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ateReverse > 章节目录 第50章 歌者永恒Ⅵ
    archer的话让三川未来感觉到背脊一凉。是啊,这对于眼前这位男人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杀人与被杀在那个时代本就是平常无奇的事情。

    三川未来那看见尤瑟菲拉可怜摸样时一股脑涌上来的血气瞬间被浇灭,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英灵间的战斗他已经见识过有多可怕了,那绝不是自己能够参与的。

    ——一定会死!

    这是三川未来此时唯一的念头,本能的求生让他向后退去,archer面无表情的跟进,轻盈的脚步声宛如告死的钟声。

    “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情。”archer说,“你我虽然没有仇恨,但这一切都是命运驱使,我所能做的只是减少你的痛苦。”

    与俊美外貌两级相差,archer有着可怕的怪力与敏捷身手,他一瞬间就到了三川未来面前,单手就掐住三川未来的脖子,将他举起。

    archer相信只要速度够快,在一瞬间拧断三川未来的脖子,便不会有多少痛苦。

    死亡临近时三川未来才发现死亡有多么恐怖,他极力蹬踏着双腿,试图去踢archer好让他松手,但他的干扰仿佛挠痒,archer任由三川未来乱蹬纹丝未动。

    就在他打算结束三川未来的生命时,一股异样的气氛悄然而至,就好像身后有极恶凶鬼蛰伏,锐利的目光简直像是利刃一样要刺穿他的身体。

    archer放开三川未来,以最快的速度向一旁躲避。

    在他身后,三川未来看见了他一生都将难以忘却的一幕。

    本该死去的ncer重新站了起来,他的眼睛因鲜血的浸染而变得暗红,他伸出手握住刺入自己胸口的那支箭,没有丝毫犹豫便拔了出来,鲜血随着跳动的心脏涌了出来。

    ncer面无表情,三川未来却能感受到他的狂怒,那种暴怒似乎并不是因为archer,而是另有他因。

    “archer!”ncer抬起头怒吼:“跪下!”

    不知何时那柄象征着力量的圣枪再次被ncer握在手中,他重击地面,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向四周震开,三川未来被瞬间掀飞到了远处的杂物堆里,而archer依旧站在原地,但他的表情缺十分严肃。

    ncer再次震击地面,怒吼:“跪下!”

    这一次archer终于抵抗不住神威而单膝下跪,就像是有千万斤的力量在拉扯的他,要让他臣服于眼前的男人。那是属于神的权能,以凡人弱小的意志根本无法抗衡,即便现在的他是英灵之身也不行,稍有违背就感觉身体仿佛要被碾碎。

    但这不是archer的本意,本身他所想实现的愿望便是违逆神意的,因此对于这种强加的事情,他心中的怒火不可遏止的燃烧起来。

    “你以为神就可以随便左右别人吗!”

    archer抬起头怒视手持圣枪的ncer,他的双目充血,隐隐有凶锐的锋芒闪过。

    ncer并未予以回答,居高临下的俯视着archer。

    “这种瞧不起人的眼神,你以为在看谁?”

    archer咬牙切齿,用力之大甚至渗出了鲜血,在嘴里弥漫开的血腥气息让他更加的疯狂起来。

    “就算是凡人,我们的命运还是要由自己来决定!而不是你们——”

    蓝色的火焰从archer身上燃烧了起来,那是由魔力所化的烈焰,疯狂的吞噬着archer最后的理智,倒不是说他像berserker那样狂化,而是选择性的忘记了一切——诸如恐惧之类的情绪。

    只要是有理智的存在,其实力必然遭受限制,他们会本能的去思考不计后果的攻击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下场,而抛弃理智的人无所畏惧,他们所想的只有进攻——哪怕粉身碎骨。

    圣枪施加的威压力有万钧,如果臣服则平安无事,强行反抗必将被碾压得粉身碎骨,但此时的archer已经抑制住了理智,他对于愿望的渴求在内心深处还是强过一切的,哪怕是付出生命。

    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对archer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相反的他更加害怕自己永远的背负懊悔活下去。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得到圣杯,只要有那个万能的许愿机,他就能改变一切!

    魔力的燃烧让archer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即便他的身躯不断崩溃,鲜红的血液从他的七窍流出,将他英俊的容貌变得可怕,他仍是咬紧牙根,强行在圣枪面前站了起来。

    这是一种无异于自杀的行为。

    ncer将对方的行动看在眼里,archer的反抗让他出乎意料,正常人在圣枪面前除了臣服以外不会有另外的想法,即便有也会很快被抹去,但有一种人除外,这种人有着极强的执念与精神力,意志坚定得要比苦修者更加让人敬佩。

    显然,眼前的archer就是这样的人。他轻轻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

    “那种东西,虽然很诱人,但有意义么?”ncer轻声的问。

    虽然他也有想借助圣杯去改变过去的愿望,但实际上ncer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期望,而仅仅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他甚至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去使用圣杯。

    ncer始终相信,有些事情便理应顺应命运而动,不应改变。

    过去改变了,那么现在也将不是现在这个现在,即便如此,自己也不会后悔么?

    这是ncer一直所思考的事情,他仅仅只是想要去改变漫长历史中的一小段,又不想去触碰那些自己所想保留的历史,可这种离谱的愿望显然无法实现,那么想要借助圣杯去实现还有意义么。

    自己所犯下的错,难道重新依靠圣杯去改变,结果就能比当初自己所做的选择更好吗?

    面对着强行违逆神意而站起身来的archer,ncer感到颇为惋惜。

    眼前的男人实力相当强大,或许在某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是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但如今缺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受人驱使,那位只会使用阴谋诡计的小人成为了archer的aster,也因为他的错误决断,让archer即将葬送于此。

    ncer抬起手,将圣枪刺向了archer。

    罪人必将被利刃刺穿,在绞刑架上等待审判的到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