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间真无敌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互杀
    白丞手持双刀,突然感觉头皮炸开,好像被什么毒蛇猛兽死死盯住。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感从心底深处腾起,如潮水一般,顷刻将他淹没。

    对方竟然还有提升实力的秘法!?

    他屏息凝神,顿时放弃了先出手的打算。

    因为他冥冥中感觉,如果自己先出手的话,可能会死……

    “嗡!”

    剑鞘突然颤动,带动陆安手臂,紧接着,陆安全身紧绷,好像已按捺不住,手中秋纹几欲脱鞘而出。

    陆安默念一句。

    “定波澜。”

    陆安一步前踏,整个身躯如劲弓拉弦,崩如满月,随后手臂横扫,拔剑既出。

    在剑鞘处,能清楚见到火花迸射,连成一线。

    随后才是锵然出鞘声似蛟龙出水,龙吟长啸。

    这一剑,虽然没有“千山”之景,却横跨陆安与白丞二人,留下了一抹无法消散的剑芒半弧,玄妙至极。

    小捕快愣愣的看着陆安,等回过神来,第一个念头是陆安拔剑的身姿实在飘逸,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陆安在挥剑之后好像突然出现在了白丞身后?

    只有依旧僵硬在原地的白丞愣在哪里,脑中是那迅如雷霆的一剑。

    他看见了陆安拔剑,一步踏出,两人距离拉近,然后剑光刺眼,在他身前拂过。

    有些凉意,就如清晨偷偷溜进房的一缕秋风,挤进了被窝。

    白丞看的清楚,却无法做更多的反应,好像自己在大雪茫茫的寒冬,僵硬的无法动弹。

    等到陆安一剑斩过,他才下意识挥刀,落了个空。

    我死了?我没死!?

    白丞低下头,本以为会是个人头落地的下场,却是胸口刺痛,鲜血染透衣襟。

    白丞跌坐在地,手中长刀坠地,同时断为两截。

    陆安手腕微微发麻,不着痕迹的收剑入鞘。

    要不是换了把品秩不错的秋纹剑,只怕不仅斩不断白丞手里的双刀,连自己的剑都要折断。

    这时候,虚弱之感骤然席卷全身,陆安脚下一软,差点站立不稳。

    怒魔这种类似魔教提升功力的能力好是好,就是劲头有点不足。

    听说前世某些蓝色小药丸都能坚持一两刻钟,他这个却只能出个一两招,之后就全身酸痛,好像整个人虚脱,进入了某种贤者时刻。

    也就只能单对单奠定胜局才能用用,要是多几个人围攻,恐怕只会白白送人头。

    金柳花难以置信的看着重伤的白丞,实在不敢相信白丞竟然会输。

    对于她来说,白丞就是客栈的“定海神针”,多少所谓的英雄豪杰都死在了白丞手中,要不是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说不定白丞早就声名远扬了。

    陆安走到白丞身边,蹲下身子,捡起他的断刀,横在他咽喉。

    “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位兄台,肾不好也就算了,都不知道补一补,还耍什么刀啊?”

    “这位老板娘,你还有什么倚仗?”

    金柳花咬咬牙,与白丞对视一眼,突然往后急掠。

    她手脚齐用,顺着客栈墙壁上爬,转眼就上了楼顶,看起来是个活脱脱的大号壁虎。

    白丞因为失血变得苍白的脸庞好像更白了些。

    陆安啧啧摇头,“姘头跑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吧?”

    白丞转头,对陆安怒目而视,“小子,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休要辱我!”

    金柳花毫不犹豫丢下他逃走,要说心头不舒服,那是肯定的。

    毕竟他这么几年可都是为金柳花卖命,不求别的,只求有朝一日能打动对方,得到她的芳心。

    陆安要是知道白丞的想法,肯定会嘲笑直接嘲笑他:这位兄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得一般也就算了,肾还不怎么好,除了会耍一手双刀,基本没啥特别之处,金柳花生性放荡,凭啥和你过一辈子,你满足得了她么?

    陆安也懒得一刀结果白丞,他对客栈里说道:“客栈里面躲起来的几个,最好藏好一些,要是被我发现,每人赏你们一剑。”

    没听见客栈里的动静,陆安小声嘀咕一句,转身准备离去。

    小捕快走到陆安身边,急不可耐的问道:“陆安,刚才那招什么名堂,怎么这么厉害?”

    陆安反问道:“厉害么?”

    小捕快使劲点头。

    陆安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捕快啊,宜州芝麻大的地方,能有什么高手?我也就只能在这里呈呈威风而已,哪里算的上厉害。”

    小捕快没见过什么人,更没见过真正的高手,当然觉得陆安出剑既快又潇洒,是个难得的高手。

    其实呢,能看出来的高手,往往都是虚假的高手,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不显山露水的。

    “那个老板娘逃了,你说以后会不会找我们麻烦呢?”

    陆安点头,“应该会。女人都小气的,特别是她那种心如蛇蝎的女人,更记仇。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离开越国,她还找得到我不成?”

    陆安眼神怜悯的看着小捕快,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胸口,“何意啊,以后你一个人可就得小心了。”

    何意顿时哭丧着脸,“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放走她呢?”

    陆安当然不能说我现在只有说话的力气,他“关怀”道:“我这是给你磨砺自己的机会呢,不用谢我。”

    两人回到马车,车夫早就跑了,陆安和何意干瞪着眼,面面相觑。

    最后经过两人“商量”,何意颤颤巍巍的握住马鞭,扬鞭一挥。

    伴随着一声嘶鸣,马车摇晃前行。

    之后马车趋于平稳,小捕快有闲心想别的事。

    “陆安,我觉得之前在那间黑店的时候,你可以假装中毒,等进客栈之后,再打他们个出其不意。”

    陆安眼神鄙夷,“小捕快,你胆子可真不小。贼窝你都想进?那客栈里面机关重重,到处都下了毒,我要是进了,指不定就栽在里面了。”

    金柳花差点被他杀了,都是因为当时客栈里的几人在联手布置,想诱他进去,金柳花看似逃跑,其实也没走远,只是躲在了客栈后,想引他进去。

    突然,陆安回头看了一眼。

    因为系统提示了一句:

    【金柳花已死。】

    陆安无声笑了笑,看来白丞终于做了一回硬气点的男人。

    ————

    在陆安离开后,金柳花怀疑他还别有目的,所等了许久才再次露面。

    跟着她一起的还有三个披挂甲胄的汉子。

    他们一脸关怀的上前,将白丞扶起,眼中虽有一抹幸灾乐祸,嘴里却是忧心之语,“白三哥,你没事吧?”

    白丞手里握着断刀,神情木讷。

    金柳花一改平时对他的轻言细语,娇柔妩媚模样,指着他鼻子骂道:“姓白的,亏老娘还觉得你是个高手,今天竟然败在了一个小兔崽子手里,废物,真是……”

    她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只因为白丞将断刀插入了她的胸口,以前白丞都是用其他的东西插其他的地方,听着那动人心弦的娇俏喘息,然后一泻千里。

    可这一次不一样。

    白丞在这一刻觉得心头突然有什么重物坠地,格外轻松,更是有种莫名的畅快之感。

    金柳花临死前的表情有惊愕,也有不解。

    旁边的几名汉子更加错愕。

    这是咋回事?

    不等他们多想,白丞猛然挥手,几个黑黝黝的西瓜落地,汁水喷了丈许高。

    然后他捂着胸,离开此地,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其实之前陆安只说了一句话,“若有男子气,勿做胯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