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不值得 > 《人间不值得》正文 第694章 重型登革热
    杨萌在干什么?他正抱着手臂看着泽特:“这是搞什么飞机,阿克怎么变成这德行的?”

    现在的阿克跟快死了一样,嘴里在流血,鼻子也在流血,四肢无力躺在那里说话都费事处于休克状态,而且还在那里打着点滴吸着氧,有严重的脱水症状。身上起了大片的红疹子------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后会头皮发麻的那种。

    “让蚊子咬的呗!”泽特道。

    杨萌一脸黑线:“我当然知道他是让蚊子咬的。我是说阿克不是强壮之神神格拥有者么?怎么让蚊子咬了一口就变成这样了?”

    泽特叹气道:“他只是拥有强壮之神克拉托斯的神格又没有克拉托斯的神体。如果他还有原来的神体还好,现在他的身体限制了他的能力,事实上我们这些人都是这样,我们现在的状态你就当我们是‘x战警’里面的‘变种人’就好-----有能力本质上还是人。事实上《x-战警》就是讲述我们这些人的故事。”

    “什么?”杨萌听后一惊。

    泽特耸肩:“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漫威之父’斯坦李其实和蕊蕊一样,是九大缪斯女神之一的克利俄,专门负责历史的记述。”

    “等下,你说斯坦李是缪斯女神?女神?”杨萌张大嘴巴。

    “是啊!斯坦李那么多的女人却只有一个女儿,你不觉得奇怪么?”泽特叹气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杨萌不解问道。

    泽特解释道:“原来我们作为保守派都是经常联系的,结果他被激进派的人盯上了,他身边的商业经理凯亚-摩根其实就是激进派拍去盯着他的。他才不是病死,而是被榨干了利润然后被抛弃。”

    杨萌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半晌后他问道:“你们原来关系好,那你在《x-战警》里是谁啊?”

    泽特道:“‘贤哲’。”

    杨萌笑道:“这是因为你七个博士学位?”

    泽特无奈道:“艺术么,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我可没有漫画里那么厉害。”

    “不过这定位确实很像你。”杨萌点头道。

    ‘贤哲’也是x-战警里的一位,但是并不像‘金刚狼’那些人被人熟知,只是在电视剧《x-战警:天赐》里出现,还成了一个计算机分析员。

    事实上‘贤哲’的能力是心灵控制和聪明的头脑,而且也是巴尔干人,加入x-战警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地狱火俱乐部’当卧底。

    泽特道:“事实上很多拥有神格的人都很完美的融入了现代社会。我原来不是也是这么做的么?”

    他们俩还在聊天,阿克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看到杨萌后艰难的说道:“老板。。。。。。”

    杨萌白了他一眼:“闭嘴吧,丢我的人!让蚊子咬一口竟然变成这德行,张清如呢?”

    阿克艰难的说道:“南疆那边情况挺紧张的他没法回来的,不过他让我替他向你问好,也是他安排的飞机把我送回来的。在那边医疗条件跟不上,我在那边难以医治。”

    杨萌撇嘴道:“你还是别说话了,你这满嘴喷血的样子真的忒吓人了!重型登革热,嘿,还真有你的!让蚊子咬了一口就变成这样了,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阿克苦笑道:“老板,你别取笑我了好么?我也不知道南方的蚊子这么可怕!”

    “闭嘴吧,从今天开始留在家里别往外跑了,这是第几天了?还能活着回来就不错啦!”杨萌掏出来‘仪狄的酒葫芦’倒了一小杯递给阿克:“灌下去,你如果是神体的话这玩意还真救不了你,但是你现在这状况喝了就好!”

    阿克现在的情况就是登革热的症状,而登革热的种类也有好多种,症状也不相同。而阿克现在得情况就是重型登革热。

    这种登革热发病情况和俗称‘打摆子’的疟疾有点儿相似,两者都是通过蚊虫传播,不过一个是病毒病,另外一个则是属于寄生虫病。一个是俗称‘海军衫’或者‘花脚蚊’的伊蚊传播,一个是中华按蚊来传播。

    就国内来说,登革热的危害性是大于疟疾的,这是因为汉国目前已经进入了疟疾消除的阶段,国内已经没有本土案例,而且还有有效的治疗方案和特效药。

    但是就国际来说,疟疾绝对是最可怕的病症之一,非洲那边尤其严重!全球范围内每年都有超过两亿人感染疟疾,死亡接近一百万人!

    感谢屠呦呦,感谢青蒿素,每年至少让疟疾患者死亡少了五十万人!这个诺贝尔医学奖实至名归!

    而登革热呢?压根就没有特效药,只能靠自身免疫力来治疗,这不同的人体质不同,感染登革热的种类也不同,症状也分早晚。同样的重型登革热,可能有人能抗一个星期,有人两天嗝屁了------阿克的情况明显属于后者,

    现在的他是登革出血热。也就是高热、出血以及血浆外渗为主要现象,病死率极高。像去那美洲、非洲、东南亚等登革热流行区的人以及我国南方一些区域,一定要做好防蚊措施带个驱蚊喷雾剂,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且这登革热还有一点儿很烦人:得了一次后几年之内会有抗体,但是再往后抗体可能会消失;另外登革热有好几种,得过登革热的话只能免疫你得过的一种,如果蚊子又把另外类型的登革热病毒传染给人那可能再次得登革热。

    比如阿克现在是重型登革热,这时候如果又有蚊子咬了他,而这个蚊子携带的是‘典型登革热’病毒,那他该病还要病。

    反正很麻烦的一种病。(友情提示,现在进入登革热高发期。做好防蚊措施。。。。。。)

    等到杨萌和泽特走出房间后,小欧迎了过来:“老板。。。。。。。”

    杨萌直接摆手:“没事了,明天早晨他就活蹦乱跳了!”

    小欧听了后长出一口气:“飞机上那些蠢货非要把阿克送医院,我说送医院哪有送回家好?我就说只要看到老板肯定有办法!”

    杨萌突然皱起眉头:“别拍马屁了,我问你你这脸怎么回事?”

    他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小欧脸颊上一道大疤。

    小欧摸了摸脸:“老板,边境那边没有平常老百姓想象中那么安稳。虽然考虑到国际关系不能把事情搞的太过,但是小型冲突不断。动枪动炮是不行的,抄块石头敲死几个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哪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情呢?”

    杨萌拍了拍小欧的肩膀:“行了,既然回来了就别出去了,今后咱们就老老实实在家里!轮到咱们上的时候我带你们一起,轮不到咱的时候咱就在家享清福!”

    听了杨萌的话小欧一愣,泽特笑道:“小欧,为什么这么多人留在这里?不就因为萌萌不把大家当工具么?听萌萌的话就行了,当时我叫你们来的时候是不是说过,我们在这里就是普通人,这不是大家期待的生活么?”

    小欧沉默一会儿后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突然外面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杨萌一愣:“谁来了?”

    结果他刚说完脸色一变骂道:“凌峰,你丫的还是警察么?你丫的不但偷字画还偷摩托车?”

    原来这摩托车的声音越跑越远,这不是‘谁来了’而是‘谁走了’------凌峰是跟着泽特他们一起来的,这是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开溜了。

    出门口后他看到龙西厢急忙问道:“疯子跑了?骑着哪辆车?”

    “大凯旋。”龙西厢道:“还背着一个包,看来这次在你这里收获不少啊。”

    杨萌气道:“偷我字画也就罢了,这丫的还偷我摩托车?信不信我整死你丫的!西厢,你怎么不拦着他呢?”

    结果龙西厢撇嘴道:“我又不是你的管家。”

    杨萌一愣,看了看一边的泽特的小欧,他干咳两声道:“小欧,你那么远回来,和大家肯定有很多话说,这样,你和泽特先去找贺姐,让她给你整点儿好吃的。泽特,你陪着他一起。”

    小欧听后却道:“老板,我不饿啊。”

    泽特一欧道:“你傻啊?难道你看不出来老板和老板娘有话说?”

    “老板娘?”小欧看了看泽特:“你不是老板娘么?”

    杨萌一脸黑线,你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泽特听后直接拉着小欧就往后走:“就冲你这句话,一会儿你老板就要跪榴莲了!”

    “啊?”小欧看了看杨萌再看了看龙西厢,最后恍然大悟。赶紧开溜。

    老板都要跪榴莲了迁怒于自己怎么办?

    看着小欧开溜,泽特微笑着跟龙西厢打了个招呼也跟着离去。

    他们走后龙西厢歪头看向杨萌:“姓杨的,搞这么神秘干什么?有什么话要说你就说吧!”

    杨萌却一脸神秘左右看了看,一把拉着龙西厢到了书房里,然后关上门一脸紧张。

    “你搞什么呢?神经兮兮的!”龙西厢问道。

    杨萌却把手指头放在嘴上:“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