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五十三章 皇宫门禁
    过了好一会儿,洛养性才恢复一丝理智,“这是灭九族的事。。。。。。”

    “我知道,”朱纯臣沉声道:“若非如此,怎可值二十万两,而且你放心,只要小心一点,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难。。。。。”洛养性非常心动,朱纯臣出手实在是太豪,不愧是传承两百多年的国公府。

    朱纯臣见洛养性如此模样,知道此事可成,当即道:“不需要你动手,只要让我见到他就行。”

    “好。。。。。”

    洛养性最终还是没能战胜贪婪,朱纯臣出价实在太高,已经到了一个洛养性不惜一切去赌一把的地步。

    “定国公徐希,成国公朱纯臣,,,,,,有意思。”

    而朱纯臣和徐希不知道的是,他们二人今夜的行踪已经摆在朱由检面前。

    “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吗?”朱由检突然对二人产生了兴趣,什么事,能让二人如此每日聚在一起商议,还乔装打扮,行踪诡秘。

    张彝宪急忙请罪道:“成国公府防备森严,而且二位国公身边护卫极多,东厂的人很难靠近。”

    “算了,”想偷听两个有防备的国公谈话,谈何容易,朱由检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也没为难张彝宪,“继续派人盯着二人,查查洛养性,还有,看看吴孟明有没有牵扯进来。”

    “遵旨!”张彝宪急忙领命而去。

    朱由检闭眼沉思起来,历史上没有记载朱纯臣和徐希干了什么大事啊,除了贪墨军饷,搞散京营外,最严重的就是投降李自成。

    “传恭顺侯吴惟英,,,,,,”

    想到朱纯臣和徐希,朱由检眼睛微微眯起,这二人也不知在打什么注意,但不可不防,不能太过相信历史,他的到来,已经将大明历史搅得乱七八糟。

    “末将参见陛下!”

    府军卫指挥使,恭顺侯吴惟英,四十来岁,身姿挺拔,孔武有力,满脸坚毅,绝对是常年习武之人。

    朱由检之所以现在找来这个吴惟英,就是因为此人和四位国公都没什么走动,是个真正的忠君派。

    更主要的是,此人很有本事,领兵有方,历史记载,京师失陷之时,恭顺侯吴惟英带领兵马拼死抵抗,当得知崇祯皇帝上吊自杀之后,更是举家殉国。。。。。。

    如此忠君的世代武勋,朱由检没有不重用的理由。

    “从今日开始,你便是侍卫上直军副总督,辅佐英国公掌管上直军。”朱由检也不废话,当即将吴惟英提拔起来。

    “遵旨!”吴惟英也毫无客气,当场就接旨,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让朱由检非常满意。

    “对了,”朱由检叫住就要出去的吴惟英,“府军卫和旗手卫换防,由你负责宫门进出。”

    “遵旨!”

    吴惟英简单利索的接旨而去,让朱由检对这个吴惟英好感倍生,这才是军人该有的职业素养。

    朱由检之所以突然撤换宫门禁军,就是因为负责宫门进出的旗手卫是阳武侯薛濂,而薛濂是英国公张维贤的人。

    当初朱由检带人杀入皇宫,负责宫门进出的旗手卫视而不见,可见薛濂对旗手卫的掌控到了什么地步。

    这样的人,朱由检又怎么放心将自己的家门让给他看管。

    等吴惟英离开后,朱由检继续翻阅手中的一本密报。

    这是张彝宪刚送来的,京师武勋的大体情况。

    上面记载得很清楚,旗手卫指挥使,阳武侯薛濂,与英国公府有来往甚密,其子娶英国公一女。。。。。。

    府军卫指挥使,恭顺侯吴惟英,洁身自好,不与任何文官来往,亦不拜见四位国公,与其他武勋没有什么深交,自小习武,熟读兵书。。。。。。

    金吾右卫指挥使,永康侯徐喜登,与四大国公没什么来往,武勋之中比较低调,年世已高,有辞官之意,其子徐锡胤文武双全,擅长骑射。

    府军前卫指挥使,定军侯蒋骥忠,与英国公张维贤私交甚深。。。。。。

    羽林前卫指挥使,丰城侯李承祚,多魏忠贤来往甚深,魏党逆臣,今已全家下狱,等候问罪。。。。。。

    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整个京师内的武勋,上至国公,下旨伯爵。

    至于那些世袭指挥使、千户、百户的,暂时还没调查,毕竟东厂人手有限,而且这些人也上不了什么台面,比起那些武勋来,差了很多。

    “父亲。。。。。。”

    英国公府,张之极着急看着一脸淡定的父亲。

    “说,”张维贤淡淡的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张之极皱眉道:“父亲,陛下这是何意,不许父亲辞去上直军总督之职,现在又封恭顺侯为副总督?”

    “呵呵,”张维贤淡淡一笑道,“为父这一关算是过了,恭顺侯历来不与我等来往,只忠于皇帝,如今被陛下重用,也是理所当然。”

    “父亲意思是说,”张之极急忙道:“陛下这是要让恭顺侯接替父亲的职位,统领上直军。”

    张维贤点点头,然后对张之极道:“从今日其,我便不再管上直军之事,闭门谢客,还有,告诉薛濂一声,让他明日递上辞呈吧。。。。。”

    “父亲,孩儿明白了。”张之极也是聪慧,一点就通。

    张维贤也明白朱由检的意思,他的上直军总督只是挂名,恭顺侯吴惟英才是上直军真正的总督,至于其他人,张维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也不敢再和其他武勋来往,否则好不容易取得朱由检的信任就要毁于一旦。

    朱由检表面上和和气气,可手段冷酷着,绝对不是个仁慈之人,张维贤绝对不敢有其他小心思。

    “陛下,旗手卫指挥使,阳武侯薛濂在外求见。”第二日一大早,朱由检刚离开翊坤宫,也就是袁贵妃这里,王承恩就急急忙忙跑来。

    朱由检微微一愣,随后立刻明白怎么回事,当即道:“传朕口谕,阳武侯好生带好旗手卫,莫要多想,今后皇宫门禁,一月一换,上直军轮流镇守!”

    现在还不是大力整顿上直军的时候,京师需要安定,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