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章节目录 第七章:陈家怒骂赵老爷
    计划,确实都打乱了。

    原本应该是赵有为去跟陈家提亲,怎么现在陈家主动来说媒了呢?

    最重要的是,陈家竟然想将陈敏儿许配给赵河!

    沐修提出说媒的人还在赵家,李风舞几人便匆匆回了赵家。

    只有邵友伦,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酒菜发呆。

    等回到了赵家,李风舞一眼便瞧见,有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人,正与赵有为坐在一起说话。

    男人穿着随意,眉宇之间英气逼人,赵有为面对他也不敢大声说话。

    一见到李风舞回来,赵有为连忙说道:“兄弟,你们回来了……这是陈家的陈飞宇。”

    李风舞点点头,坐在了赵有为身边。

    赵有为继续说道:“飞宇兄弟是陈家的管家,虽然说是管家,但也管着不少生意上的事情。”

    李风舞笑道:“那陈飞宇兄弟怎么突然来说媒了呢?”

    陈飞宇皱起眉头,说话的声音有些洪亮:“这位兄弟是?”

    赵有为急忙介绍道:“这位是李风舞。”

    “李风舞?”

    陈飞宇思索一会儿,最后好奇道:“可是那位单枪匹马,挑翻川地十二位盗贼的李风舞?”

    李风舞摇头道:“那不是我,那是川地侠客周游。”

    “那可是传闻神偷?”

    “也不是我。”

    陈飞宇轻声说道:“兄弟的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李风舞笑道:“想不起来,就没必要想。那些都是虚名而已,今天坐在这儿,看到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陈飞宇说道:“兄弟谦虚了,能让我觉得耳熟的人,定然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因为我平日里忙于工作,很少听人说传闻。我若是觉得熟悉,就代表旁人经常提起。”

    李风舞不愿意在这种话题纠缠下去,他好奇道:“兄弟为什么来说媒?”

    陈飞宇笑道:“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为什么不能来说媒呢?”

    “这倒也是,不过我们觉得挺惊讶……”李风舞诚实道,“飞宇兄弟应该也听说过,我们赵老爷对陈敏儿的情意。”

    陈飞宇点头道:“听过。”

    赵有为连忙说道:“既然你们都听过,怎么还来说媒?”

    陈飞宇瞥了赵有为一眼,说道:“赵老爷今天是想我实话实说?”

    “对,实话实说。”赵有为点头道。

    陈飞宇冷冷一笑:“赵老爷多情风流,家里有数十位姬,怎么还要看上我们大小姐?”

    “爱。”

    “爱?”

    “对。”

    “可别让我笑掉大牙……”陈飞宇冷声说道,“赵老爷,我们大小姐今年十六,而你四十六,你怎么有脸提爱?我今天过来说媒,是给你们赵家一个面子,也是给你提个醒,别为老不尊!”

    “你!”

    赵有为怎么也没想到,陈飞宇竟然会对他说出这等话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恼怒道:“我赵有为在云城里,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陈家怎么敢这样说我?”

    陈飞宇冰冷道:“有头有脸又如何?我们陈家就一位大小姐,从小便被视为掌上明珠,怎么能允许你这老东西玷污她?”

    这陈飞宇说话,极为不客气。

    偏偏赵有为怂。

    他吼了两嗓子,不敢再继续争吵,只能寄希望于李风舞。

    李风舞只能苦笑。

    陈家这是心意已决。

    陈飞宇不耐烦道:“要不是因为你赵有为有头有脸,老子早就动手打你了。我都说了,陈家给你面子,愿意让大小姐与赵河成亲,你也趁早断了这狗屁念想,然后我们两家联手,共创繁华。”

    李风舞轻声道:“陈家是真不愿意给赵老爷机会?”

    “给个屁!”

    陈飞宇拍了下桌子,恼怒道:“十六岁的和四十六岁的,能在一起么?”

    李风舞叹了口气,说道:“赵老爷对陈小姐的情意,那是天地可鉴。”

    “管你们怎么说,我们都不会答应……”陈飞宇说道,“兄弟我看你面生,所以不跟你计较。你若是还叽叽歪歪,我就一个大嘴巴子刮下去!”

    张小雷一听这话,连忙护在了李风舞身边。

    李风舞微微苦笑,与赵有为说道:“赵老爷,你也瞧见了。不是我不想替你说话,只是这陈家心意已决,他们犹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就是冥顽不灵。”

    陈飞宇冷哼道:“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是良心被啃的野狗。”

    张小雷一怒:“你怎么敢侮辱我先生!”

    “你他妈滚蛋!”

    陈飞宇一言不合,忽然一巴掌朝着张小雷拍去。

    张小雷连忙用胳膊抵挡,可吃了这一巴掌,那强大的力道还是将他打倒在地。

    李风舞赶紧扶起张小雷,无奈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那是君子对君子,你们这些满脑子**的东西,老子懒得跟你们多提……”陈飞宇叫道,“你们妈妈的,你们妈妈真是白生了你们妈妈的。”

    他说完之后,直接气恼地转身离去。

    李风舞暗自琢磨,这句骂人的话听着挺有意思。

    也许下次可以对别人这么说。

    等陈飞宇走到门口,忽然回过身说道:“赵老爷,你自己考虑清楚。觉得没问题,就来陈家提亲。”

    随后,他出了屋子,屋里只剩下沉默的几人。

    赵有为脸色苍白,他瘫在椅子上,忽然抬起双手,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愁苦道:“咋就变成了这样!”

    李风舞轻声道:“赵老爷莫要悲伤,至少这能看出一件好事。”

    赵有为悲伤道:“这还能看出好事?”

    李风舞认真道:“至少能看出陈家愿意和你联手,只是不愿意将陈敏儿嫁给你。”

    “那就是天大的坏事……”赵有为恼怒道,“我若是吻不到敏儿那粉嫩的双唇,那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着说着,泪水夺眶而出。

    抬起手,缓缓往下摸着空气,呢喃道:“她那细腻的肌肤,缠人的腰肢,我却不能用口舌品尝个过瘾,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李风舞站在他身旁,叹气道:“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赵老爷的真情爱意,只叹世人迂腐,不明白你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