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曲终人未散。
    唱音的语调也变了,不在如刚才的轻柔,此刻稍稍有了些着力,听起来是有些清冽的歌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带给人的意境也变了,从蓝天白云的情景变为宽阔大山优美湖水的意境,琴声也如在大山里传来的一般,阵阵回声余音袅袅,花草鸟儿都如痴如醉,此刻安静的聆听着。

    离也抬头看了一眼冉雪笑,在看看紫寒,一愣,听得这么入神?

    她的眼神似乎有些朦胧缥缈,许是在盯着冉雪笑,又许是在想事情,反正是很安静。

    就在这时,琴声进入了一个**,清冽的嗓音变得有些嘹亮起来,声调都上扬了,琴声拨动的更加的欢快,带人走进繁华的都市,饶有兴致的观望着。

    **结束后,曲子也就快要走向结尾,琴音慢慢的缓和下来,声线开始哀沉下来,语气也有些哀伤,琴音莫名的给人一种有些凄凉的感觉。

    琴音越来越小,当最后一句结束后,女子缓缓的收起琵琶,平放在一旁,姿态端庄的坐着。

    紫寒也会过神来了,鼓掌道“真是好曲好声,这曲子就如人生,有起有伏,有喜有乐,只是不知这曲子最后为何是以悲伤结尾?”她有些疑惑,这曲子的开头到**,可都是有些舒然喜意的情感,不知为什么到了最后却是那样的哀伤凄凉。

    冉雪笑看着眼前这个斯文优雅的男子,眼眸稍稍动了动,垂眸,轻抚琵琶道“曲子都完了,如何不哀伤?”

    “这曲子可有名字?”

    “名为曲终人散。”

    好哀伤的曲名,一曲过后,人也就散了,表名的又何尝不是这歌姬的人生,一曲罢了,宾客也就散了。

    紫寒皱眉:“这曲子名字不好。”

    冉雪笑抬头,有些疑惑的问“为何?”

    “姑娘可有听过曲终人未散?”

    “未曾。”

    紫寒笑,“我也未曾,但是总归有的。”笑容有些优雅,看向冉雪笑的眼神是那样的纯净。

    “你或许应该去听听。”她接着讲道。

    “可惜那首曲子不属于我。”冉雪笑看向紫寒。

    “迟早有一天会属于的。”紫寒拿了个酒杯,对着冉雪笑举杯,“我预祝那未来的一天,它属于你。”一饮而尽。

    离在一旁静静听着两人的对话,皱眉,看向那冉雪笑,果然,看到她看紫寒的眼神有些许不同,不在如刚才进来那般的列行公事般的状态,此时却是有些许的兴致。

    冉雪笑看着像她举杯的紫寒,起身,走到紫寒面前,弯腰,青丝垂散下来,纤手拿起一个干净的酒杯,自己倒了一杯酒,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的一口喝下,嘴角含笑的看向紫寒。

    “但愿如此。”

    紫寒刚要答话,那妈妈突然的敲门,“公子可觉得我们雪笑的小曲唱的怎么样?”

    “很好,我喜欢。”开门,那妈妈进来。

    听到这话,那妈妈的脸上是一个得意的道“那是,我们雪笑可是春香楼的招牌呢,今日看二位公子如此不凡可才让她进来给你们唱上一曲的呢~你看这个”右手微微的搓动几下。

    紫寒立刻会意,随手甩出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着五千灵石。

    那妈妈接过探查一番,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深了,此刻就像是看到祖宗一般的讨好紫寒,看看两人,眼神有些不怀好意的道“公子要真是喜欢,下个月的初一,可就是我们雪笑的**之日,到时公子你可要来捧场哦。”

    **?不会是紫寒有些惊诧的看向冉雪笑,冉雪笑面色有些不佳,跟妈妈说了声身体不舒服便离去了。

    紫寒其实有些惊讶的,不是说她看不起青楼的女子,而是在这鱼龙混杂之地竟然会有保持净身的女子,那当真是罕见。

    她也不忌讳什么,直接的问了那妈妈“怎么她还是第一次?”

    妈妈笑的那个得意啊,“当然了,她是我们的头牌,可不能轻易的接客,我这当妈妈的可要替她找个好郎君不是~”

    此时回到房间的冉雪笑心情显然的有些不好,下个月的初一,现在已经二十八号了,也就是说,还有三天,她就要被那些肮脏不堪的男子给

    想到此,心里一股极大的不甘及无奈涌现在心里,在不甘,又如何

    突兀的,她想起了刚才底下的公子,那个笑容,或许是她在这里看过的最没杂质的笑容了,他的眼神看向自己全然没有污秽,有的只是淡淡的认同感,应该,是认同自己的曲子吧

    心里有了些悸动,又苦笑着摇摇头,这种念头她不该有,她只是个青楼歌女,那种情感她注定得不到。

    ——————————————

    待那妈妈走后,包厢里此时显得有些安静,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是以都安安静静的自己喝着酒,很快,桌上的就坛都空了,紫寒起身。

    “酒也喝了,我们该走了。”

    离放下酒杯,垂眸,看着光滑的酒杯上倒映着自己的面容,此刻本就有些冰冷的面容再次冷了几分,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喝完这杯酒以后我们就各奔东西?”

    瞟了一眼低气压的离,有些凉薄的讲道“我们本来就没交集,谈何各奔东西。”语调很平淡。

    离冷笑“还真是无情啊,但是刚才你对那个姑娘可不是这样的。”

    低头直视着离,良久,紫寒开口“你莫不是基佬?听你的口气好像在吃醋。”

    “”

    离被紫寒的话噎到了,好半响才回到“若是基佬又如何?”

    这下轮到紫寒冷笑了“如何?你若是基佬我现在就立马的离你远远的,现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基佬?”

    离“”你这是要我回答是还是不是呢

    好像回答哪一个都不行

    他沉默了,起身“走吧,天色很晚了。”

    看着这背脊挺直的背影,紫寒眼眸暗了暗,这人不会真是基佬吧

    出门付了帐,那妈妈像是对待祖宗一般热情的不像话,把两人送到门口,走的时候还不忘讲“公子可别忘了下个月的初一哦,晚上九点哦。”说着手上的手绢还在挥舞送别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