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家破人亡便即可
    夜屠夫满是好奇地看着赵二郎带来的燕儿,他疑惑道:“这娃儿是怎么偷出来的?”

    “这可不是偷出来的……”赵二郎笑道,“是连鹤主动给我的。”

    “他怎么会把自己的娃给你?”

    张小雷平静道:“我得知他在这儿开醉月楼后,就特意找人来洛阳找我的朋友们,让他们与连鹤攀关系。”

    赵二郎笑道:“是的,我们有人给他送鱼,有人给他松肉,还有人是他的常客,都与他是朋友。”

    “要骗人,先布局,布局越久,越有奇效……”张小雷轻声道,“这局布了半年,他早已把我的人都当作朋友。”

    夜屠夫倒吸一口凉气,他嘟哝道:“这招惹了你,可真是不安全,都不知道身边是不是充满灾难。”

    张小雷笑道:“那别招惹我就好。”

    “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做?”

    “先把消息放出去,让连鹤得知妻儿在我手上。”

    “怎么放出去呢?我们又不知道他在哪儿。”

    张小雷轻声与赵二郎道:“愿意为我牺牲一些东西么?”

    “当然愿意。”赵二郎不假思索道,“若是没有雷爷,我还只是破庙里的一个小混混。别说牺牲一些东西了,我这条命都是雷爷的。”

    张小雷点头道:“那好,你回去把刘秀秀带走,再放一把火把自己家烧了。你给这洛阳周边的酒家供鱼,人们很快就会晓得。”

    “好。”

    “做事谨慎再谨慎,明白么?宁愿多事,也不马虎。”

    “记住了。”

    赵二郎连忙又匆匆离开。

    等他回去后,刘秀秀还在昏迷,他担心刘秀秀醒来,就往她嘴里灌酒。

    灌到一半时刘秀秀醒了。

    赵二郎不停,还是继续往她嘴里灌。

    直到半坛黄酒进了刘秀秀的肚子,赵二郎才松了口气,将她扯了下来。

    而刘秀秀喝了这么多酒,脚步漂浮脑袋眩晕,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赵二郎丢出一把火,将自己的房屋给烧了,又趁着夜色,匆匆带刘秀秀离开。

    第二日。

    洛阳。

    李秋风进了一家酒楼,准备吃些早餐填肚子。

    他要了一碗粥,而掌柜站在门口,左顾右盼。

    他不明白掌柜在焦急什么,只是他没兴趣。

    不多时,店小二急匆匆地跑来了。

    掌柜见到店小二,连忙与他问道:“怎么样,什么时候送来?”

    “送不了了……”店小二着急道,“他家被一把大火烧光了,我刚才跑去看,只瞧见一堆残骸,见不到人影。”

    掌柜惊奇道:“着火了?”

    “着火了!”

    “这可怎么办……”掌柜着急道,“附近就他一个送鱼的,他要是着火了,我怎么给客人卖鱼?”

    李秋风听得疑惑,他忍不住问道:“掌柜,你们在说谁家着火了?”

    “就是那洛城周边捕鱼的赵二郎,他家里着火了。”

    “什么!”

    李秋风猛地站起身来,他惊呼道:“赵二郎家里着火了?”

    店小二好奇道:“你也认识他?”

    “认识,烧得怎么样?”

    “全烧没了。”

    李秋风心里着急,他匆匆放下钱,连忙朝着赵二郎家的方向跑去。

    怎么就着火了?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着火了?

    李秋风急得想哭,他一路狂奔,气喘连连。

    等跑到那赵二郎家,这儿有不少人在瞧热闹。

    李秋风挤过人群,他来到废墟前,急得左看右看,连声大叫:“秀秀!燕儿!秀秀!燕儿!”

    人们疑惑地看着他,而他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

    朋友不见了,妻儿也是不知所踪。

    那赵二郎究竟去哪儿了?

    自家被烧了,怎么还不在这儿?

    李秋风忽然想,莫非是被贼人闯了进来,杀人放火不成?

    他越想越觉得心慌,跌跌撞撞地冲进废墟,不断地扒拉着。

    “小伙子你别找了,大家伙儿都看过了,里头没人。”

    “快出来吧,省得有火没烧完,把你给伤着了。”

    人们连忙过来劝李秋风,将他扯了出来。

    李秋风心里更慌,既然人没烧着,为什么赵二郎不在这儿?

    他着急道:“你们可有谁认识这个赵二郎吗?来的时候见到他了吗?”

    一名老者摇头道:“没见着,过来的时候就没瞧见他。说来也奇怪,哪有人自家被烧了还不过来看的呢?”

    “我倒是有个想法……”一人道,“他会不会是被人给杀了,又放火烧家。你们瞧他也没住在城里,谁知道会不会来贼人?”

    “那是有可能,前些日子我二舅才被人抢了。”

    李秋风越听越觉得心慌,他的心里充满了自责。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刘秀秀放在城外?

    他吸了吸鼻子,难受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心里觉得空荡荡的,想哭却哭不出来。

    “报应……报应……”

    他呢喃道:“都是报应,烧了这么多香,拜了这么多佛,做了这么多好事,到头来还是逃不过因果报应。”

    人们看他这般难过,心想他或许跟赵二郎是好友,现在见赵二郎家出了事,便在这儿难过。

    有人走到李秋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你不必难过,那赵二郎应该没事。”

    李秋风揉着脸,呢喃道:“都是我的错……”

    “你何错之有呢……”那人叹道,“你媳妇孩子在雷爷手上,你何错之有呢?就算真说你错,也只怪你没他聪明。”

    李秋风猛地抬起头,惊得看向那人。

    而那人嘿嘿一笑:“雷爷要我转告你一句话。”

    李秋风惊道:“什么话?”

    “在周城东边,有一个小山坡,上边有块巨石……”这人吩咐道,“雷爷要你爬到那巨石上站着,他会告诉你之后该怎么做。”

    李秋风咬牙道:“张小雷怎么能拿别人妻儿做威胁,他不是堂堂十人杰么?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他在江湖上还有什么颜面?”

    这人认真道:“雷爷料想到你会这么说,只是他真不在意。他不要江湖,不要名声,不要钱财……他要的很简单,只要你家破人亡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