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正文 第726章 你没资格。
    语气就跟掉了冰渣一般,很冷,“松手。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刷!

    袭月瞬间便是感觉到身前人的不悦,手就跟触电般的收了回来,却是被紫寒这一吓,眼里的泪光已经落下,流到尖细的下巴上低落地板,面上数道泪痕。

    “袭月...袭月冒犯了小姐,对..对..对不起。”那哭的虽是无声,却要开口说话,这一开口就是泣不成声啊,一句话断断续续的,夹杂着哭腔...

    默默的,紫寒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眼神扫着袭月,问,“你是男是女?”

    “袭..袭月...是男子。”

    “你确定?”紫寒嘴角微撇,这人就连娘娘腔都算不上了...

    娘娘腔起码还有点男人的特征,这人却是一点男人特征都没有,反而看着会让女人不爽,这柔弱样,活脱脱像个绿茶婊。

    “确定....”袭月被紫寒的问话问的有些一愣一愣的,眼下拿出手绢擦着泪痕...

    似是对眼前这人特别好奇,紫寒又问,“那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这话一问出口,袭月擦拭泪痕的手一顿,接着耳根有些红,声音有些弱,“袭月...袭月不知,但小时候,曾喜欢过一个大哥哥...”

    那便是男人了。

    紫寒听到这话才觉得此人正常一些,便是语气些许缓和,眼神看着袭月,“是不是不想留在这?”

    她方才看这人神情便是知道。

    袭月闻言便是点点头,抬眸看向紫寒,眼里的泪花还未散去,水汪汪的,“若是能从这出去,袭月...袭月会报答小姐的。”

    “以身相许?”莫名的,紫寒想到了这个词,却是脱口而出。

    话已经说出去,收不回来了。

    不过她绷着脸,愣是当做方才什么也没说一般,神情正紧,看起来还有些冷淡。

    眼前安静了良久,袭月才开口,“袭月愿意...”

    话说完,紫寒竟看到这人面上一抹桃红,耳根更加红了。

    卧槽....

    果断的,紫寒回答,“不必,不需要。”

    说着也不管那袭月如何神情,身形一闪,到了那中年男子身旁,弄醒他后,扔了个戒指给这人,语气很凉,眼神根本就没看他,道:“赎他。”

    单单两个字,让那中年男子变了脸色,侧头看过袭月,还未死?

    不过眼下看着手中储物戒,神识探入...

    顿时,脸色大变,大变的同时又一喜,“好好好,我这就去找契约书。”

    说着那肥胖身形从地上爬起,不一会就拿来了一张纸,递给袭月,嘴里说着什么。

    “袭月啊,你这是享福了,以后可别忘了一手把你拉扯大的我啊...”

    说着还准备伸手抱一抱那袭月的,却是陡然被一柄冒着寒光的剑拦住了。

    额....中年男子收回手,神色渗渗,朝紫寒躬了躬身,出去了。

    他又不傻,醒来一看情况便清楚了,那袭击他的人应该就是那女人了,能够无声无息将他击倒的人也只有皇级以上了。

    这样的人他可惹不起。

    况且那人又给了那么多钱,他巴不得此人快些将那袭月领走呢...

    免得一会又犯病,到时他一分钱都捞不到。

    不过竟然会有女人看上袭月....

    这是有特殊爱好?

    这算是特殊爱好么?不过怎么说袭月也是个男的....

    不算吧。

    男女,很正常的性别关系。

    只是长得有些不正常罢了。

    -------------------------------------------------------------------------------------------------------------------------------

    一房间内,紫寒坐在椅子上,眼神看望站在一旁死活不肯坐下的袭月,问:“有无亲人?”

    “没了,都染病死了。”

    “什么病?”

    “性.病....”

    紫寒:“..........”

    啪,一个储物戒被紫寒扔到桌上,“把这个拿着,修炼也好归隐也罢,好好过日子。”

    袭月见状,眼神顿时一暗,扑腾一声,跪在紫寒跟前,“袭月要跟着小姐,报答小姐的恩情....”

    “无需。”

    紫寒也不伸手去拉他,虽然这人长得跟女人一样,但毕竟还是个男人,要她像对女人一样对他,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这话说完没多久,紫寒便感觉袭月有些不对劲,看去,只见那厮脸色苍白痛苦,一手捂着心脏...

    紫寒对此简直想一巴掌把这人扇飞!

    她说什么了么?这人情绪要不要波动这么大.....

    “吃药!”凉凉的,紫寒手一甩,甩了粒丹药进那袭月口里,隔着空十分完美的进去了...

    袭月许是被吓到,神情一愣,再观那微张的唇瓣上,还有一排小牙印。

    吃过丹药后半响,袭月脸色才恢复正常,此刻依旧跪在地上一言不,丝掩面朦胧细雨的落着.....

    “你不能跟着我,我不在这住。”冷冷的,紫寒开口。

    “小姐去哪,袭月愿意跟随.....”

    “可我的地方,你去不了。”

    “实力太差。”十分冷漠的,紫寒眼角撇过地上跪着的袭月,语气里带着一抹不耐。

    这是她刻意的,让这人知难而退也好。

    袭月不讲话了,继续咬着唇,此刻似乎用了更大的力道,被咬的淡粉色唇瓣已经呈现腐白色,两手紧紧抓着衣摆,神情一抹坚定,“袭月会努力的。”

    “努力?”紫寒眉头一挑,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便是嘴角一抹嘲讽,指尖抚着桌沿缓缓走过,已然到了门边。

    她回眸,盯着跪在地上的袭月,语调更加凉薄冷情,“我先不管你天赋如何,光是你心口处的灰蒙物体便可让你修炼的比常人艰难数倍,眼下你这才士级的实力估计也是耗费了很多年才得来的。你知道我身边的人实力是多少么?”

    袭月也不讲话,默默听着紫寒嘴里说出的话语。

    “具是越帝级的存在....”

    “你觉得,你留在我身边,有什么资格?”

    说罢,紫寒也不理会袭月了,掌心一甩,又扔了个储物戒给他,门一关,走了。

    空气中只留下一句浅凉的话,“半年后我会回来,对你最低的要求是王级,达不到,我便会离去,你不会再见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