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赤龙伞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柳暗花明
    形势严峻,那容岚兰多想,即刻提功运上"日月流星"八成功力,右掌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地上轰出一掌,瞬间地面被轰得支离破碎,青石碎片,沙土尘粒全数震离地面,凌空弹起,形成一道如瀑布倒流的屏障,硬生把寒冰锥风气劲隔挡在前。

    寒冰锥风的劲风一下受阻,旋劲凝窒,风速一下変缓,使封印岚兰的气劲得以缓松,岚兰迅速掌握时机,使出玉步金莲往右身闪飞出去,脱离封锁住她的气劲,刹那间,寒冰锥风钻劲已与岚兰贴身而过,凶险万分。

    钻劲目标落空,"轰隆"巨响一声,轰在前面一道土墙之上,顿时砖土飞扬,沙飞走石,土墙硬生被钻出一个大洞,未几墙身塌下。

    沈一翔招式已老,回复身影,只见他汗流满面,气喘吁吁,单手提刀支撑着身子半蹲地上,方才使劲太猛,一时没能回神定气,此时瞳孔放大,惊惑无比,一时不能相信自以为傲的寒冰锥风,竟被这丫头给……破了!

    沈一翔乃华月帮帮主二子,自小崇武,天份极高,唯皮气暴燥不爱理帮中杂事,甚少露面,只醉心武学潜修,打斗比武,经多年修炼,已达气应第六层境界,乃帮中的一把利刃尖刀。

    数年间为华月帮消灭无数异敌,更降服虹日与山龙两大帮派结为盟友,替父亲打下华月帮今日之基础。自沈一翔的寒冰锥风大成以来,杀人无数,从没失手,如今此招败于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手里,实乃他所不能接受的事实。

    沈一飞也目定口呆立在一旁,见此招一下被岚兰巧妙破解,也是首次见到寒冰锥风失手而回,惊惑之色不下于沈一翔。

    但另一方面,也兴幸岚兰能躲过此招,若然岚兰或伤或死在此招之下,柳山派定不会放过,到时柳山派便与华月帮结下深怨,从此便不得安宁,难以安日。

    岚兰脱离险境半蹲地上,见两人凝神不动,马上运功调息,以防对方再施猛招,方才使出八成功力日月流星掌,双手已废,而且调息须时,不是片刻便能回气,如若对方又再攻来,情况堪矣。

    岚兰凭着上次在柳山派见过沈一飞,便知其武功不高,修为只在气应轮第二层上,自信必能轻松将他败下,但没料到,今日与他同来的亲弟,是个武功极高的气应轮高手,初以为只是略施小戒,教训一下他们,对方却视己如杀父仇人,出招狠辣,招招要命,方才还险些命丧大招之下,正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若论招数,岚兰略占上风,但也只是险胜。

    此时两人比斗之声,已惊动了荼厢其他客人,纷纷打开窗戶,探头往下面看去,,只见花园乱作一团,一地碎片,地破墙塌,本来清雅幽美的花园,如今满地狼藉,客人都议论不休。

    沈一飞走过去沈一翔身旁,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沈一翔并没回答,一脸紧肃,浓眉深皱,仍在低头沉思方才失招原因。

    沈一飞接着道:"你又是的,怎能用上如此大招来,我都说了,只是教训教训,对方是柳山派门人,又是得宠弟子,若然方才给你这招得??,把她重创或打死,我们华月帮便永无宁日,你可有想过。"

    沈一翔是个武痴,只醉深于武学炼道,比武打斗,没想那么多,此时又缓缓转过头来,目露凶光的朝岚兰看去……

    沈一飞一下大惊,唯恐他又再出手伤人,连忙把手按在他肩膀上,提声叫道:"夠了,一翔别再打了!"

    岚兰此时亦已注意到沈一翔不怀好意,欲再出手,心愔不妙,调息尚未完成,双手又受重创,只剩玉步金莲,定难架御猛招。

    果然沈一翔没听沈一飞劝止,恼光一闪,随即身动,又提刀向岚兰疾风扑去……

    楼上客人见到巨汉执刀向一名少女杀去,众人都为之哗然,有的更掩上眼睛不敢直看,岚兰更是一下愣住,没想这么快又再杀来……

    凌厉刀劲如猛虎扑来,岚兰半蹲地上,一下无力身起,眼看束手待毙……

    突然……

    "啸~"一下破空长声,只见一片柳叶,好比天上疾电惊雷,不偏不倚重重打在沈一翔太阳穴上。

    "啪"的一声,沈一翔顿只见前一白,身子一软,扑在地上晕厥过去。

    沈一飞见状大惊,只是区区一片六寸柳叶,瞬间已把魁悟強壮的沈一翔放倒地上,是谁能有如此能耐……?

    此时一把娇柔如丝的女子声音,从上空幽幽传来:"岚兰妹妹,妳没事吧?"

    只见一名美若天仙的粉衣女子,从空中缓缓飘下,一袭轻丝纱衣柔柔飘舞在空中。

    女子瓜子脸庞,纤细秀丽,月眉润眸,肌如玉白,她窈窕的身姿此时已落到地上,跟随身后,还有两名年轻的美貌女婢。

    她身影绰约,缓缓的走去岚兰身旁,俯身拉起岚兰臂弯,微声说道:"你是要拆我花园了?"

    抬头看去,见赵诗诗美丽容貌,亲切的目光,微笑的看着自己,岚兰此时才松一口气,她指向躺在地上的沈一翔,和呆站那里的沈一飞,娇声说道:"诗诗姊姊,不是我,是他们两人。"

    只见沈一飞目定口呆,极力张大他那双细眼,定眼的看着那如仙女般的脸庞,彷佛这刻世间除了他和赵诗诗,一切都不复存在。

    楼中客人也是同样,没一人视线能离开赵诗诗身影,众人感叹世间居然有如此绝色女子,虽然已久闻枊叶茶庄大当家赵诗诗芳名,但见其芳容者甚少,今日有幸得见者,无不倾心动魂。

    众人正沉醉于柔乡幻梦之际,赵诗诗那双本来亲切的眼神,換作厉肃严目,缓缓朝沈一飞看去,冷冷说道:"你是想把我柳叶茶庄给砸了,是吗?"

    沈一飞被赵诗诗锋如利剑的目光盯住,一下从幻想中惊醒,颊头随之流下一滴冷汗,没想方才还是柔情似水的神态,突然一下変得冷若冰霜,眼神如寒风利刃,不怒生威,震慑人心,沈一飞一时被吓得吶呐不知所以……

    沈一飞欲想开口解释,赵诗诗一声冷哼,玉手一提,严声说道:"你无须说话,快把你两个同伴带离此地,永远不要出现在我柳叶茶庄。"然后又温柔的看着岚兰,柔声道:"妳看妳,又把手弄伤了,疼不疼?妳叫我如何向妳姊姊交代,快随我进去,让我来看看。"

    岚兰一下放忪战斗情绪,手伤随即传来阵阵刺痛,但仍加強忍,娇声说道:"诗诗姊姊,我没事,不疼,小伤而已,你看他们,伤得比我还重呢。"

    赵诗诗看到她手上之伤,已知非轻,也深知岚兰一向倔犟,不肯在人前认输,她瞪了岚兰一眼,苦笑一下,头也不回便扶着岚兰往内堂走去,临走前向那两名女婢交代道:"小芬,小芳,妳们着人把这花园清理一下,还有……叫那人把今日这里的所有损失,如实赔偿。"

    "是,当家。"两女婢曲身拱手,齐声应道。

    一路上,岚兰悄皮说道:"诗诗姊姊,妳方才那手"枊暗花明"果真厉害,一招便把那大水牛放倒,看来妳已尽得师傅真传,师傅偏心,又不肯把此招教我,不若……妳来教我吧。"

    赵诗诗没气的道:"师傅想妳专心于修炼玉步金莲和日月流星功法,妳先把伤治理好,以后再说吧。"

    岚兰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应声道:"是,诗诗姊姊,就妳对我最好。"然后便边走边向赵诗诗复述一遍方才比斗的过程,好不开心。

    留下的沈一飞,仍独自呆站那里,看着两个绰约身影缓缓走远……

    那名叫小芳的女婢此时走到沈一飞面前,不俏的冷声说道:"喂,你先别走,等我算好了这里损失的费用后,你结算好才能离开,知道吗?

    沈一飞瞪着眼睛,张大嘴巴,一副无奈尴尬窘迫的表情,看着女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