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八十一章 武勋辞呈
    寒冷的冬天并没有将朱由检放出去的三把火浇灭,京师城内没人依然议论纷纷,京师百姓似乎对这些话题非常感兴趣。

    皇帝想解除海禁之事愈演愈热,无数信使冒着严寒向大明各地而去。

    消息传到沿海一带,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不过此时的赋税使司和提邢使司已经建立,地方府衙的权利大大降低,不少人闹腾,但并没有引起什么混乱。

    此时的皇权还是非常强大的,除了那些实在是无法活下去,冒险造反的乱民外,其他人是没胆子敢这种诛灭九族的事。

    特别是那些富得流油的仕人和地主富商,他们也不希望看见自己的地盘发生叛乱。

    毕竟那些叛军的目标就是他们这些家中有钱有粮的大财主。

    而这也是朱由检的目的,朱由检这是在给这些人打声招呼,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毕竟海禁一旦解除,那么随之而来的,必定是从来没有过的赋税问题,必然损坏不少人的利益。

    其实解不解除海禁,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反正都可以出海贸易。

    但解除海禁,朝廷就会开始收税,这点是他们不想看到的,所以反对也理所当然。

    “启禀陛下,广宁伯刘嗣爵求见。”

    刚到御书房没多久,当值太监王之心就来通报。

    “传,”朱由检冷笑一声,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

    一声肥肉,头发半百的刘嗣爵小心翼翼的进来,恭恭敬敬的向朱由检跪地行礼。

    “臣想继续为皇上效力,但臣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恐误了皇上大事,臣深思熟虑。。。。。。臣请辞回家,虎贲卫指挥使之职,请皇上另选忠勇之人担任。。。。。。”

    朱由检上前将刘嗣爵扶起,“广宁伯一脉世代忠于大明,朕心甚蔚,如今正值大明动荡之时,朕还需依靠广宁伯,此时若去,如朕失去一臂也,万万不可。”

    “皇上,”刘嗣爵带着哭声道:“老臣愧不敢当,得皇上如此信任,然,老臣这幅皮囊。。。。。老臣请辞,但他日皇上有诏,老臣定皮甲而来。。。。。。”

    “罢了,”朱由检叹气道,“既然广宁伯身体不适,朕当不可阻拦。。。。。。”

    最后,刘嗣爵留下虎贲卫指挥使令牌,浑身轻松的离开皇宫。

    没多久,成安伯郭邦东也来求见。

    如朱由检所料,也是来请辞的。

    朱由检假意挽留之后,便顺势答应下来。

    有了两个带头羊,无数武勋闻风而来,纷纷请辞。

    顿时上直军指挥使有一半辞官,指挥同知和指挥佥事也空缺不少,甚至不少世袭千户也开始辞官。

    整整一天,朱由检都在接到前来辞官的大小武勋。

    “辞了也好,免得他日丢了性命。”英国公张维贤一直派人盯着,这么多武勋辞官,让张维贤暗自摇头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这些人已经没有武勋的本事,他日上了战场,不死在敌军手中,也会落到朱由检手中。

    除了少数有点能耐,有点骨气的武勋外,大都不堪重用。

    而上直军副总督吴惟英,老早就亲自镇守皇宫,并且下令各军不得出营,静候皇帝旨意。

    此时无数双眼睛盯着皇帝,毕竟这么多武勋同时辞官,上直军可谓是群龙无首,他们想看看皇帝如何收场。

    不过上直军毕竟是皇帝亲军,就算没有指挥使,也没发生什么骚乱。

    特别是上直军总督张维贤亲自持刀皮甲,巡查各营,使得各卫上直军更加稳定。

    朱由检也令人严密监视上直军的动静,同时打消了勇卫营接手京师防务的打算,毕竟勇卫营一旦进入京师,必然让那些没有统领的上直军不安。

    还没休息多久的孙承宗也急急忙忙进宫,一直守在朱由检身前。

    各部尚书也进宫面圣,不过被朱由检赶回去,虽然已经接近年关,但各部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特别是户部和刑部,各地的赋税使司和提邢使司才建起来,无数事情等着他们去做。

    “启禀陛下,魏国公率领二十二名侯伯已经快马进京,直奔皇宫而来。”

    锦衣卫传来消息,让朱由检一愣,不是说魏国公等人明天才能到达京师吗,怎么天刚黑就到了。

    “去宫门等着,魏国公等人到了,就让他们直接进来。”朱由检立刻让王承恩去接人,若果朱由检猜测不错,京师武勋集体辞官的事情已经传到徐宏基耳中,他这是赶回来献忠的。

    “参见皇上!”

    没让朱由检等多久,徐宏基便带着南京大小武勋到来。

    “魏国公一路辛苦,来人,上热汤。。。。。。”

    朱由检虽然不喜欢这些武勋,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而且朱由检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拉拢人心的机会。

    “陛下,”此时,一路随行的曹化淳站了出来,虽然脸带笑容,但朱由检看得出来,曹化淳那张苍白的脸上那丝疲惫是无法隐藏的。

    只见曹化淳道:“臣与魏国公在路上,听闻上直军有不少人辞官,军中职务空缺,正是陛下急用人之计,所臣和魏国公商议后,便快马加鞭赶回来,同时将南直属的五位侯爷和十七位伯爷一同带来,仍由陛下听用。”

    当朱由检看向魏国公等南直属来的武勋时,这些人皆乖乖的站立在一旁,并没有曹化淳想象中的那种跪地请命,让一旁的曹化淳微感尴尬,脸色渐渐变冷。

    朱由检深意的看了眼埋头不语的徐宏基,又看了眼徐宏基身后的武勋,开口询问道:“你等皆是大明武勋,与大明荣辱与共。”

    “今,朝廷撤除南直属朝堂,南京上直军也一并撤去,你等暂无职务,”朱由检平淡的道:“如今京师侍卫上直军空缺甚多。。。。。。”

    “陛下,”魏国公徐宏基沉声道:“臣年世已高,不想再理军中之事,请陛下赎罪。”

    “请陛下赎罪!”

    徐宏基话音刚落,二十二名来自南京的武勋皆跪地请罪,让本来以为立了大功的曹化淳脸色铁青,死死盯着这些人,眼神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