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驭海之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挤挤睡
    当唐东回到自家石院时,看到破碎的大门,内心当即一沉。

    难道,这么快就找来了?

    加快脚步迅速进入院内,却又立马一愣。

    除了大门破碎外,这院子里却是安好得很,各种东西的摆放也都和离开时候一样,没出什么问题。

    只有上午走时还好好的唐汉老头,此刻却是正襟危坐在一条石凳上,规规矩矩,表情时而变幻,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唐东回来,顿时起身,“娃子你可算回来了,出事哩!”

    见唐老汉这般急切,唐东的心也又被提了起来,急忙问道:“又出啥事了?大门怎么碎成了这样?”

    唐老汉朝房门紧闭的小屋瞥了一眼,脸上依旧有些余惊未消,哆嗦着轻声道:“你捡回来那大姑娘,她杀人了!”

    “啥!”唐东浑身一震,惊骇道:“她杀人了?杀了谁?”

    唐老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之前不久有两个黑衣人进来,年纪应该不大,是来对付你的,那俩人似乎是驭海者,手上会发光!”

    两个黑衣人,还是驭海者,要来对付我?

    唐东心里瞬间闪过几种猜测。

    是那秦家的青年派人来的,还是张扬请人来的?

    都有可能!

    秦家那人不用多说,他有这个能力,而张扬,骄傲自负,凶狠歹毒,借助张允应该也有这个能力。

    “然后呢?”唐东继续追问,心急如焚。

    “那两人见你不在,就要对付老头我,大姑娘在这时候从屋里走了出来。”唐老汉深吸一口气,吞了吞口水,道:“然后大姑娘,挥了挥手,那俩人变成了冰块,飞到了天上,看都看不见,落下来不死才怪!”

    唐东轰然一震,两个驭海者来找自己麻烦,被韩珺挥手间就将其驱逐到了不知何处。

    那她的实力,是恢复了?

    竟然这么强!

    挥手间把人变成冰块,还飞出不知几多里远。

    我的个乖乖,唐东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捡回来一条大腿!

    确认大姑娘不会伤害自己后,唐老汉放心不少,又变得乐呵呵的,晚饭时间,还准备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大鱼大肉。

    自从唐东成了驭海者后,这老头花起钱来那叫一个大手大脚,顿顿有酒,餐餐有肉。

    唐东也乐得这样,几个金币而已,很快就可以赚回来,有条件了,口腹之欲自然也要满足。

    他现在担心的,是派两位驭海者来自家找麻烦的那人是谁。

    要是自己以后不在这,唐老汉一个人在家,又该当如何?

    今天算是运气好,家里头刚好坐了个疗伤的大神级人物,直接把麻烦给解决了,不然的话,唐老汉估计会出事!

    “张扬,张允,还有秦家……”

    吃过晚饭,唐东推开门,只见韩珺盘坐在床边上,月色下,她双目紧闭,双手结成奇异印结,似在吸收月之清辉,身上隐隐有光华流转,整个人变得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这家伙,不用吃饭的么?莫非达到了传说中的辟谷境界?

    犹豫了一下,唐东没有开口,这时候打扰别人修炼,不太好。

    可韩珺似乎略有所感,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底光华流转不散。

    “你似乎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

    唐东低叹一声,“没办法啊!还不是为了去给你买草吃才得罪的,你把那俩人杀了?”

    韩珺呼吸一滞,美眸微怒看向唐东,给自己买草吃?

    想到唐东确实是出去之后带伤归来,韩珺压下一脚把这货踹出去的念头,淡淡开口:“本……我还不屑杀这种人,丢进了海里,让他们日后无法再欺压普通人和弱者罢了。”

    唐东闻言顿时眼神微凛,换言之,就是那两人的修为被这女人给废了,不过,废得好!

    轻轻吐出一口气,唐东有些好奇的问道:“你的伤势恢复了?”

    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废掉两位驭海者,这女子,实力就算没恢复也差不多了吧?

    那样也好,早点付账卷铺盖走人,韩珺留在这儿,唐东总感觉说话有点没底气,虽然这是自己家。

    清冷的声音传来:“恢复了一点吧,完全恢复还要过几天,不要向任何人泄露关于我的一丝消息,还有你爷爷那,也记得说一声。”

    “那你是被谁伤的啊?”唐东燃起了八卦之心。

    “关你何事。”

    “切,不说拉倒。”唐东撇撇嘴,伸了个懒腰,有些慵懒的往前走去。

    “嗯,你干什么?”

    见唐东逐步靠近床边,边走还边把外套脱了,韩珺不由问道。

    “睡觉啊,还能干什么,靠边上去,挤挤。”唐东没好气道,床这么宽,莫非你还一个人独占了不成,还不让主人睡觉的。

    屋内,温度似乎变低了许多,好似瞬间来到了寒冬腊月,唐东狠狠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莫非寒潮来了?这个世界的气候可真奇怪,大夏天的,还来寒潮。

    唐东爬上床,伸手去关窗户,太冷了,难顶。

    “你,要和我一起睡觉?”耳边突然传来比这温度还寒冷无数倍的声音,直插唐东心窝,这一刻,他凭空生出自己一丝不挂被冰天雪地掩埋的感觉。

    不由僵硬的转过头,刚想说什么,身后一股巨力传来,小屋内一团黑影如剑一般从窗户上飞了出去。

    一声尖叫,响彻白石村每一个角落,无数人从睡梦中醒来。

    唐老汉浑身一颤,躲在被窝里,难不成娃子对那大姑娘起了什么歹意,娃儿啊!你可要稳住啊!

    一通腾云驾雾,唐东切身体会到了鸟儿翔天的舒爽,随后又感受到鱼儿跳水的欢悦。

    随后,大海里,落进了一个人,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

    “臭女人,睡觉都不让人睡,过分!”

    ……

    白兰学宫,一处精致的别院内,张扬脸色有些苍白的坐在椅子上,窗户打开,他的眼睛时不时瞟向窗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夜越来越深,张扬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不耐。

    “奇怪了,那两位二年级的师兄,怎么还没传消息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很快,张扬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刚刚觉醒源海比自己强不了多少的家伙,自己借族兄之名拜托两位接近塘主层次的师兄去料理他,还会出问题?

    应该,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