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正文 第1030章 剑心
    “喜欢?”雪千尘语气倒是有几分清凉,说不出的感觉。

    “你虽见我成日摆弄它...但也不一定是喜欢,说不定我是被逼无奈呢?”讲着,雪千尘拂袖间,指尖一转....

    “啪~”的一声,一个雪球凭空形成,速度很快。

    径直砸在了紫寒身上...

    力道虽不重,却...很莫名其妙。

    紫寒:“........”

    她深吸口气,有些无奈的拍下身上砸落的雪碎,“听雪云华说后日要去征战,我要随他去么?”

    “当然要去,你的锻炼还不够,跟着他让你受多些折磨,等晋升虚仙,回来就方便引剑心了。”雪千尘淡淡说着,她会说紫寒的一举一动现在都被她监视了么?

    一是为了安全着想,二是...她很无聊,没事做。

    “引了那有什么好处?”紫寒对于剑心一无所知,来到雪家后已经恶补了很多剑道上的高端知识。

    从前自己摸索,只能知晓剑道上的大概,一些细节上和高端的东西根本没办法接触到。

    虽是恶补了很多,但到现在还是有些没听说过....

    雪千尘闻言只是抬眸扫了紫寒一眼,手下轻抬间,一柄银白长剑突兀闪现....

    哪怕是在风雪之中,那长剑也显得异常耀眼,丝毫未被空中的白色占去锋芒。

    闪现的游走间,活灵活现的自如弯转十分轻松,紫寒甚至都没看到雪千尘有什么动静....

    这对剑的掌控能力...可怕至极!

    而银色长剑舞动间,锋利的剑刃似是划开了空中落下的飞雪,速度到了极致的快....

    隐约间,风雪更甚。

    银剑夹杂在其中锋芒尽显,一剑剑划去,将本是井井有条下着的飞雪搅乱....

    混乱间....

    长剑突然回到雪千尘跟前,静静悬立空中,显得很是乖巧的模样。

    紫寒不解,什么意思?

    “你看。”雪千尘则是淡淡开口,眼神看向风雪之中...

    紫寒闻言便是看去,表情突兀就变了,变得异常古怪....无奈。

    瞳孔都有些放大,随即苦笑。

    “娘...你又来了...”又来恶趣味了!

    总是喜欢....撩她。

    那风雪之中是什么?

    被长剑划了一圈又一圈的爱心,虽是切面很平整也很漂亮,但....

    就这么.赤.裸.裸.的挂在空中,还是这样的图案....

    很像是大学里男生告白的场景....

    这么真的好吗!

    “我来什么?”雪千尘倒是闪了闪眸,看向风雪之中的爱心....

    疑惑。

    接连着语气都有些古怪了,“我就是告诉你,剑心,就是心而已,没有其他。”

    这孩子一天到晚脑袋装的是什么?

    “剑心,顾名思义就是剑修者的心,有了一颗坚定不移而强大的剑心,才能在剑修一途上走的远。”

    “像是外界未寻得剑心的散剑修,他们的剑道造诣始终只能局限在招式上,而不能随心而为,自然不如有剑心的剑修来的厉害。”

    听着雪千尘这话,紫寒才点点头,还以为她娘又闲着没事来撩弄她了...

    “如今你总输给旁人的原因也在此,归其缘由,是你的剑道造诣还不够,没有剑心,对剑的操控能力也不强。”

    “还有....在你身上,有一个最大漏洞也是最大优点。”

    “星辰剑。”

    “它是你星辰能力所化,这把没了还可有下一把,这是旁的剑修所没有的优势,但也恰恰是这一点,让你不能与同阶层的剑修相比。”

    “一把随时随地都能抛弃的剑,与你没有任何情感相连,你不懂剑,剑也不懂你....”

    “所以,在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还算不得剑修。”

    “充其量算是个玩剑的小孩。”

    雪千尘这话说完,眼眸些许的碎光,唇瓣一抹轻微弧度看向紫寒,“被我这么一说,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弱?”

    “....是。”紫寒也无法反驳雪千尘的话,毕竟...说的当真在理。

    “所以....你要尽快寻得一把自己的佩剑了,总不能一直用星辰化剑,这样真的不好....”

    “你是否曾经也进过剑冢?”突兀,雪千尘又道。

    她感觉到紫寒身上的血脉浓度很高,已经超出了雪家现有的子嗣....

    而如此高浓度的血脉,该是已经见过老祖,被老祖的意识引导过。

    她曾经就是。

    紫寒也不知她那时进的是不是剑冢,只简单形容了一番。

    “那个地方有很多很多剑,它们全部围绕着中间的一柄巨剑,听老祖说好像叫弑神之剑,当时我一直盯着它看还被老祖嘲笑了一番。”

    雪千尘闻言,垂眸,“那个就是剑冢,是引剑心也是找佩剑的地方。”

    “等你成就虚仙后,你将本体进去寻得剑心,至于里头的剑...有看上的就带出来,日后遇见更好的我替你甩了它就是。”

    这话说的...潇洒至极。

    要知道剑修的佩剑就如同本命法宝一般,若是认了主...是万万不能割舍的。

    否则将会元气大伤啊...就连实力也会接连跌落几个层次。

    而雪千尘如此轻易的说出这话....

    不得不让紫寒再次深吸口气,问:“娘...”

    “恩?”

    “你的修为...究竟在什么等级?”

    紫寒这话一问...雪千尘又是笑了,眸光暗闪间,她转头盯着紫寒,“总之....比你师傅厉害。”

    紫寒:“........”她能说她也不知道洛流烟的等级么!!!

    这简直....坑爹了!

    这两个神一样的强大女人...她连人家具体实力都不知道...

    洛流烟虽说是生活在中玄,那里的实力水平和皇朝的不能比,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若是她师傅和老妈两人对上...

    估摸着也差不多。

    只是一种感觉,没有依据。

    “对了。”突兀,雪千尘似是想到什么,开口道:“一直听你说幽寂峰主如何如何厉害,但具体样貌你未曾形容过,说来我听听。”

    许是对紫寒口中形容那般优秀的幽寂峰主很感兴趣,心底对紫寒每回讲那女人...

    她有些不爽。

    竟在她的面前夸别的人....

    难道不知道她很霸道的么。

    不能忍受!

    紫寒也被雪千尘这话问的愣了几秒,随后脑中闪现洛流烟身形,依旧是美得脱俗,如秋季的清华寂寥,但让她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