ……

    ……

    不到片刻,聶素茵便去到那幢废弃宅院,与其余蛟龙帮的人集合。

    "见过火行使。"帮众一见聶素茵到来齐拱手礼道,其中包括今天暗杀岚风失败的丁炎。

    丁炎拱手在前,低首说道:"禀报火行使,我今天本已找到目标女子,但她身边周围杂人众多,未能成功跟上她的行踪,请火行使降罪。"她因害怕受到严厉惩罚,并没把今天行刺岚风失败之事告之聶素茵。

    "你们不用再找此人,总坛密使方才告知,此女子确是天情门之人,江湖名号蓝光,并且他们已查到之前我们在中州城码头运货一事,还有~得知刘四受了重伤,现被他们收押在某秘密之处。"聶素茵严色说道。

    原来聶素茵方才在酒馆是与蛟龙帮密使会面,但她并没告诉帮众,后来在酒馆与凌萧岚兰等人在巷中发生短战之事。

    "啊!四哥还活着?那我们快去把他救出。"一名身形短小,说话阴阳怪气的男子叫道,他便是之前与丁炎争执不断的人。

    "所以如今我们任务有変,尽快把押藏刘四地点找出,但~我们并非将刘四救出……"

    聶素茵没把最后话中之意说出,只以一个诡异眼神瞠向所有人,其他人马上会意到,这次任务并非要救出刘四,而是只要找到刘四下落,便要将他灭口,以防他向敌人透露蛟龙帮的秘密。

    聶素茵接着再道:"另外,我们这几天,会在这里与另一批总坛派来的人会合,之后赶在月十五日之前,赶上去傲雪山庄。"

    "啊!不知总坛还会有谁过來?"丁炎喃喃念道。

    "咳!"聶素茵此时掩嘴咳了一声,丁炎敏锐发现,聶素茵气门有异,但并未出声。

    聶素茵因方才被岚兰击中背门,气门受创,故一直暗地运功疗伤,现一下咳嗽,才把体内余劲完全溢出,一般武功较低之人是无从发现。

    聶素茵也知丁炎有所察觉,但并未准备解释,只冷冷一句说道:"没其他事,就此散别,明日同一时间,在此集合。"

    "是!火行使。"众人躬身领命之后,便往四处散去,只留下丁炎与聶素茵在破烂的内堂里。

    聶素茵等其他人完全离开后,便与丁炎说道:"丁炎,有一少年,名叫凌萧,是司马羽之徒,我想你去司马羽府,打探此人一切。"

    丁炎一听,愕了一下,心里马上联想:"司马羽徒弟?凌萧!莫非是今天在十三街十字路口,牌坊?下见到的路拜少年?也就是他坏我暗杀之事的人,但为何火行使会知道此人呢?难道她已知我今天行刺失败的事?不,看她样子,应该仍不知情。"

    聶素茵见丁炎失神之举,冷声说道:"还愕着干嘛,还不快去!"

    丁炎回过神来,躬身应道:"是,火行使,马上去办。"说完之后便急急离开。

    所有人离开之后,如今只剩聶素茵一人,仍留在破院,她此时盘膝而坐,开始调息运气,疗治方才从战斗中所受内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