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正文 第752章 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当紫寒带着江袭月回到幽寂谷时,不偏不倚,正巧遇见了从房内出来的苏锦瑟。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苏锦瑟脚步猛然一顿,神情骇变,不知经过了多少轮转,最终,他深吸口气,看向紫寒,道:“你回来了。”

    “恩。”紫寒点头,眼眸闪过幽光。

    “那师傅...是否也回来了?”苏锦瑟的问话有些小心翼翼,神情闪过一抹激动之色,不过很快便被他掩盖下去,变得面色淡淡。

    “那你得去问师傅,我怎的知道她有没有回来。”紫寒语气有些闲散的回着,倒是十分不经意。

    凭什么告诉你?

    要知道有没有回来,自己去问!

    苏锦瑟被紫寒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待反应过来时紫寒人影已经不见了。

    表情古怪,他要能问,那这个问题不是跟傻逼似得?

    去当事人面前问她有没有回来?

    这.....

    末了,苏锦瑟眼神扫过洛流烟房门。

    顿时,眼瞳剧缩,里头...有光!

    回来了!

    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他敲响洛流烟房门,“师傅...是我,小锦。”

    房门开了,看到的是一丝未曾变过的洛流烟,那一瞬间,他绷紧的弦似乎一下子断了,他多想....抱一抱眼前这个人。

    以来缓解他这几年来不眠不休思念之苦.....

    可惜...他不能。

    若是做了,估计师徒身份,也就断了。

    “何事?”洛流烟依旧如此,只不过眼下并未有让苏锦瑟进房之意。

    语气略清冷的开口问着,眼眸淡淡。

    苏锦瑟一愣,眼眸轻垂,道:“师傅这些年去了哪里,徒儿十分思念师傅。”

    这话说出口,空气突然安静。

    洛流烟也不说话,静静看着苏锦瑟。

    顿了顿,苏锦瑟又连忙接了自己的话,道:“徒儿这些年积累的不少修炼之问,尚未得到解答....”

    “待明日,为师替你解答,今日且先回去歇息。”

    洛流烟语音刚落,便是关了房门,一句话都未和苏锦瑟多说。

    门关上的刹那,苏锦瑟神情落寞异常,隐隐有些黯然。

    洛流烟对他....当真不似以往了....

    冷淡太多太多....

    以前...她会让自己进房间喝茶慢慢谈,现在却是....好像一句话都不想和自己多说。

    为何......

    房间内,洛流烟显然注意不到苏锦瑟的异样,她只褪了衣衫,走进屏风后,水声传来....

    她方才就是要洗澡,哪知却是碰上有人敲门,若是紫寒,她是定然不开的,想也知道那厮不会有重要的事。

    但却是苏锦瑟敲的门,几年了,指不定会有什么事来告诉她,便是去开了门。

    却没想到他问的事情....倒是比紫寒的还要无聊了。

    修炼上有不懂的问题本就很正常,需要自己去钻研领悟才能有更大提升空间,而苏锦瑟却总是等自己去替他解答....在这点上,倒是不如紫寒。

    这一点,紫寒貌似从未来找过她。

    修炼上的许多问题,都是她自己解决。

    往往来找自己的事情,从来都是无关紧要,拉着她东扯西扯,有时候一个晚上,她甚至找不到紫寒来找她的话题重点。

    只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若哪天那厮真的一本正紧的跟自己讲事情,那她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

    紫寒房内,只见她一手抚着额,神情有些无奈,叹口气,看向站在一旁的江袭月。

    “你如何打算?”

    江袭月闻言只是低垂着眼睑,神情有些黯然。

    这一路他跟着紫寒,着实感觉到了这里的强大,和东玄相比起来,真的相差万万倍都不止...也难怪她先前会如此说....

    他当真是没有资格留在无极轩的.....

    而他如此实力....留在她身边也只会是麻烦和拖累.....

    紫寒见江袭月不讲话,微不可查的叹口气,以他的体质天赋,能够在半年内达到王级已经是不可思议,如今却也到了皇级,她虽不知这人是如何克服自身体质障碍,但这其中....必定是经历了许多凶险,否则哪里来的如此修为。

    其中努力还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

    只终究,到了中玄,他的天赋体质...就跟那凡界人群,也相差不离了。

    她方才探过此人体质,心脏口依旧是有一团阴郁的灰蒙气体笼盖,只不过眼下似乎比五年前的情况更加严重些,那灰蒙气体的颜色加深了,也浓郁许多....

    虽说她未曾看到这气体对江袭月体质有什么伤害,但总归是个定时炸弹,想要好好修炼,就必须解决他心口处的气体是为何物。

    只是她...真的弄不清楚。

    还是待洛流烟看看......

    今夜太晚,明日再说。

    -----------------------------------------------------------------------------------------------------------------------------

    第二日,紫寒偏殿房间内,洛流烟面色淡淡,缓缓收回手,眼中敛去一抹幽光,沉沉看了江袭月一眼,沉默些许。

    半响,才语气有些幽凉的说道:“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莫要再来寻她。”

    说罢洛流烟眼神扫了紫寒一眼,唇瓣轻启,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未言。

    只身形一闪,连同着江袭月一起消失原地。

    徒留紫寒一人坐在桌前,神情古怪....那啥...江袭月又被带回东玄了?

    听洛流烟的语气,总觉得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