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驭海之神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漫天雪花
    李贺觉得,此行既然是来杀人灭口的,并且双方实力差距还极大,那就没什么必要掩饰了。

    张允师兄交代的任务,若是完成得好了,那这条大腿,算是抱上了,以后在整个白兰学宫,都可以横着走。

    那个叫唐东的家伙,他家的石院又恰好在白石村边缘,这也正好,这个时间点,本来就少有人在家。

    李贺和白山,直接从外围奔袭而来,没被人注意到。

    进了此处,那就更不必隐藏了,一老一少两条命,直接取走。

    辉煌腾达之路,也将就此展开!

    可面前的一幕,却是让李贺和白山二人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这院子里,怎滴气氛有点不对?

    还有那地上怎么有这么大一个坑?

    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穿得一身白,莫非是城里的哪个大势力来人?

    来此作甚?

    两人心思极转,这时,站在后排的一位白衣中年缓缓转过头,眼中白光闪耀。

    下一刻,两座冰雕出现在原地,那人挥手,冰雕消失,于数里之外落下,碎成无数块。

    进来的两人,犹如一个小插曲,几秒钟不到,就出了这扇门。

    只不过,却是跨越了生与死之间的间隔。

    九位白衣人神思不动,韩珺,也是继续一步步的往上走着,每走一步,脸色更苍白几分。

    唐东这会也没功夫去管刚进来那几人是谁,看着韩珺那略显单薄的身影,内心涌出一股无力感。

    按理说,此事应该丝毫不关他的事,这是韩珺她们同门之间的问题和争端,而自己,只是一个外人。

    但是,韩珺毕竟是自己从海上救上来的,几日以来,相处倒也还算融洽,可似乎,却是因为救自己而出手相战那青石怪鱼,再度重伤,进而被这些人闻讯赶来。

    唐东有股说不出的感觉,拳头微握,怒吗?

    有!

    从自己面前带走自己的朋友,还是以这种方式,他怎能不怒!

    可强大的韩珺,也被这几人彻底压制,他们只需要动动手指,自己就会陨灭,韩珺若是不从,说不定既会被斩杀当场!

    如今,只能看着韩珺如一介囚徒般被带走,这位风华绝代,高贵无双的奇女子,眼下,承受耻辱。

    踏出坑的韩珺,直面九位表情淡漠的白衣人,为首白须老者再道一声:“请!”

    韩珺停下身子,某一刻突然转头,取下轻纱,露出绝色容颜,对着呆站下方的唐东嫣然一笑,“臭弟弟,姐姐回家了,你加油修炼。”

    回家?

    不知为何,听得这两个字,唐东只觉更加苦涩,白衣人中,也有人露出戏谑的笑。

    举起手僵硬的挥了挥,唐东突然感觉更冷了,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但这股寒意,却似乎带来一股温暖。

    “回家,跟老夫!”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威严大气,却又带着难已遏制的怒气,以及无边杀意,好似从四面八方而来,密布整片空间,如魔音般灌入在场每一人耳中。

    眼底一片死灰的韩珺,突然重新焕发生机,猛然抬头。

    只见天边,一抹宽广到无边的阴云正往这边赶来。

    之前还晴空万里,转眼间,阴云密布,无风雨飘落,但似乎有雪花,铺天盖地席卷苍穹而来,带着极致之冰冷。

    白须老者为首的九位白衣人,这一刻如遭雷击,尽露骇然之色。

    “抓住她!”白须老者暴喝,率先动手,九人迅速包围冲向韩珺,似乎要在这声音的主人到来之前将韩珺擒拿。

    “在本座面前,尔等叛逆竟还敢放肆!”

    最后一字落下,无数细小的雪花,仿佛穿越了空间,陡然出现在唐东视野之下。

    仔细一看,这又似乎不是单纯的雪花,每一片雪花,都好似一个漩涡,漩涡的边缘,如有剑锋,切割空气。

    这每一个漩涡,又都有所不同,形状大小,速度快慢,自成规则。

    此刻,一片片雪花陡然暴动,速度比之九位白衣人更快,转眼间从各个角度逼近他们身体,而后,猛然撞击。

    九道身影戛然一止,他们身上的寒冷之气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冰冷到极致,仿佛要冰冻世间一切的气息从他们体内释放。

    无数道致密的轻响从他们身上响起,九道身影,化为九尊冰雕!

    他们脸上惊骇欲绝的表情如出一辙,栩栩如生。

    一层薄薄的冰层之间,却已然是生与死的距离,如之前被他们之间一人斩杀的那两位青年一样。

    唐东的表情已经凝固了,看着脆弱不堪,却似乎很雀跃的韩珺,看着这九道冰雕,有些木然的抬头看去。

    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穿着雪白衣裳,背负双手,自天空阴云中踏步而来,他落下之刻,阴云散去,阳光再度普照大地。

    “二叔!”

    韩珺轻声道,眼中又是浮现出唐东从未见过的波动,似含泪水,楚楚可怜。

    中年眼中涌出一抹怜意,走到韩珺身前,把手搭在她肩上,柔声道:“二叔在,没事!”

    他手上有洁白的光辉闪耀,又尽数被韩珺吸收,之前看起来孱弱无比的韩珺,这时候脸上慢慢恢复了一些血色。

    两人气息同源,互通间似有疗伤之奇效。

    中年这时轻轻吐出一口气,“你之前爆发波动,把这群叛逆引来了,幸亏二叔也刚好感知到,要是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我也不曾想,稍一战斗,就被他们感知到了。”韩珺摇摇头。

    中年收手,冰冷的目光扫向九道冰雕,“珺儿,此处依旧危险,二叔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话罢一挥手,九道冰雕瞬间化为粉末,随即又被一阵风卷起,飞向不知何方。

    韩珺稍稍沉默,看了一眼唐东,在中年耳边说了声什么,中年脸色微微一动,想了想,随即手上出现一个小本子,还有一锦袋,递给韩珺。

    刚刚回过神来的唐东,看着一步步走近自己,面带嫣然笑意的韩珺,脸上也由衷的露出一丝笑容。

    真是一波三折,不过还好,这女人,似乎成功度过此劫。

    “臭弟弟,胆子不小嘛,还敢帮姐姐骂他们。”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唐东手上,韩珺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姐姐走了,好好加油修炼,或许以后,还有再见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