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不值得 > 《人间不值得》正文 第735章 心思不在餐桌上
    张翠建现在混得很牛x,但是三年前他让伊比利亚火腿的生意拖累的差点儿破产。到了今天他有事没事还在骂‘进博会’。

    估计现在西方国家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汉国进wto。

    当时西方国家让汉国进wto的想法估计是想用自己制定的规则里控制住汉国,结果没想到的是:汉国进入wto后如鱼得水,不但没被控制住,反而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国力得到了迅速发展。

    当然,由于发展太迅速赚的小钱钱太多,汉国自己都过意不去了,于是搞了个‘进博会’,意思说白了就是‘我们吃点儿亏,你们也来赚点儿钱’。像这样主动吃亏的‘进博会’那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当时张翠建。。。。。。

    由于他积累原始资本的手段不太光彩所以急于洗白。于是就在‘进博会’上搞了西班牙的‘伊比利亚火腿’。

    但是和西班牙人做生意的时候让张翠建杀人的心都有了!

    曾经的西班牙那曾是欧洲第一的存在!最早‘日不落帝国’并不是形容腐国而是西班牙!他们比腐国早三百多年就有这个称号了!

    但是时过境迁,欧洲老大已经变成了欧洲老大难。

    现在欧洲有个鄙视链,比如腐国高卢日耳曼三国之间互相鄙视之类的,但是在这鄙视链最低端的永远是西班牙。在很多人眼里,西班牙甚至不是一个国家,那里是各种鸟语的存在,什么西班牙语、加利西亚语、加泰罗尼亚语、巴斯克语并存。。。。。。这就像你会了天竺语去了天竺依然吃不香一个道理-------天竺大概有两千种语言,现在官方语言都有二十三种,看看印度货币就明白了,那是各种乱七八糟的字都印在上面。

    甚至很多欧洲人认为西班牙是非洲国家------这真不是开玩笑,在大部分欧洲人眼里,西班牙人长得和非洲人没什么区别。在他们眼里西班牙是‘土老帽’,是时尚绝缘体。

    事实上别人的看法并不影响西班牙人自己的快乐,他们是欧洲最喜欢开趴体的人。遍地是酒吧,无止境的夜生活。他们奉行的理念就是‘活在当下享受生活’。在他们眼里只有阳光沙滩、比基尼美女、遍地美食。。。。。。这也是现在那边经济差闹经济危机的原因。

    那边人就是不喜欢华人的存在,原因竟然是是------太勤劳!

    在那边的小超市几乎都被汉国人霸占了,本地人根本无法竞争。

    他们本地人每天上午十一点上班,一点午休,晚上六七点打样。而汉国人呢?早晨六点开门半夜关门,你这怎么斗?

    而和西班牙人做生意?

    呵呵哒。

    整个欧洲西班牙人堪称是对外来文化最冷漠、最迟钝的民族。他们对人本能友善,但是难有深交。

    你说张翠建和他们做了那么大的生意是财神爷按理说应该被重视吧?结果倒好。他在那里做了那么久生意竟然没有一次合作伙伴没迟到的时候!那生意做的张翠建是天天都在骂街!

    而且那些伊比利亚火腿火腿到了汉国也面临着严重的水土不服:国内那么多好火腿都吃不过来,伊比利亚火腿价格又贵,又没有口感优势。谁去选择这玩意?

    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杨萌伸出了援手,把他的伊比利亚火腿带去了‘江湖’,虽然在‘江湖’没有怎么赢利,但是也靠着‘江湖’巨大的人流和知名度给它的火腿打开了销路。不但回笼了资金甚至还做到了赢利。

    而他除了感激杨萌外最感激的是谁?当然是胡二愣了!

    ‘江湖’一直都是胡二愣负责,这两个人打交道打的是最多的,两人脾气也对撇子成了好友!就跟龙腾说的,这里就算龙腾进不来胡二愣他也能进来!

    而和西班牙人做生意尽管经常让张翠建抓狂,但是他也有了意外的收获:他在那边打通了西班牙北方的邻居高卢的人脉,并且通过这层关系进入了非洲,然后这几年生意是飞速发展,一跃成飞汉东市的顶流。于是也就有了这个会所。他的生意现在集中在非洲,为什么要在国内搞这样一个开拓人脉的会所呢?也是有自私的一面------他准备带动更多的人去开拓那边市场。

    做生意就这样,单打独斗永远不如一群人一起闯荡。

    不过他毕竟是标准的暴发户类型,所以搞得私人会所也是个‘四不像’,虽说进门后里面假山喷泉之类看起来很高雅,可是这两排迎宾小姐搞得这里夜总会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选台’呢。不过话说这里姑娘素质还真心不错,杨萌环视了一圈竟然没发现身高175以下的。。。。。。

    张翠建揽着杨萌的肩膀:“杨兄弟,哈哈,想死我了!怎么样,看我最近的减肥成果还有效么?我最近一直在听你的健身减肥,现在感觉自己充满活力!听你的还真没错,肌肉比肥肉更合适男人。”

    杨萌一脸黑线推开张翠建的肩膀:“少来这套!你特么的开这个会所怎么还跟我一起吃路边摊?不早点儿叫我来体验一下!”

    张翠建摊开手:“这可真不怨我,你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我怎么能让你来这样的地方玩呢?万一闹得家庭纠纷那我不成了罪人了?”

    “我特么的整天去夜店玩好么?”杨萌愤愤说道。

    张翠建却道:“夜店和这里能一样么?这里有钱一切都是你的!”

    杨萌白了他一眼:“夜店也是这样好么?”

    “怎么一样?在夜店毕竟守着那么多人,就算是biao子都知道收敛一点儿,这里呢?就是隐秘,怎么玩都放得开!”张翠建道:“我让二愣子他们提过带你过来,他们都跟我一样怕你后院失火。”

    杨萌比出中指:“他们就是想自己玩不带我一起而已!”

    胡二愣道:“谁说的?谁不知道你怕媳妇?让龙西厢她们知道我带你来这里玩,能活撕了我好吧?”

    杨萌叹气道:“我这么专一的人。。。。。。”

    “噗。”张翠建听后喷了:“杨兄弟,你好意思说自己专一?”

    萧鹏解释道:“你不明白杨萌的意思。他的意思是:男人都是很专一的,十八岁的时候喜欢的是十八岁的姑娘,二十八岁也是十八岁的姑娘,到了八十八岁还是喜欢十八岁的小姑娘,什么叫兄弟?就是我们哥几个七老八十岁的时候一起去夜店找十八岁的小姑娘。”

    杨萌一脸黑线:“哥们,是这么解释的么?”

    “就当他是这么解释吧!”张翠建笑道:“到时候等你们七老八十的时候一起去找十八岁小姑娘时候记得叫着我!走吧,别在这里站着聊天了,我们去里面去!”

    杨萌道:“别的先别说,给我整点儿吃的。我这没吃饭呢!”

    “没问题!”张翠建对着身后一人叮嘱了两句后说道:“杨兄弟,需要找几个妹子伺候一下你?”

    杨萌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张翠建看了一眼龙腾:“哦,你是担心龙腾把你在这里玩的事情告诉龙西厢啊。放心好了!龙腾在这里玩的更嗨,他敢出卖你我就敢出卖他!”

    龙腾眨了眨眼:“张胖子,我如果怕我师傅知道这些事我能告诉我带他来么?尽管西厢是我妹妹,但是来这里这是男人的事情好么?我怎么可能去西厢那里打小报告?”

    杨萌苦笑道:“张胖子,这事跟龙腾没关系,我现在对女人真的没兴趣了,今天哥几个都是过来借酒消愁的。”

    “我听错了吧?借酒消愁?”张翠建一脸不可置信:“你现在还有发愁的事情?”

    杨萌叹气道:“我怎么就没有发愁的事情?今天我是让家里给轰出来的。”

    “轰出来?谁能干这事?”张翠建问完之后眨了眨眼:“龙西厢?”

    杨萌点了点头。

    胡二愣道:“别看我,我是让我爹轰出来的。嫌我不结婚。”

    萧鹏一举手:“我让我老丈人轰出来的!这家伙说我对她闺女不好,卧槽我把心窝子掏出来给她们吧?”

    几个人一起看向龙腾。

    龙腾急忙摆手:“我可不是被赶出来的。”

    “嗯?”几个人看向龙腾,明显不相信龙腾的话。

    龙腾干咳两声解释道:“你们也知道,我俩妹妹都结婚了对吧?家里仨孩子就我还是单身,我爹原来是不逼我结婚的事情的,现在也是天天叨叨我,我这是给叨叨烦了所以打算出来和我师父喝两杯。”

    几个人对视一眼,一起长叹一起长叹一口气。

    现场气氛有点儿尴尬,张翠建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只见他一摆手:“感情都是为了女人,这个也不奇怪,男人么,不是为了金钱就是为了女人。行了行了,是美食不好吃还是酒不好喝?走着走着,今天咱们就是喝酒聊天,不谈女人!对了萌萌,不黑不吹,我这里的火腿师在汉国如果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真的假的?”

    “我跟你吹什么?你以为我这真的是夜总会啊!”

    “不是么?”

    其实张翠建的这个会所主打就是西班牙美食。

    西班牙美食主要就是海鲜为主,比如‘加利西亚章鱼’。

    其实这道菜的做法并不复杂,就是用铜锅把水烧开,然后夹着生章鱼放入开水里,再迅速拿出再放进去反复这个过程,一直到章鱼腿被烫熟弯曲到了头部位置的时候把整只章鱼扔进水里开煮一直到煮熟。

    章鱼腿切下来是当零食吃的并不入盘,把煮熟的章鱼头敲打一下使肉质变得松软后切成片,再淋上橄榄油,撒上盐和辣椒粉,最后浇一点儿柠檬汁就可以吃了。

    哦,它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定要放在木质的盘子里。

    天地良心,这玩意在杨萌眼里还没有‘葱拌八带’好吃,但是张翠建却介绍他说这是最受欢迎的一道菜。

    这私人会所的特点是什么?就是贵!这么一份‘加利西亚章鱼’就要三百八一盘,说章鱼是从地中海空运过来的。

    啊呸,这如果是地中海章鱼杨萌把脑袋割下来给他们当球踢!

    不过这些章鱼腿他们还真没浪费,直接成了‘西班牙海鲜饭’的原材料。

    这可是西餐三大名菜之一!和蜗牛、意面齐名的存在。其实呢?说白了就是大锅顿饭!什么小虾、章鱼腿、螃蟹、蛤蜊、牡蛎、鱿鱼、贻贝之类的和米饭一起炖,只不过由于里面加了藏红花所以米饭颜色看起来是黄橙橙的分外好看。

    什么?藏红花不是汉国的?怎么西班牙那边做饭都用藏红花?

    拜托,这玩意最早是巴尔干人人工栽培的,主要分布在欧洲、地中海和中亚,到了明朝才进入汉国,在汉国这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但是在人家那边,这就是一种普通食材而已!

    而杨萌也见了张翠建从西班牙带回来的顶级火腿师,至于那手艺。。。。。。

    该怎么说呢?这是文化差异么?

    在西班牙,一名火腿师想要上岗,必须要经过专业培训要有专业的文凭才行。别小看这切火腿,手里拿着一把长达一米的长刀从大块的火腿上切下来一片片的火腿肉,切厚了不好吃,切薄了又容易断。

    这工作可是高薪行业,一般来说市价是每小时二百五十公斤,而那些顶级的火腿切片大师一小时的薪水高达四千美金!

    张翠建请来的这位火腿师号称‘最顶级’的存在,按照业内的说法是他切出来的火腿‘薄如蝉翼保持不断’。

    拜托,你们是不是对‘蝉翼’有什么误解?难道咱们的蝉品种差距那么大?你见过汉国大厨的刀工么?顺德鱼生切出来的鱼肉都是透明的!全聚德烤鸭一只鸭子只切108片,每片都要连皮带肉薄厚相等;跟不用说那出了名‘变态’的文思豆腐。你这火腿师的刀工。。。。。。唉,不够丢人的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喝的卡瓦起泡酒味道反而很不错,和香槟比起来显得更加的热情。

    但是现在的美食明显没有让几人心情变好,所有人的心思的都不在餐桌上,最后你看我我看你,干脆都放下了手里的餐具。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