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间真无敌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擂台
    在人群里穿行,陆安只能勉强踮起脚尖,四处张望。

    “哎,这位大哥,我看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不知道这附近刚才哪儿在比武啊?”

    随手拉过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陆安挤眉弄眼,热络问道。

    男子被夸的晕晕乎乎,随手指了个方向,“那边。”

    陆安道了声谢,好不容易找到比武的擂台。

    擂台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看那些人不是腰挎长刀,就是背负长剑,竟然都是想来比武的。

    “辣鸡系统,帮我探探他们的底。”

    ……

    【姓名:张风】

    【能力:王八拳,基础剑术】

    【天赋:无】

    【修为:淬骨境二重天】

    【危险度:略有威胁】

    【状态:平常】

    【种族:人族】

    【评价:外强中干的弱鶸,你也许能胜过他。】

    ……

    就这?

    看到附近的人大多是淬骨境一重天二重天的,只会些基础剑法,基础刀法什么的,陆安摇了摇头。

    这点本事就敢来比武,找死呢不是?

    至于擂台上两个正在比试的人,两人刀剑碰撞,火花四溅,看起来挺唬人的,但是一看修为。

    哦,淬骨境一重天,和城门口的将士差不多。

    然后又听着人群时不时爆出的喝彩声,陆安只想捂脸。

    “要不……我去试试?”

    【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你怕什么?】

    “瞧你这话说的,难不成我死了还能复活?你真当打游戏呢?”

    【反正你也是弱鶸,一起死了拉倒,早死早超生。】

    “滚蛋!”

    陆安揉了揉脸颊,等到擂台上其中一人落败,他挤出人群,双手扒在擂台边缘,准备以一个潇洒的身姿跳上去。

    然而擂台有些滑,他一屁股坐到了擂台上。

    下方嘘声一片。

    陆安若无其事的拍拍屁股,捡起纸伞,与获胜的那人对立。

    ……

    【姓名:白壶】

    【能力:狂风三刀,狗熊刨地,就地一滚】

    【天赋:无】

    【修为:淬骨境二重天】

    【危险度:略有威胁】

    【状态:平常】

    【种族:人族】

    【评价:比你强一点的弱鶸,你有机会战胜他。】

    ……

    陆安大大咧咧扛着伞,“陆安,请指教。”

    白壶嗤笑一声,不屑道:“小娃娃,你也要来比武?”

    “废话,不然我上来干嘛?”

    白壶语气一滞,然后怒道:“你小子懂不懂规矩?这可是……”

    陆安掏了掏耳朵,打断他的话,语气有些不耐烦,“我赶时间呢,你快点吧,磨磨唧唧的,你还是不是男人?”

    白壶什么话都能忍,唯独这句不能忍,想当年,家里那个娘们就撂下这句话之后跑了,不然他又何必勤练武艺来这儿呢。

    “小子,刀剑无眼,你可当心了!”

    白壶提刀奔走,刀身拖在地面,擂台隆隆作响。

    陆安不为所动,好像被白壶的架势给吓傻了。可白壶不管这些,他被戳中了痛处,现在只想教训教训对方。

    眼看他就要挥刀而起,“不小心”砍在对方身上,就见一点寒芒乍然隐现。

    “你输了。”

    陆安依旧是掏着耳朵的姿态,不过此时纸伞落在一旁,而他手中握着一柄食指宽的细剑。

    剑身雪亮,倒映出白壶的面容。

    细剑抵在白壶咽喉。

    没人知道陆安是怎样出剑的,当所有人看清时,细剑已经出现在了白壶的喉咙前。

    “咕咚!”

    喉头滚动,白壶额头冷汗直冒,颤声道:“少侠……别……别动手。”

    他松开手,扔下长刀,灰溜溜的认输,滚下擂台。

    陆安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嗯,表面上是这样。

    而实际上……

    “飒飒飒,辣鸡系统,这一剑帅不帅?飒飒飒!帅不帅?”

    【如果顾白知道你卖弄这式残缺剑法,也许会一巴掌拍死你。】

    陆安才懒得理会。

    他练了这么久,也就会这出剑的一招,而且必须是后发先至的一招,如果正儿八经的比试,他还真不是白壶的对手。

    擂台下方哗然一片。

    他们都没看清对方刚才是怎么出剑的,当然认为陆安是远超他们的高手!

    擂台不远处的楼阁上,凭栏眺望擂台的富态男子有些惊讶。

    “这小子是来捣乱的?”

    在他旁边,一名年轻的红衣女子蹙眉。

    女子身旁的婢女小声道:“小姐,那人好像挺厉害的。”

    虽然她只是个普通人,但之前那些人比试,都是过了许多招才分出胜负,擂台上的少年只用了一招就让对手落败,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看见了。”

    婢女一脸担忧,“那……万一他一直获胜,岂不是要……”

    她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自家小姐的脸色,发现对方脸色不太好,猛然闭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富态男子身旁的高大护卫闷声道:“老爷,如果他是来捣乱的,那不如我上去把他料理了?”

    “啪!”一声脆响。

    富态男子收回手,“就凭你这模样,也敢对老子女儿有想法?看在你衷心耿耿多年,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

    “不过下次再犯……以前都是你沉别人,到那时候你就自己把自己沉了吧。”

    高大护卫心头一紧,捂着脸应道:“是!”

    “宝贝女儿,你看看那人行不行啊?”

    对旁边红衣女子说这话的时候,富态男子转瞬换了幅表情,一脸谄媚。

    女子语气不善,“从你擅自做主,为我比武招亲开始,行不行不都是你说了算么?”

    富态男子叹了口气,“哎,女大不中留啊。”

    “宝贝女儿,这男人是什么东西,我这个当爹的岂会不知?之前那小子眼神不正,谎话连篇,实非良配,我既然身为你的父亲,绝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让我们薛家百年基业落在别人手中!”

    红衣女子冷笑一声,“所以你就亲手把我退向另一个火坑?”

    “放心吧,宝贝女儿。如果我看不中眼,到时候找个理由打发他便是。”

    “说到底,还不是你为我选夫婿?”

    富态男子猛的一拍大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么,你爹我识人无数,不比你这个小姑娘家见多识广?”

    红衣女子不再说话。

    她只是看向人群中,好似在寻找什么。

    ————

    在阁楼上的几人谈话间,陆安依样画葫芦,以同样的招式连败数人。

    一时间,竟然是无人再敢上台比试。

    毕竟在一个少年手下落败,不仅丢面子,更丢脸。那些落败的人以后怕是都只能蒙着脸出门了,不然走在路上,别人吼一嗓子,说谁谁谁败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手里,怕是会被人耻笑一辈子。

    “没人了么?”

    陆安无聊的挠挠头,无奈叹气,“哎,这可真是高手寂寞啊。偌大的一群英雄豪杰,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失望,太令人失望了……”

    “还有我!”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嗓音自台下响声。

    陆安先是瞥了一眼,随后收起玩味神色。

    ……

    【姓名:柳城】

    【能力:狂风七影(剑法),清萍踏浪(身法),炉炼诀(心法),暗器小成】

    【天赋:歪门邪道(假)】

    【修为:易筋境一重天】

    【危险度:稍显危险】

    【状态:魔气入体】

    【种族:人族】

    【评价:就算你使用剑御千山(残),依旧比你强一筹,建议小心对待,不然可能会丢掉性命。】

    ……

    看这个姓柳的年轻人病殃殃的,没想到勉强还算个高手。

    陆安稍作思索,随即抬起手,大声道:“哎呀,这位兄弟一身剑意浑然天成,剑气外露,一看就是个高手,我认输!”

    就在陆安准备溜下台时,“慢着!你说认输就认输?要认输,也得问我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