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七十四章 怒骂群臣
    “皇上,”看完吴甘中的奏折后,王象乾沉声道:“要封锁整个辽西海域,恐怕需要从南边掉数千战船,但南便海域海盗横行,又有红夷活动,水师不宜轻动。”

    吏部尚书来宗道也开口道:“我大明实行海禁,水师本就不多,要想封锁辽西海域,难。。。。。。”

    “堂堂大明,封锁一个区区辽西海域都做不到?”朱由检越想越气,辽西海域,和大明海域比起来,屁大一点地方,竟然不能完全封锁。

    就这样还要海禁,还禁个屁啊。。。。。。

    礼部尚书周延儒迟疑了一下,而后道:“皇上,臣以为,可在南方海岸险要之地建造炮台,如此,可抽调部分水师北上,封锁辽西海域足也。”

    “此策可行,”工部尚书徐光启急忙支持道:“皇上,若在沿海建造众多炮台,无论是海盗还是红夷,皆不敢来犯。”

    “不可,”就在朱由检越听脸色越难看的时候,终于有人站出来反对,正是户部左侍郎倪元璐,只见倪元璐翘着胡子,厉声道:“沿海建造炮台,工程何等浩大,所需钱财何等多也。”

    “臣附议,”来宗道也觉得不妥,“如今大明多有灾荒,又有乱贼作乱,北有建奴犯边,每年消耗甚大,难以支撑如此浩大的工程。”

    周延儒再次开口道:“海禁乃国本之策,建造炮台,当为上策,至于所需钱财。。。。。。”

    停顿了会儿,周延儒还是咬牙道:“臣以为,可照辽饷之策,专设一税。。。。。。”

    提到税赋,没有人在开口,增加赋税不是简单的事,弄不好,要背负骂名的。

    但也没人开口反对,特别是倪元璐更是心动,如果像辽饷一样,大明每年能增加四百多万两税收,到时候户部也富裕得多。

    听到这群国之栋梁的商议,朱由检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三位国公,对此有何看法?”

    强压着心头的怒气,朱由检将目光转向朱纯臣、徐希、张维贤三个国公爷身上,毕竟他们现在也是内阁大臣嘛。

    朱纯臣率先起身,恭敬的回道:“一切由陛下独断。”

    “请陛下圣裁。。。。。。”徐希也一脸的恭敬,一副皇帝说了算的架势。

    朱由检眼睛一咪,内心一阵冷笑,不理二人,看向张维贤道:“英国公,此事当如何?”

    张维贤急忙起身,恭敬的道:“陛下,臣以为增加赋税之事,还需慎重,至于在沿海修建炮台,臣以为,何不增强水师实力,建造更多战船。。。。。。”

    终于有个让朱由检稍微满意的回答,看看在座的这些人,这些都是大明的顶梁柱啊,可拿出些什么办法来,差点没把朱由检气吐血。

    历史上明朝灭亡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建造战船,耗费何其多也,”周延儒立刻反对道:“且战船入海,必定需要大量兵将,每年战船损耗又当如何补充,长此以往,大明国库如何支撑。”

    “臣附议,”倪元璐一听,每年都要投入大量钱财,当即反对道:“水师一旦离岸,何人可管。。。。。。”

    朱由检现在也算是明白,让这帮人商议海防,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没有足够的眼光不说,更是一个个都盯着钱袋子。

    “好了,”朱由检也懒得和他们废话,也不在讨论封锁辽西海域的事,“我们来议议海禁吧。”

    朱由检调整了下坐姿,淡淡的看着众人问道:“你等说说,太祖为何实行海禁?”

    “太祖下旨海禁,是为了防沿海前朝余党与海盗滋扰。。。。。。”对海禁的事,来宗道等人张口就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朱由检又问道:“可禁海上商贸?”

    来宗道答道:“严禁民间私自出海买卖,若出海,唯持朝廷文书方可。”

    朱由检冷笑道:“如今又如何?”

    听了朱由检的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答话。

    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都知道如今大明海禁的真实情况,大明海禁,已经如同虚设,无论官民,都在心照不宣的进行海上商贸,因为利润太高了。。。。。。

    “都不说话,”朱由检冷声道,“既然都不说,那朕来说!”

    朱由检猛的站起来,厉声道:“如今大明海域,商船遍地,民间私船无数,水师不但放之任之,甚至暗中参与其中。。。。。”

    “更有甚者,”朱由检冷冷道:“在海岛之上建立堡垒,架设火炮,私收来往商船钱财,俨然成为国中之国!”

    朱由检越说越生气,怒气冲冲的吼道:“大明海域,海盗横行,外夷称霸,甚者抢占小琉球,犯我大明天威,欺凌大明百姓。。。。。。”

    朱由检满脸通红的直指这些大明的顶梁柱,恶狠狠的道:“你们身为朝堂大员,手握大权,食君之禄,却不思为国出智,不为民谋利。。。。。。”

    “臣万死!”

    朱由检骂得口干舌燥,好不容易停下来,这些大臣一个个跪地请罪,可真心的有几人,谁有知道。

    “你们是不是以为,朕被困在帝宫,朕被困在京师,就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以为,想让朕知道的,朕就知道,不想让朕知道的,朕什么也别想知道。。。。。。”

    听了朱由检这番阴森森的话,众人打了个冷颤,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要死人的啊。

    “臣万死!”

    众人吓得不轻,要是朱由检以此为借口,大开杀戒,当个暴君,他们虽然可能留下个美名,但命没了啊。

    “你们说说,”朱由检觉得差不多,便做回龙椅,淡声问道:“辽西封海之事该如何?横行大明海域的海盗当如何?侵犯大明天威的红夷,又当如何?”

    没人回答,没人敢回答,朱由检正在气头上,贸然开口,一个回答不好,丢了乌纱帽是小事,命没了可就完了。

    “哼!”

    朱由检冷哼一声道:“都回去吧,朕给你们一夜时间,明日都给朕拿出个章程来,别一下值,就吃喝玩乐,无所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