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紫寒 > 正文 第475章 看对眼了?公孙良生
    来到中玄后虽然从未在受过魔修的追击,但她心里还是十分忧虑的,因为她感觉那帮追杀她的魔修,就在中玄!

    别问为什么,女人的直觉!

    此刻眼前的魔兽数量挺多的,紫寒也不敢掉以轻心,身形在黑夜中不断闪现,犹如幽灵般鬼魅,剑光乍闪间便是一剑封喉

    一夜的时间,很快便在打杀中度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天空第一抹阳光洒射进林中时,紫寒正斜靠在石头上喝着酒,神情有些闲散随意,阳光洒在脸上懒洋洋的,眼眸透着些恍惚。

    一夜的打杀,就算是她也有些疲累,也只有喝点小酒才能醒醒神。

    她可想不到白天那般安逸的虚拟世界到了晚上会那般恐怖,前半夜还要,到了后半夜,那些妖兽和魔兽也不知道都从哪里冒出来的,全部是一群一群的,并且实力十分强悍,根本不像白天那些妖兽看到强者的就躲起来,它们根本就不怕,就像是打了激素一般,疯狂如斯

    在那种强度下的厮杀已然有不少弟子死去,但好像并不是真正死去,而是淘汰了,至于他们有没有被传送出去,紫寒也弄不清楚。

    那些在大群妖兽、魔兽围攻死去的弟子此刻依旧没有传送出去,他们此刻是真正“死”去了,整个人都是无意识的,只有三日时间到了,他们才会和其他弟子们一齐传送出去。

    其实此刻在虚拟世界还活着的弟子们情况和紫寒差不多,大多数弟子的形象此刻都很狼狈,不少弟子的衣衫都被妖兽撕扯烂了,此刻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真传弟子服,毕竟宗内发的服饰也只有两套换洗的罢了。

    像这样各穿各的衣物,有些人到真显出了自己本身的气质,毕竟真传弟子服的颜色实在有些鲜艳,天蓝色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这个颜色的

    比如此刻李玫瑰则穿着一身艳红长裙,高开叉的裙曳底下大白腿若隐若现,深v的领口深不见底,锁骨异常性感,此刻她正粘着眼前如清风百合般纯洁的狄大师姐

    “师姐,你看人家这里都受伤了,好痛哦,你帮人家揉一揉嘛”说罢李玫瑰便扯着狄大师姐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摸去

    “你个臭不要脸的又在缠着我大师姐,快把你的手拿开!”站在老远便瞅见这一幕的封菊花蹭的一下窜到两人跟前,一下子便拍开李玫瑰拉着狄大师姐的手,表情十分气愤。

    这个贱人果真在缠着大师姐,幸好被她看到了,不然大师姐的手可要被她的人间胸器给污染了!

    “你才臭不要脸!谁说大师姐是你的,大师姐是我的才对,你来凑什么热闹!”李玫瑰朝封菊花吐了吐舌头,语气十分泼辣的样子。

    “我呸!”

    “哼!大师姐你看,她骂我。”李玫瑰转眼便朝狄大师姐撒娇道,两手顺势就想抱着大师姐的手臂,可惜,又被封菊花眼疾手快的拦下来了。

    李玫瑰这下可恼火了,手下一个火系术法便朝封菊花扔去,两人在朝霞峰的排名是二、三名,在实力上大底封菊花强上一些,只是李玫瑰也不是个示弱的主,两人常常一言不合就开打,这事情十分正常。

    对于李玫瑰的攻击封菊花自是躲过,只是她眉头一皱,不甘示弱的回扔了个术法,两人就这样你一招我一招的开打起来,底下站着的狄大师姐默默无语,那啥看情况,她是不是可以走了?

    默默的,狄大师姐闪人了她这两个师妹打起来可是谁也劝不住的

    她丝毫没有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就这么溜了

    另一边,两大山峰的老大竟出奇的遇上了,柴骏此刻手握长剑一脸严肃的盯着对面的仇浩涯,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静静站着,许是由于周围太过安静,导致有些像是决战爆发的样子

    仇浩涯是玄远峰的第一,柴骏是凌霄峰的第一,两大山峰虽说没有爆发出直接矛盾,但弟子与弟子之间自是有相互对比的,耳语目染间听到过不少对方的传闻,久而久之自然把对方当做仇敌般不喜。

    每个人都有私心,谁也不希望别人超过自己,这是人之本性。

    若是有人的声誉、实力、地位和自己差不多,那么相互比较、相互仇视就是有必要的了。

    对于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有些人会洒脱的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对手,一个让自己进步的对手,而有的人,则是心里阴暗的想方设法讨厌、厌恶别人,视为自己此生仇敌

    只不过是一个心态的变化,却是可以看出一个人洒脱、释然的本性。

    此地实在不是一个打斗的好地方,毕竟还在考核,两人也都明白,是以他们没有动手,但也并未开口,直到公孙良生,逍遥峰的第一名路过,此尴尬的场面才化解。

    因为两人谁也不先开口,就那么对视,毕竟是两个大男人,对视久了,多少有些奇怪

    公孙良生也不过是路过,见两人对视的时间着实有些久,走上前挑着眉问道“怎么?你们看对眼了?”说罢他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末了摸摸下巴,神情十分正紧的来了句“恩,这样看也确实挺配的。”

    话一说完,这厮便如风一般潇洒离去了。

    留下两个大男人风中凌乱再也不敢直视对方,全程连一句话都未说就离去了

    公孙良生,逍遥峰的人,性格自是十分洒脱随性,但他不喜酒、不喜肉,唯独只喜欢茶,这在逍遥峰倒是还挺罕见的,毕竟逍遥峰很多游人浪子般性格的弟子,他们好酒,好到骨子里的不在少数,在里面你可以经常看到三两成群的弟子们围在一起喝酒聊天,气氛十分轻松,相比其他山峰的管理和严肃,他们算是很自由的了。

    因为他们的峰主性格也是那般有时峰主还会过去跟那些弟子们喝上几杯,师徒间的相处模式到有些像是朋友,十分自在不拘束。

    不过这种情形有好有坏,坏的情况自然就是逍遥峰的弟子疏于修炼,修炼的程度和勤奋不如其他几峰,但在心性上,他们的水平要超越同阶许多。

    是以实力综合起来,其实跟凌霄峰差不多,他们的性子又比较自由,和凌霄峰那种张扬跋扈的弟子当然合不来,是以傲羽潇和羽凌风两人见面才会掐架。

    别看公孙良生这般性子,但他的实力是极强的,他不会外露表现出来,给你的感觉永远都是那般无所谓、随意的态度,是以会让你觉得他十分懒散和自由,不由自主的都会觉得此人不足为惧,但偏偏就是如此,仇浩涯和柴骏两人才不敢忽视他,他们对对方并无底细了解,手上唯一的信息便是说此人是逍遥峰第一,平日他们根本没有交流,刚才,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之所以知道此人是公孙良生,依据则是他腰间时刻挂着的茶包,那茶包可以说是他的标志。

    但没有人他把茶包挂在腰间做什么,只觉得很奇怪,久而久之人们看到那个茶包就知道是公孙良生了。

    而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他竟然可以跟他们开那种貌似很熟络的玩笑,两人也是有些无奈,是自来熟么?

    反正两人和苦逼,就对视一会就被人说是看上眼了,他们也是醉了

    至于公孙良生那厮,此刻竟跑到紫寒那边去了,一见到紫寒坐在那,眼眸有一抹诧异,朝她走过去,声音有些清朗洒脱,道“美女,介意我坐着不?”

    这话虽是问紫寒的,却是还不待紫寒开口他便坐上去了,脸上蔓着随性的笑,感觉像是没什么一样。

    公孙良生的话若是换一个人说的话,紫寒保准会把他当成地痞无赖,但不知为何,对于那声音,她却觉得此人就是那般性格,不拘小节般的个性,是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坐在石头上继续喝着她的酒,体内正在缓缓疗着伤。

    酒香扑鼻,传到公孙良生那,只见他晃悠着脑袋偏头看向紫寒,神情有些奇怪的说道“你看起来不像是喜欢喝酒的人。”

    这话说的有些奇怪,紫寒喝酒的手顿了顿,眼眸微垂,声线有些暗哑,问道“不像喝酒的人,那像什么”

    “什么也不像,老远看着,感觉你什么也不喜欢。”公孙良生一手撑着下巴,姿势有些懒散,眼眸就那么直勾勾盯着紫寒,也不怕引起什么误会

    许是此人性格的原因,紫寒只觉得他的视线过于直接,但她从中感觉不到什么其他情愫,有的也不过是好奇而已,是以也没有不悦,反而饶有兴致的问道“那现在离近了,觉得我喜欢什么?”

    公孙良生摇摇头,语气有些清浅,“还是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