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钱款白银二万两
    正午。

    吴洛年脸色铁青,带着赵师爷往大东山赶。

    他心里难受。

    本想低价拿下大东山的银矿,谁知道在邵家这儿栽了跟头。

    “都是你出的好计谋……”他冷哼道,“若不是你说要绑邵小玲,我现在又怎么会如此被动?”

    赵师爷小声道:“大人说的是,都怪小人愚钝。”

    吴洛年深深叹了口气。

    他也知道骂赵师爷没有意义,只是他肚子里全是火气,实在是想找人发泄。

    等来到大东山,吴洛年换了脸色,他露出笑容,往张小雷帐篷走去:“张兄弟。”

    “大人快快请坐,我早已叫人备好酒菜。”

    吴洛年抓住张小雷的手,与他手牵手坐在桌边,显得俩人感情极好。

    张小雷连忙给他倒上一杯酒,笑呵呵地说道:“大人突然过来,是所为何事?”

    “兄弟似乎是已经瞧出来了,所以客套话都不说几句,就与我开门见山……”吴洛年笑道,“那好,我也有话直说了。我看上了你这大东山,想要买下来。”

    张小雷面露难色:“这……这大东山还有银子呢。”

    “我当然不会亏待兄弟。”

    吴洛年瞧了一眼旁边的赵师爷。

    而赵师爷赶紧叫人拿来个箱子。

    等箱子打开,里边竟然都是会票。

    张小雷惊讶道:“这是?”

    “二万两银子的会票……”吴洛年道,“怎么样?”

    张小雷摇头道:“还是算了。”

    会票,不安全。

    到时候吴洛年一句话,这些会票就有可能作废。

    吴洛年笑道:“兄弟,难道怕我骗你?”

    “那倒不是,就是觉得会票用着不方便……”张小雷笑道,“这在长江边,常常要走水路,若是弄湿了可不好。”

    吴洛年寻思一会儿,反正张小雷台阶也给了,他便顺着台阶说:“既然兄弟不收会票,那不必担心,我还有别的东西。”

    他拍了拍手,又有人端来一个箱子。

    那箱子一打开,金光闪闪。

    “这里有黄金二千两,现今金子一两能换十两银子,兄弟觉得如何?”

    张小雷看着那金子,快速在心中运算。

    二千两黄金。

    一斤十六两,这是一百二十五斤。

    他虽然抬不动,但至少拖得动。

    “大人都开口了,我又怎么好意思再拒绝……”张小雷叹气道,“谁敢不给大人面子?”

    吴洛年笑道:“那我们签字画押?”

    “那自然好。”

    张小雷拿出地契,赵师爷赶紧拟文。

    俩人看过没问题后,便签字画押,张小雷也收了银子。

    “哈哈哈,兄弟痛快……”吴洛年得了大东山,他笑道,“来,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张小雷却道:“大人买了大东山,难道不先瞧瞧看看么?”

    “不必,我信得过你。”

    “多谢大人厚爱。”

    张小雷与吴洛年碰了一杯,俩人吃起酒来。

    他看孙虎的船还没到,便小声道:“大人,这些金子我先留着,等我去乡试来找大人,到时候……”

    吴洛年笑道:“好说,好说。”

    张小雷乐得一笑,连忙举杯道:“我再敬大人一杯。”

    俩人喝酒吃菜,等吃了半个时辰,吴洛年总算是拍拍肚子:“今儿个喝得舒坦,我说兄弟,陪我去看看?”

    “大人先去吧……”张小雷诚实道,“我要先看看账本,把这些人的工钱结清了,省得他们找大人算工钱,到时候成了糊涂账。”

    吴洛年一想也是,便点头道:“也成,你们留在这儿帮张兄弟。”

    有俩官兵都是应声说好,于是吴洛年带着人们往山上走去。

    张小雷拿出账本算着,他看了眼箱子,与那俩官兵说道:“帮我把箱子弄到长江岸边去。”

    一名官兵不解道:“先生,这是为什么?”

    “还要问吗……”张小雷恼怒道,“你瞧这儿一百多人呢,若是被他们瞧见了金子,我还能走出大东山么?先拿远点,我一会儿藏起来。”

    两名官兵恍然大悟,连忙帮忙把箱子抬到岸边。

    而张小雷,还真是认真地算起了账。

    他瞥了一眼长江,却见孙虎已经到了。

    他将绳子往岸上拖,只是故意将速度放得很慢。

    张小雷瞧见孙虎,他连忙朝着孙虎走来,连连摆手道:“不必绑了不必绑了。”

    孙虎惊讶道:“不是你说要找船运银子吗?”

    “大东山归别人了……”张小雷说,“银子也不用运了。”

    “瞎说!”

    孙虎嘟哝道:“这麦城哪有这么大的财神爷,能把大东山买下来。”

    一名官兵笑道:“哟,巧了,我们大人就是这位财神爷。”

    孙虎惊讶道:“原来是吴大人,我就说还有谁能买得下。”

    张小雷笑呵呵地走上船,他与官兵说道:“兄弟帮我一把。”

    那官兵好奇道:“张先生,现在就急着走吗?”

    “正好船来了,当然要走……”张小雷感慨道,“我又不像你们大人,身边有你们这些猛将保护。”

    两位官兵想想也是,这儿毕竟贱民不少,若是张小雷被盯上,只怕九死一生。

    于是他们帮张小雷把金子抬上了船,笑呵呵地说道:“张先生,一路小心。”

    “那是必然。”

    张小雷不慌不忙掏出火寸条,点燃了叶子烟,而孙虎也将船往外推,吩咐船家划船。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出一道大喊:“等等!”

    却见吴洛年连忙朝着这边跑来,他大叫道:“张小雷!那上边怎么没银矿,怎么只有些银子夹在缝中?”

    张小雷惊讶道:“银矿?上面啥时候有银矿了?”

    “不是你说有银矿么?你胆敢骗我?”

    “大人,我只说过大东山有银子,可没说有银矿呀。大人你想想,我什么时候与你说过银矿二字?”

    “放屁!”吴洛年焦急道,“这上边若是没银矿,那我还买你这狗屁地方作甚?”

    张小雷摊手道:“我还以为大人是看上了这风水宝地,愿意出重金购买呢。”

    “你下船!”

    “不了大人,我还要去往别处。唉,我实在是喜欢这大东山,今日忍痛卖给大人。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混账!”

    吴洛年急得不轻,他怒骂道:“射箭!把他给我射下来!”

    “大人,万万不可啊……”赵师爷这也才反应过来,连忙拉住了吴洛年,“仔细一想,他从未说过大东山有银矿,是我们自以为有。这买卖心甘情愿,他……他……他没犯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