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不值得 > 《人间不值得》正文 第742章 赛马会(六千字,两章一起)
    杨萌并不是不会骑马------古代的武将哪个不是骑术高深?别的不说,就说‘人屠’白起的骑术那就牛到了极致。

    白起的骑术牛在哪?是因为白起骑马的年代,那时候压根就没有马鞍和马镫,人家骑马就是骑‘裸马’-------靠着抓着马鬃用腿夹紧马腹来保持平衡,不光骑马很累,那个时期擅长马战的都是万里挑一的高手!

    在那个年代秦国统一六国靠的也不是骑兵,那时候虽然战斗的时候需要很多马匹,但是都是使用的马车-----几匹马拖着一辆车,人在车上和人战斗。秦军中只有为数不多的骑兵。这点儿从出土的兵马俑里就能看的出来。

    (很多人会说了:照你这个说法印第安人都是骑马高手,看电影里很多印第安人骑马都不用马鞍的,事实上北美的马匹是西班牙人殖民美洲的时候才把马带去的那边。不过比较适应那边的环境不断繁殖才会出现的很多野马群。不过西班牙人把马匹带过去的同时,也把马鞍和马镫带去了美洲。很多印第安人没有马鞍马镫,并不是因为不知道这玩意,而是因为穷或者没有那技术------再ps一下,星条国人这些年一直都在说全世界马的祖先是生活在美洲的,还拿出来大概几万年前的骨头化石做证据。反正意思就一个:马的老祖宗是我们这里的,几万年前不知道怎么就灭绝了。事实上那就是某种属于马科动物而不是我们概念里的马。这就像疣猪和猪一样,区别很大的好么?这就像西班牙人说熊猫的祖先是生活在他们那里一样,)

    但是杨萌空有骑术却面临这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没有马!

    他倒是想搞两匹马放在家里让孩子骑,可是这个提议被龙西厢给否决了------孩子跌到怎么办?等孩子长大点儿再说!

    啧啧,慈母多败儿啊!

    不过尽管杨萌会骑术,但是他却想靠着自己好好学学骑马,不能每次都靠着别人的力量不是?他把自己当做一个小白,从基本的上马、下马开始学,一点点儿的学着骑术,别看布白仓岁数不小,但是真心是个好老师,教给杨萌‘男儿三技’:摔角、射箭和骑马。

    杨萌等人算是体验到了内蒙牧民的热情好客:布白仓留着几人就不让他们走,杨萌他们几人连续好几天都没有醒酒------一直都在醉着!甚至为了招待杨萌他们等人,布白仓还特意请他们吃了传说中的‘烤全羊’!

    很多人想起内蒙就首先想起来‘烤全羊’,事实上很多内蒙人都没吃过烤全羊的好么?尤其是在城市里的内蒙人。

    这原因倒是很简单:太贵。

    一般来说在这边吃一只烤全羊,一只品相好的羊就两千左右。而大厨的费用也要一千多,杀羊还要几百块,再配上酒啊菜啊的,吃一只起码三千多块钱,烤一只还要烤制很久,很是麻烦。除非是贵客到来,一般来人他们也不会那么麻烦拿着烤全羊招待人------手把肉不香么?所以想吃烤全羊?一般还是到景区或者城镇里的饭店里去吃。

    可是真要吃好吃的烤全羊手艺?那还是要去牧区去吃,这里的味道最纯正。想在这里吃得上烤全羊那就看你和这里主人混的如何了------关系处的好才能吃得上。杨萌也是帮他修好了他的皮卡车之后布白仓大为感激,听杨萌他们说还没吃过烤全羊?直接就招待他们最纯正的烤全羊!还埋怨杨萌他们为什么不早说------那么见外干什么!

    这也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内蒙人这么热情好客?实在是不差钱啊!人家一个月赚的比城市里大多数人一年赚的都多!

    就这布白仓还很谦虚,他说他跟他大哥布乃颜比起来他这就是小儿科:他大哥是养牛的,家里现在三千多头牛。一头牛的价格就要万儿八千的。。。。。。

    全特么是土豪!

    而杨萌也算明白了为什么牧民自己都很少吃烤全羊:实在是太麻烦了!

    用来吃烤全羊的羊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就是出生半年的羊烤制最好吃。

    杀羊这一套工序也很麻烦:和内地杀羊‘抹脖子’的方式不同,这里的杀羊方式被人称为‘攥心法’:在羊肚子上开一个洞,然后把手伸进去捏断羊的心动脉血管,这样羊就会在在十几秒的时间内因为腹腔大量积血死亡,被誉为‘最温柔的死法’。而且所有的羊血全部在羊肚子里一点儿都不浪费。

    这杀羊是很简单,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麻烦:这里人是一点儿都不浪费,羊血倒入盆里那是做血肠的材料,用‘擀皮’的方法在羊皮和羊肉之间一点儿一点儿的把羊皮剥下来,最后得到一整张没有伤痕的羊皮;然后把所有的羊下水一点儿不浪费的掏出来,这一套手续下来就要小一个小时。

    这些羊下水可是好东西:炒羊杂、羊杂汤,只有在这里才能明白羊肉的美味。

    接下来就要进行腌制:把葱段姜片花椒大料小茴香之类的塞入羊腹部,然后用盐在羊肉上反复搓擦入味,像羊腿等肉多的地方还要下刀切口方便入味。最后再放入调好的香料水里腌制几个小时,腌好之后拿出来把水控干后固定在烤羊架子里开烤,一边烤一边转,拷到六七成熟的时候还要下刀刷油。。。。。。

    为了吃这烤全羊,杨萌等人生生的等了一整天。烤好之后一群人围着用手撕着吃-----但是等这烤羊肉进入嘴里的一瞬间,所有的等待都值得!

    杨萌他们在布白仓这里住了一个星期,每天的生活就是骑马、射箭、放羊、摔跤、喝酒吃肉喝奶茶。。。。。。每天看龙腾他们喝吐简直成了每日例行项目。

    倒不是杨萌他们想赖在这里,实在是布白仓老两口太热情了:人家孩子都在城市里工作生活学习,常年不回来,看到杨萌他们那是舍不得让他们走;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马上就要举办本地的赛马节,布白仓要带他们几个人去瞧热闹。

    每年六月到十月就是内蒙的赛马季,由于这里人爱马爱到灵魂里(也包括肚子里),对他们来说马才是真正的信仰,当然,爱马不代表不吃,包括马奶酒、酸马奶以及马肉都在这里人的食谱上,那些说蒙族不吃马肉的人都是没去过内蒙的。。。。。。

    在布白仓家杨萌他们也吃到了马肉,不过做法并不是内蒙当地的做法,而是哈萨克游牧民喜欢的做法‘马肠子’,就是把马的肋条肉撒上佐料后塞进马肠子里两头轧紧风干的做法,冬天一个多月可以做成,布白仓说这是他儿子告诉他的做法,味道还不错。

    随着社会进步通讯发达,牧民的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像布白仓这样住房子各种家电齐全出门开车的不在少数。

    而那些说马肉粗糙嚼不动或者说马肉是酸的人一看就是没吃过马肉的,这玩意味道其实和驴肉挺像,几乎都是瘦肉,其实杨萌觉得当地烤着吃的吃法味道更好!当然,马肠的味道也是极品!

    其实现在全亚洲最大的马肉出口国就是汉国,而大部分的马肉都是从内蒙出口的,汉国现在的马匹存栏量世界第二亚洲第一,每年有大约九十万匹马被宰杀出口,那些马肉都是哪里来的?天上掉下来的么?

    当然,吃归吃,卖归卖,这蒙族兄弟爱马也是确实爱。

    每年内蒙都会举办大型的‘国际马术节’,那马术节大了去了,包括‘速度赛马公开赛’、‘马术耐力赛’、‘场地障碍锦标赛’、‘马球公开赛’以及上千场的具有民族特色的越野耐力赛、传统驯马比赛和码王争霸赛等等等等。

    除了这样的国际性的比赛外,内蒙十二个盟市里有十一个每年都有本地赛马活动,而农牧区自发组织的比赛更是不计其数!

    其实这种比赛更像是一种社交。毕竟这里最近的邻居都要开跑老远,而且平时家里还要照顾自家的牲口、还要割草晒干草以备过冬。。。。。。所以这里社交相对较少,这样的赛马会就是为数不多的社交活动。所有人也不图个名次,就是为了个乐呵!

    但是对这活动当地人却非常的重视。布白仓四个儿子,而比赛前一天回来了仨,其中还有一个开着辆大卡车。这是运马的------比赛的地点距离布白仓家不远,‘只有’一百多公里,等马跑过去?腿都跑直了好么?

    说点儿有意思的事情:布白仓的孩子姓‘白’而不是姓布。这种冠姓的称呼方式其实是从汉族得来的。

    蒙族历来不习惯于冠姓只有‘氏族’和‘部落’。到了今天也是习惯如此。

    现在蒙族姓名,要不然就是直接蒙语名字,比如‘巴图’、‘呼兰’‘斯琴高娃’之类的;要不然就是蒙名汉姓,这是汉族过去生活或者通婚导致的结果;要不然就是简化家族名,比如说兀良哈氏,现在就变成了吴姓,孛儿只斤氏变成了包姓;要不然就直接用父亲名字的第一个音变成自己的姓氏。

    布白仓的名字应该是‘白仓’,意思是‘富仓’。他父亲叫‘布仁巴雅尔’,所以他就有了布姓。而他孩子姓白也是用了这个办法起名字,而且他孩子儿子们名字那叫一个有意思。

    他的四个儿子分别叫做‘呼兰巴日’、‘希日巴日’、‘额日敦巴日’和‘尼斯格巴日’,意思分别是‘黑虎’、‘黄虎’、‘神虎’和‘飞虎’,除了现在在外国生活的‘神虎’外,其余三个儿子系数归来。

    布白仓这几个儿子也都很有出息:‘黑虎’在附近城镇里当中学教师,看他那体型杨萌以为是教体育的,结果人家是数学老师;‘黄虎’则是电力公司的技术骨干;‘飞虎’则是做外贸生意,常年游走在外蒙。

    但是只要能回来他们都会回来参加这赛马节:就算习惯了都市生活,这种在草原上策马奔腾的快感可是在都市生活中得不到的。

    人家比赛真的是为了乐呵,三项比赛的冠军奖金都是一样的:只有一千块钱!

    这钱够不够油费都要另说:就他们运马的大卡车在这崎岖的道路来回二百多公里就够受的!

    可是他们也不在乎------反正他们都不差钱,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托赛马节的福,杨萌等人终于有一天晚上没有喝醉。。。。。。

    这布白仓是彻底把杨萌一行人给喝服了!

    到了赛马节的那天,凌晨四点所有人就都起来忙活:准备‘卓都格’,也就是‘搏克手’穿的服饰。当数学老师的‘黑虎’在当地可是有名的‘搏克手’(蒙古摔跤手)。

    这搏克手的穿着可是很讲究的,他们的服饰是从古代武士的铠甲演变而来:身上要穿着‘卓都格’,也就是用牛皮制作的短袖坎肩;脖子上要戴着‘章嘎’,也就是缠满布条的项圈,这些布条是历次比赛获胜的象征布条,看着三兄弟的‘章嘎’吓了杨萌一条,上面缠着满满的布条,杨萌以为他们是那种顶级‘搏克手’,结果‘黄虎’说了实话:他们小时候互相摔赢了后都会挂上个布条。。。。。。

    除此腰上则要穿着红黄蓝三色的围裙,这叫做‘西里布格’;用白布制作刺绣图案的宽大摔跤裤叫做‘班泽乐’,再踩上厚重的蒙古靴,这搏克手比赛的时候,这些装备可是缺一不可。

    而布白仓则把他珍藏的蒙古角弓拿了出来,别看他岁数大了,但是还是要参加射箭和搏克比赛------当然,后者就是凑个热闹。

    对布白仓来说,他的这把弓可是他最重要的东西,那是一个纯手工制作的传统蒙古角弓-----这样的射箭比赛用的可都是传统角弓。

    制作传统的蒙古角弓用的主要材料是木头,选择弹性好的桦木作为弓胎,一面沾上牛角,另外一面则贴着牛蹄筋,从原材料的加工到做成一把弓需要一百多道工序!

    光工序复杂还好说,关键是耗时超长!做一把弓起码需要一年,如果做一把好弓,则需要两年!

    用时长的最主要原因是:胶。

    传统的角弓是需要用动物胶来粘合上面的牛角和牛蹄筋。这种动物胶粘合性好拉伸性强,还可以通过加热来调整弓的扭曲程度,但是它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稳定干燥的时间很慢,等这动物胶干燥好再做好一把趁手的角弓?起码一年时间!

    这样的手工角弓对蒙族男人来说那可都是宝贝!

    布白仓教杨萌射箭时候用的虽然也是传统角弓,也是桦木做弓胎粘着牛角和牛筋,但是和布白仓的弓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用的是现代胶。

    现代胶粘合的够结实干燥的也快,但是抗拉伸性远远不如动物胶,而且还不能通过加热调整扭曲,所以做出来的蒙古弓必须要有一个够大的弦垫,而且必须做成类似于‘v’型的形状来‘接住’弓弦,另外弓臂上也要产满鱼线,这是为了加固弓身,和用传统方法做出来长弓差距还是很大的。

    马儿装车后一群人开着车浩浩荡荡的前往比赛所在地。等到他们赶到地方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车在这里等待多时,还有一些车陆陆续续的前来。

    清一色的越野车,豪车多的是,而且真不把豪车当玩意,那造的一个个都看不出来本来面目------今后谁在说牧民没钱杨萌真跟谁急!

    不过杨萌也没资格笑话他们:他的all-4-racing现在已经成了‘土疙瘩’了。

    现场也没有什么场地,只竖着几个箭靶而已。然后牧民见面互相打招呼,互相称赞对方的马匹,老友重逢那叫一个热情。

    和杨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这里有很多年轻人,大概都是跟‘黑虎’兄弟们这样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不过姑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这就跟布白仓的女儿都没来一样,不过也不是没有,有些女孩穿着漂亮的蒙族服装在这里------这样的聚会还有相亲的功能。

    事实上来这里绝大部分人穿着和内地一样了。所以这些女孩也就特别扎眼了。

    别人都在寒暄聊天,杨萌这几个陌生人闲着没事干,杨萌则在那里研究这里的马。

    布白仓告诉过杨萌,其实很多牧民养马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保留纯正蒙古马的血脉。

    蒙古马一只被人类忽略,但是它是不折不扣的汉国名马!

    这蒙古马长得并不高大,相对于别的马种来说长相也不好看,身子短腿短还顶着个大脑袋,但是这玩意实在太泼辣了!

    内蒙古的冬天尤其是牧区的冬天那自然条件是很恶劣的,而这里人怎么养马呢?除了种-马、孕马会放进室内马厩里,别的马直接放在露天马场里:用砖围个围墙就完事了!

    而且这马胆子大性格好耐力惊人,把它放在赛场上跑的并不快,但是选择军马这绝对是最好的选择!汉国没有取消骑兵的时候就用蒙古马作为骑兵使用的马种,在抗战时期使用的军马也几乎都是蒙古马,曾经就发生过东瀛军人冒充汉国军人搞突袭,就因为骑得不是蒙古马被侦查员怀疑导致突袭计划流产的事情。

    蒙古马因为分部的产地不同也有了不同的分类,像昭乌达盟白岔沟那边的‘白岔马’因为多山的缘故,那边的马善于走山路,蹄子质地特别坚硬,所以又被人叫做‘铁蹄马’;乌审旗沙漠那边的‘乌审马’相对于别的蒙古马体格小很多,但是非常耐旱,善于在沙漠中驰骋;而这里的蒙古马被称为乌珠穆沁马,体型是蒙古马里最大的,耐力也是最好的。所以在这里的赛马比赛都是耐力赛。

    杨萌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在那边左看看右看看,突然有人从后面拦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到一边。

    “二愣子,你搞什么啊?”拉住杨萌的是胡二愣。

    结果胡二愣却对一边嘟了嘟嘴:“瞧那边,有美女!”

    杨萌一脸不屑道:“拜托,你看谁不是美女?”

    蒙族人的长相和汉族还是略有区别的,由于草原上风大,蒙族人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习惯眯着眼睛,所以蒙族人眼睛长得又长又细,另外他们脸上的苹果肌丰满,显得脸蛋特别圆润饱满,但是带来的副作用就是颧骨会高。所以大多数蒙族人都是脸型大圆脸居多。而且牧区的女人由于生活环境的缘故,看上去又比生活在城市里的蒙族人由于保养等问题造成皮肤差。所以。。。。。。在牧区看到让人心动的美女难度确实有点儿高。

    胡二愣却对杨萌道:“你看看那个红衣服的!长得多好看?”

    杨萌只歪头看了一眼就道:“哥们,你别找事,人家结婚了!”

    “啊?”胡二愣不相信杨萌的话:“你不是在逗我吧?”

    “我逗你干什么?看衣服!”杨萌道:“人家穿衣服讲究着呢!你看那女的长袍肩部打着褶,那就是已婚女性的象征,而未婚女孩一般都穿溜肩长裙,是在前胸打褶。看到蒙族女孩穿民族服饰,你就看肩部是否打褶就能分出这女人是不是结婚了。”

    胡二愣听后再看了看那个女孩后一脸失望:“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心动的姑娘竟然是结婚的!布白仓不是说这赛马节还有相亲的功能么?怎么已婚的也来啊?”

    杨萌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没看到还有大妈来嘛?也有丈母娘来挑女婿的!”

    胡二愣听后两眼一亮,拿起杨萌带着的弓直接伸手搭弓对着箭靶拉了个满弓:“我这力量还行吧?你说有没有丈母娘会看上我的?”

    结果杨萌还没回答,旁观的几个女孩看到他的动作后都笑了起来。

    “瞧啊瞧啊,她们在看着我笑呢!”胡二愣一脸兴奋。

    杨萌叹了口气:“哥们,把弓收起来吧,她们这是在笑话你呢!”

    “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