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七十六章 问罪
    “你们看看,这就是大明武勋。。。。。。”

    朱由检将袁崇焕和徐喜登送来的两份战报仍在张维贤和吴惟英面前,满脸怒气。

    张维贤和吴惟英悄悄互望一眼,急忙一人拿起一份战报看起来,越看二人的脸色越难堪。

    “这。。。。。”

    脸色铁青的张维贤和吴惟英互换战报,又认真看起来,很快便看完两份战报。

    “臣万死!”

    “臣治军不力,请陛下治罪!”

    看完战报之后,两人急忙跪地请罪。

    “一月不到,减员两层,杀敌不足五百,朕都觉得丢人,这还是朕的亲军吗,这还是威震天下的大明禁军吗?!”

    “臣,请戍边!”吴惟英被朱由检骂得狗血淋头,但也无话可说,禁军的战绩实在是太丢人了,他抬不起头来。

    朱由检终于消了气,冷声道:“戍边,会有机会的,现在说说,这些人该怎么处置吧。”

    听了朱由检的问话,两人都埋头不语,怎么处置这些人,他们真不好说。

    朱由检明显是要拿这些人开刀,可这些人牵连甚广,其中也有和他们沾亲带故的,他们当然希望朱由检从轻发落,可他们不敢说。

    特别是张维贤,如今还在考察期内,为这些人说话,要是让朱由检误认为张维贤想要拉拢这些人,那就好玩了,要是张维贤敢开口为这些人说情,说不得朱由检不但不放过这些人,还会下狠手。

    更主要的是将自己也给陷进去,要是让朱由检对自己不满,英国公府恐怕有难了。

    至于吴惟英,毕竟都是武勋,说重罚嘛,有点落井下石,冷血无情,可说情,明显不符合皇帝的意思,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口不言,皇帝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怎么都不说话?”朱由检声音越来越冷,他又且会看不出二人的心思,但这不是朱由检愿意看见的。

    “请陛下圣裁!”张维贤硬着头皮开口。

    吴惟英微微迟疑,没敢乱说,他可是还记得当初朱由检是如何逼他表态的。

    朱由检看了眼张维贤,微微感到失望,张维贤还是有本事的,可惜太在意国公府的利益,反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吴惟英,你说说。。。。。”朱由检冷声看向吴惟英。

    吴惟英身体一颤,这是要将他彻底孤立化啊,可吴惟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按大明律令,投敌者,斩!临阵脱逃者,斩!听令不前者,斩!”

    朱由检听了吴惟英的话后,这次露出满意的容色,微微点头,再次看向张维贤,冷声道:“英国公可有意见?”

    “臣,没意见。。。。。。”张维贤自身难保,还能说什么,只能怪那些武勋子弟太不争气。

    朱由检冷哼一声道:“既然两位总督都这么认为,那就这么办吧。”

    “传旨,永康侯徐喜登督战不利,使得上直军损失惨重,罚其一年俸禄。。。。。。。”

    “忠勇伯袁崇焕指挥不当,罚一年俸禄。。。。。。”

    “西宁候宋玉德、彭城伯张光祖投敌,当诛九族,看着其先辈对大明颇有功绩,免诛九族,抄没家产,家人流放八百里。。。。。。”

    “定西候蒋骥,保定伯梁世勋,崇信伯费天泽。。。。。。临阵脱逃,按律当斩,其祖有功于大明,削去爵位,抄没家产,流放八百里。。。。。。”

    听了朱由检的处罚,张维贤和吴惟英都松了口气,他们真怕朱由检一气之下,将这些人全都斩杀。

    这样也好,虽然爵位没了,但至少命保住了。

    “传旨,金吾后卫指挥佥事李豫颇为勇猛,忠勇可嘉,领金吾后卫指挥使。。。。。。”

    “金吾右卫千户陶国祚杀敌有功,武艺了得,提为金吾右卫指挥同知。。。。。。”

    “旗手卫千户江云龙。。。。。。提为旗手卫指挥同知。。。。。。”

    “府军右卫指挥佥事冯国用。。。。。提为府军右卫指挥使。。。。。”

    “府军右卫千户陈光玉。。。。。。提为府军右卫指挥同知。。。。。”

    “。。。。。。”

    朱由检一连提拔了三十余人,最高的是指挥使,最低的则是千户。。。。。。。

    张维贤和吴惟英埋头不敢多言,如今对这个大明皇帝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无话可说。

    一个轮番戍边,轻轻松松将这些无能无力的武勋将领一扫而空,亲自提拔将领,掌控这些上直军,不用说,这五卫上直军已经是朱由检的人了。

    无论是上直军总督张维贤,还是上直军副总督吴惟英,可以说已经失去对这五卫上直军的指挥权。

    那怕是硕果仅存的金吾右卫指挥使徐喜登和旗手卫指挥使阳武侯薛濂,恐怕不久之后也会被朱由检架空。

    朱由检打的一手好算盘,这是阳谋,所有人都知道朱由检这是在收拢兵权,清除武勋,可毫无破绽。

    无话可说,朱由检给所有人同样的机会,是他们不懂得珍惜的。

    看看那些领兵的武勋,怯战的,逃跑的,更有投敌的,这样的人,怎么领兵,谁敢为他们求情。

    “你等回去后,好生操练一番,这是上直军,朕的亲军,太让朕失望了。。。。。”

    “年后,再派五卫出关,朕要看看,如今的上直军有多少成色。。。。。。”

    张维贤和吴惟英身体一颤,急忙领命而去。

    皇帝这是要将上直军内的武勋一扫而空啊,如今的武勋是个什么样子,张维贤和吴惟英最是清楚,让这些人混吃混喝还好,让他们上战场。。。。。。

    “国公爷,陛下旨意下去,京师武勋恐怕要闹腾一阵子。。。。。。”吴惟英有点担忧,五卫上直军出关,才一个月,光侯爵就被拿下两个个,伯爵更多。

    皇帝还有继续派其他上直军出关,这些武勋不闹腾才怪,领兵出关,不是被砍,就是被流放,谁不怕。

    听了吴惟英的话,张维贤微微停顿之后,沉声道:“不敢领兵出战,早日递上辞呈吧,敢闹腾,本国公愿为圣上分忧,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