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十大奇案 > 章节目录 第十章:送去洛阳求救援
    邵小玲见人们同意自己的办法,她深深叹了口气:“赵河与我也是好友,只可惜我了解小雷的性子。倘若赵河真被带到小雷身边,只怕俩人都凶多吉少。”

    “家主,你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为救雷爷,也是没别的法子了。”

    “可若是小雷知道了,兴许会对我心存芥蒂。”

    “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

    “有道理……”

    邵小玲缓缓站起身,她寻思一会儿,最后道:“立即出发,越快越好!先用第二个法子,实在是迫不得已,再动手杀赵河!”

    “是!”

    这些镖师头子们连忙跑了出去,而邵小玲又转过头,与身旁的奴婢道:“我有心去洛阳,你觉得如何?”

    奴婢惊道:“家主不可,雷爷本就是走南闯北的人物,说不清要遇到多少次危险,他自己就能逢凶化吉,你又何必过去?”

    “可我就是担忧……”邵小玲叹气道,“他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在洛阳惹上仇人,你想过么?”

    “我不晓得。”

    “那人既然从洛阳来,那他为何又知道云城的赵河是他朋友?他为何对小雷的事儿这么清楚,你想过么?”

    “我不晓得。”

    “所以说,那人肯定是旧仇。”

    “哦?”

    “小雷的旧仇,又是在外边的,只有寥寥数人。”

    邵小玲认真道:“先是原本住在城东的李莲儿,她家曾经托人来跟小雷说媒,小雷当时骗了她家五两银子,还不取人家的姑娘。后来她们家搬走了,可据说一直对小雷怀恨在心。”

    “那也没必要做到这地步。”

    “还有去年活动频繁的血帮,他们拦路劫道,杀人抢货。当时是小雷想出法子,让我带着邵家人马去将他们一网打尽。可我总觉得,他们应该逃了几个。”

    “有可能。”

    “还有一个叫连鹤的,曾经是小雷仇人,只是让他给逃走了。据说这人极为凶险,甚至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放过,我担心小雷遇上了他。”

    “也有可能。”

    邵小玲严肃道:“所以我要去帮小雷。”

    奴婢想了想,她认真道:“家主不可,你乃邵家家主,怎么能为了雷爷远赴洛阳。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的。奴婢倒是有一法子,你听听如何?”

    “怎么说?”

    “派人日夜兼程,送信给大公子,他不是在洛阳做事么?让他协助雷爷。”

    “可我哥是废物啊……”邵小玲惊道,“他能帮上什么忙?若是小雷拖了后腿,那可如何是好!”

    奴婢笑道:“家主有所不知,大公子自从上次出事之后,他早已改过自新。我有几次替你送东西去他府邸,都可以听见他在读书练武,虽说武艺不如家主,但也能算得上文武双全。”

    “唔……”

    “再说了,大公子也认识赵河,若是我们半路没有截杀成功,还能让大公子帮忙。”

    “既然这样,那也成。我写书信一封,让人连夜送去。不要走水路,直接骑马去,把我的马给他。”

    “家主,我哥哥赵福生自幼骑马,在邵家做镖师,身体壮硕,他能胜任。而且他熟路,之前去塘华村送信的就是他。”

    “既然如此,便叫他来!”

    “奴婢这就去。”

    邵小玲连忙提笔写信,等她写完信后,那奴婢已经带来了赵福生。

    这赵福生浓眉大眼,身强体壮,果然是个汉子模样。

    邵小玲将信交给赵福生,认真道:“我要你日夜兼程去洛阳,送信给我哥哥。”

    赵福生恭敬道:“是。”

    “这路途遥远,赐你我的佩刀鸿雁,此刀锋芒逼人,削铁无声!”

    赵福生连忙接过鸿雁,受宠若惊道:“多谢家主,赵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替家主送达!”

    “嗯,再将我的马赐予你。”

    “多谢家主!”

    邵小玲道:“你去马棚,牵我那的卢去!”

    “家主,我骑你那匹黑虎即可!”

    “的卢更快。”

    “黑虎即可!”

    “的卢更好。”

    “黑虎即可!”

    “的卢……”

    “我去牵黑虎了!”

    赵福生出了门,急匆匆往马棚赶去,邵小玲见他这样坚决,也就不坚持了。

    她叹了口气,喃喃道:“希望哥哥能帮上忙。”

    周城。

    “这不扯淡么!”

    夜屠夫将手中的土豆一砸,怒道:“那连鹤一直不来救他妻子,我们就在这儿窝了这么久!我受不了了,我要进城喝酒吃肉!”

    张小雷皱眉道:“莫非是他料到了我不会伤刘秀秀?”

    “铁定是,你这计划就有毛病……”夜屠夫认真道,“你没有害人的心,你还绑人干什么?要不就让我把那刘秀秀给办了,让她尝尝我的滋味!”

    张小雷摇头道:“不可,我不想杀害无辜的人。”

    “我说的是另一种办,不是会让这世上少一人的那种,而是会让这世上多一人的那种。”

    “那也不可,倘若你做这种事,那我与恶徒有何区别?”

    夜屠夫摊手道:“那你绑人作甚。”

    “我以为连鹤会来。”

    “现在呢?玩砸了!你玩砸了!你也就是让他们夫妇没了缘分,你这计谋顶个屁用!”

    张小雷摸着下巴,嘟哝道:“不对呀,我最擅长看人,这刘秀秀与连鹤感情应该极为深厚才对,莫非连鹤留了什么后手?”

    他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还能留什么后手?

    夜屠夫认真道:“反正我不管,我在这鸟地方待够了,我要去洛阳城里吃好的喝好的,而不是在这儿浪费时间!”

    张小雷点头道:“去洛阳也行,反正周城不能去,连鹤对周城太熟悉。在这儿待了三天还不见他来,是该走了,以免事多。”

    “这还差不多……”夜屠夫搓手道,“先前在洛阳吃饭的时候,就听闻那有一赌场,早想去玩玩了。”

    “赌场啊……”

    张小雷忽然想起了邵飞。

    也不知那家伙改邪归正没有。

    若是他还去赌场,倒是可以再教训他一次,省得他把邵家在这儿的商铺给输了。

    于是张小雷点头道:“成,走吧,带上那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