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不值得 > 《人间不值得》正文 第533章 远离圣人
    一支工程队进入了杨萌的家里忙活的热火朝天,忙着搭建舞台设置灯光音响之类的。而在屋子里,他们茁山子出来的一帮人正在那里那里围着桌子吃晚餐。

    “你确定这么做了?”胡二愣问道。

    杨萌点了点头:“我自己不怕麻烦,但是我怕麻烦找到家人头上。”

    胡二愣听后转头怒视凌峰:“疯子,你是警察啊!萌萌遭遇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能帮帮忙?”

    凌峰听后欲言又止。

    杨萌笑道:“行了,二愣子,你也别叽叽歪歪了,疯子他能有什么办法?就是委屈龙虾和汪龄珂了。这首席伴郎我是没法当了。不过你们放心,肯定给你备一份大礼。”

    齐昆和汪龄珂对视一眼,最后还是汪龄珂说话:“师傅。。。。。”

    “打住!”杨萌一脸惊恐:“你可是从来没这么叫过我!有事说事,你这么一叫我浑身发麻。”

    齐昆对杨萌竖起中指:“我媳妇说话你就好好听着!”

    “哦哦哦哦。”杨萌笑着对汪龄珂道:“咋了?有什么事?想要什么新婚礼物?”

    汪龄珂却道:“嗯,虽然一直不叫你师傅,而且有龙虾这层关系在这里也叫不出来,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你一直都在帮助我训练不是么?所以我叫你你就应着。”

    杨萌喃喃说道:“可是都是让龙腾在带着你练啊。”

    “难道你还要我媳妇叫你师公?”齐昆在一边急了。

    杨萌对着齐昆比出中指然后转头问汪龄珂道:“汪龄珂,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么?”

    汪龄珂道:“师傅,我们不办婚礼了。”

    “啥玩意?”杨萌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信不信我抽你们?这搞什么?兄弟里第一个领证的就是你们,都计划好了给你们好好办一场,你们却说不办婚礼了?这不是胡闹么?龙虾,你信不信我抽你一顿?这样胡闹你也不管管?”

    胡二愣道:“你这话说的,你让龙虾怎么管?管不好就是一顿家暴。”

    齐昆对着胡二愣比出中指:“萌萌,我们不是不办婚礼,而是延后。”

    “延后?”杨萌一愣:“什么意思?”

    汪龄珂解释道:“ufc选拔赛很快就开始了,就算如期举办婚礼我也要带着团队出国去跟龙腾和白泽汇合。这时间实在太紧了。所以我们合计了一下,等你回来再举办婚礼。”

    “胡闹什么啊!”杨萌气道:“你们日期早就订好了,怎么能说改就改?”

    “怎么不能?”齐昆却道:“我们两家都很能理解。已经说通了,至于亲戚朋友那边。。。。。。萌萌,不是我吹,如果是原来咱穷的时候,你发请帖他们都不一定能来,可是现在呢?你不叫他们他们都自己来,改期他们也来!”

    “瞧把你牛的吧!”杨萌比出中指。

    齐昆却道:“哥几个都跟着你沾了光了,你说我办婚礼你不参加?你说我那不是让人戳着脊梁骨骂么?你那话怎么说的?哦,‘这不是跟你商量,而是通知你’。我们的婚礼我们说了算!我们说什么时候办就是什么时候办!”

    杨萌听后还没说话,一边一直闷不做声的萧鹏突然说话了:“我说你们够了啊!你们就没听到萌萌说他要被抓起来了?”

    听到萧鹏的话后众人一愣,然后一起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萧鹏不解问道。

    胡二愣道:“你还不了解萌萌?这家伙能躺着不坐着能坐着不站着,他是那种让自己受罪的人么?他说他要进监狱你也信?他就是让人烦的难受准备出去躲躲去,天知道他要去哪里玩,玩够了就回来了!”

    “是么?”萧鹏将信将疑。

    齐昆却道:“二愣子,看破不说破,还说这些烦心破事干什么?行了行了,吃饭!我说萌萌,泽特做饭越来越好吃了啊!干脆你家办个食堂我们天天来混饭吃好不?”

    杨萌对他比出中指:“你想得美!就你这饭量能吃穷了我!你知道人家汪龄珂为什么和你领证了还要去征战ufc?就是为了赚你的饭钱!”

    齐昆笑道:“你这话我可不愿意听了,我原来以为博物馆这玩意就是赔钱的,现在看还真不少赚钱。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补贴外,还有不少人坐着飞机来看那些破石头,我都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

    杨萌道:“人的物质水平提高了自然就开始追求精神文明了。很正常的事情。那里人多对你来说是好事啊!”

    胡二愣也道:“早知道就该让他去搞烧烤,我去搞博物馆!当时也不知道是谁那叫一个不情愿!”

    齐昆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我瘦了多少了?二十斤啊!那段时间可把我累坏了!而且现在我也烦,天天穿着西装革履的跟一帮老头子打交道,说话前都要好好心思一下生怕说错话,哪有在烧烤店时舒服?”

    “那咱俩换换?”胡二愣笑道。

    “想得美!”齐昆直接否决。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胡二愣指着齐昆道:“瞧到了吧?这就叫做矫情!”

    齐昆道:“不过有时候和这些老头子打交道真的很烦。萌萌,你整天和一堆老头子一起你不难受啊?”

    杨萌摊开双手:“难受?难受什么?这年轻人就要多跟岁数大的人打交道,同时等你们岁数大了之后也要多和年轻人打交道。”

    众人都愣在原地:“你这是什么理论?”

    杨萌道:“年轻的时候正是建筑人生观价值观的时候,而和一个成熟的人一起获得的人生经验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萧鹏听后道:“这句话我认可,你别看我跟我老丈人水火不容的样子,事实上我真的感谢他。和他一起久了之后很多观点想法都发生了变化,少做了很多错事。”

    凌峰也道:“你们知道我们警局里新警察都会有师傅,跟着老警察去学习。这也是为了这一点儿。”

    齐昆也道:“我也佩服我大舅,纯爷们有担当!在那样的环境下把疯子养成今天这样想想也真不容易。”

    胡二愣道:“就算你说得对,那为什么说我们岁数大了也要多和年轻人打交道?”

    “你是不是傻啊?当然是为了让自己心态也年轻点儿!而且还可以满足自己那虚荣心。”杨萌道:“你想想啊,你到时候跟一堆年轻人讲你当年的成功经验获取年轻人的敬佩。。。。。。那还不够你牛的?为什么现在那些成功人士动辄就举办演讲举办报告,说是为了把自己的成功经验传授给别人,事实上都是扯淡,就是一种自我满足!是个人都有虚荣心,或多或少而已。”

    胡二愣伸出大拇指:“精辟!”

    齐昆却道:“你就是个屁精!瞧你这马屁拍的太生硬了!不过我建议哥几个喝一杯,希望我们老了都有什么名校邀请咱们去做报告的时候。”

    众人举杯碰杯。

    凌峰却问道:“我说杨萌,你整天和一帮老头子打交道,你最佩服的是谁啊?”

    “我?”杨萌刚放下酒杯,听了凌峰的话想了一下说道:“如果说我最佩服的话,肯定是潘安国。”

    “什么?”众人一起听后一起看向杨萌。

    齐昆道:“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你会说出这名儿。你不是和他翻脸了吗?”

    “翻脸不代表不敬佩他。”杨萌道:“他是我见过的最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什么意思?”众人不解。

    杨萌道:“认识他我才知道世界上真有‘圣人’这种人。他尽管做事有时候有待商榷,但是他还真不是为了自己。他脑子里只有医院和患者。医院和患者碰到这样的人算是幸运。”

    “什么意思?你给我们讲讲呗!”胡二愣问道。

    杨萌解释道:“你们见过一个医院院长上下班骑自行车的么?”

    “啊?”众人听后一愣。

    杨萌道:“现在医院都是自负盈亏,医院院长要配车谁也挑不出毛病。而潘安国呢?非说节约资源,所以压根就没配过车,天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原来我们笑话潘佩宇是‘全国收入最低骨科副主任’,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遗传,他爹是全国收入最低医院院长!每个月除了基本工资外多一分不拿。其余所有的钱全部投入医院建设基金里。用他的话说:他工资已经很高了,把其余的钱放到更需要钱的地方。”

    “还真有人这么傻?”齐昆瞪大眼睛道。

    杨萌点了点头:“只能说咱们层次不够吧。但是谁要和他做朋友算是倒霉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胡二愣问道。

    杨萌叹口气:“他是‘圣人’,也可以用自身的所作所为去影响别人,可是他不该强迫别人跟他一样做圣人。不怕你们笑话,你们知道我吃空饷一个月九千工资吧?结果在医院里忙活了一月医院给我开了八千四!还没有吃空饷赚得多!他是天天拿着各种需要帮助的病人资料到我这里寻求帮助。感情我累死累活的一个月还要倒贴钱?好吧,我是不在乎钱,可是这不是那么回事好么?所以:敬佩归敬佩,翻脸归翻脸!这样的人还是躲远点儿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