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六十章 诏狱之内
    “启禀大人,指挥使大人有令,让大人你去督查院查询一下魏党逆案的进展,指挥使大人好上报皇上。”

    锦衣卫指挥同知洛养性正在昏暗的房间内闭目沉思,朱纯臣和他交易的事情太大了,但朱纯臣给的报酬又让洛养性无法拒绝。

    而且虽然这件事危险很大,但只要小心点,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只要自己从头到尾都不露面,尾巴处理得干净,机会还是不小的。

    听了属下的传令,洛养性微微皱眉,怎么在这个时候,按照他和朱纯臣商议的计划,今夜就要安排朱纯臣暗中进入诏狱去见那人。

    锦衣卫的诏狱也算是多灾多难,用用停停,防守也越来越松懈,而且作为皇帝关押大臣的私狱,有资格入诏狱的,身份都不简单,也许哪天就出来,甚至官复原职。

    诏狱慢慢的也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进来的大臣,不是那种往死里得罪皇帝的,都宽松对待。

    要是有人想探监,打点得当,也是可以的。

    这也是为何洛养性敢答应朱纯臣的原因,而且洛养性的目标也找好了,就算被发现,洛养性也可以由此唐赛过去。

    “哎。。。。。”虽然计划严密,但朱纯臣的事情实在太大,稍微不慎,牵连九族,洛养性叹了口气,整理了下衣服,起身离开房间,准备去大理寺一趟。

    可洛养性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锦衣卫衙门没多久,一群人在吴孟明的带领下进入防备森严的锦衣卫衙门,直奔诏狱而去。

    而原来各关键点的当值侍卫都被吴孟明的人给替换,不少人都被禁足,整个锦衣卫衙门陷入一片诧异的沉静。

    诏狱建在地面之下,无论昼夜都已火把照明,不过通风很好,至少朱由检没有闻到太重的霉臭味。

    看着还算干净的诏狱,朱由检微微点头,锦衣卫还算讲点卫生。

    在吴孟明无声的带路下,朱由检轻轻松松的进入诏狱最深处,也就是现在关押着魏忠贤的地方。

    关魏忠贤的牢房不但在诏狱最深处,关魏忠贤的牢门都要坚实得多,魏忠贤手脚也被铁链锁着。

    听到锵钪刺耳的开门声,魏忠贤也毫无反应,埋头坐在地上,似乎睡着了。

    朱由检看了看魏忠贤如今的情况,随后挥挥手,示意吴孟明等人出去。

    王承恩微微犹豫,再看了眼魏忠贤的情况后,也带人退了出去。

    走进牢房,地面都是厚重的大理石切成,平整而坚硬。

    来到离魏忠贤一定的距离后,朱由检盘腿坐下,静静的看着这个华夏历史上传奇般的太监。

    整个明末,最有名的,流传最深远的,不是皇帝,也不是大将军,更不是在朝堂上夸夸其谈的大臣,亦不是那些做出大贡献的科学家、文学家。

    而是朱由检面前这位埋头无语大太监魏忠贤,作为太监,能做到这点,可以说死而无憾了,那怕名声不怎么好。。。。。。

    “魏公,就没什么要对朕说的?”沉默一阵后,朱由检还是主动开口,在魏忠贤这种顶尖人物面前,还是别玩那些小把戏,这些都是魏忠贤玩剩的。

    朱由检开口,魏忠贤也慢慢抬起头,除了脸色更加苍白,头发白了不少外,魏忠贤还是以前的魏忠贤,那种深入骨子的高傲和常年掌握生死大权的气质依然显露无疑。

    魏忠贤的眼睛直直盯着朱由检的眼睛,丝毫没有躲避和胆怯,沙哑而沉闷的声音从魏忠贤口中传出,“成王败寇,无话可说,只是。。。。。。”

    数到这里,魏忠贤眼睛明亮不少,继续道:“咱家以为皇上已经够厉害了,可现在看来,咱家还是低估了皇上,败在皇上手中,咱家心服口服。”

    “魏公是后悔与朕为敌了?”朱由检淡淡一笑,能得到魏忠贤这等人物的评价,朱由检心中还是比较高兴的。

    魏忠贤脸色毫无变化的道:“就算咱家不与皇上为敌,拥立皇上之后,皇上会放过咱家吗?”

    “不会,”朱由检也毫无隐瞒,就算魏忠贤从头到尾的拥立他,朱由检也不会放过魏忠贤,应该说不会放过魏党,至于魏忠贤,也许可以终老。

    魏忠贤淡淡一笑,“咱家早就发现皇上自小聪慧,只是没想到皇上有如此大智。。。。。。”

    “魏党已经全部下狱,无一人落网。”朱由检告诉魏忠贤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

    魏忠贤不为多动的道:“是谋逆罪吧,皇上领兵杀入皇宫之时,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对于政权斗争,魏忠贤比朱由检更清楚其中的残酷,一点也不意外。

    “有人托关系,想进来见你。”朱纯臣想要见的正是魏忠贤,朱由检最大的敌人,绝对不许任何人接触的。

    魏忠贤听后微微皱眉,随后闭眼不言,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魏忠贤才淡声道:“皇上比咱家厉害,短短时日,便已经掌控朝廷,整个京师尽在皇上监控之中。”

    “成国公,朱纯臣。”朱由检也难得和这个超级老狐狸玩心思,和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事情都摆在明面上。

    魏忠贤听了朱纯臣这个名字,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冷淡的道:“朱纯臣,贪得无厌之辈,能有今日,他也是咎由自取,与皇上玩手段,不自量力。”

    看似平静的魏忠贤,内心却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他也没想到朱由检竟然连朱纯臣这种大人物都给挖了出来。

    要知道朱纯臣可是世袭国公,传承了两百多年,就算是魏忠贤最巅峰时期,也拿这样的豪门毫无办法,这些武勋一直都受皇帝的信任,就算犯了一些事,皇帝也不会问罪。

    “朕很好奇,”朱由检淡淡道:“魏公知道点什么,竟然让朱纯臣冒着大不韪,也要让魏公闭嘴。”

    魏忠贤微微沉默之后,盯着朱由检道:“看来咱家是没有一点机会了,朱纯臣这些人太让咱家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