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八十八章 范景文请奏
    “启奏陛下,南直属三十八名四品以上官员,皆以入京,等候陛下安置。。。。。。”

    内阁首辅韩爌第一个启奏。

    韩爌等人于昨天全部回到京师,不但正是解散南朝廷,也将南朝廷四品以上官员全部带了回来。

    而这些官员,都是吏部登记在册的,等着皇帝重新安排工作。

    “宣他们进殿。。。。。”

    这些官员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实权,但阶位高啊,朱由检不可能将他们降级留用吧。

    而且其中也有几个人才,朱由检是不会放过的。

    “参见皇上!”

    三十多人进殿,为首之人白发苍苍,朱由检见此人,微微挑眉,此人的身份可不简单。

    “袁老速速请起,诸位卿家也起来吧。”

    为首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袁可立,大明四朝元老的存在。

    “启奏陛下,臣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力不从心。。。。。请皇上恩准,老臣请辞。。。。。。”袁可立的确太累了,本来在南京安享晚年,没想到朱由检来这么一出,被逼着北上。

    要不是袁可立身体还算可以,恐怕都到不了京师,就挂在路上了。

    今天说什么,袁可立都铁了心要辞官。

    “这。。。。。”朱由检有点为难,袁可立可是个大人物,威名赫赫,朱由检还想好好利用一下这个袁可立,像这样的大佬级人物不多了。

    “陛下,”此时韩爌也站出来,满脸真诚的道:“袁老年事已高,一路随臣北上,甚是辛苦,还请陛下恩准袁老回家休养几日。”

    “哎,”朱由检叹了口气,“朕本想好生请教袁老治国之道,可袁老。。。。。。哎,既然如此,朕准袁老之奏。”

    “传旨,”朱由检立刻让人拟旨,“封袁可立为大明太师。。。。。。。赐京师府邸一座,白银千两。。。。。。”

    “谢陛下。。。。。。”袁可立巍颤颤的跪地谢恩。

    朱由检急忙让人扶袁可立起来,“袁老好生在京师休息,朕若遇国之难事,也好向袁老请教。”

    送走袁可立,朱由检再看下南京来的三十七名四品以上官员,本来南京朝廷不止这么点四品官员的,不过有一部分直接调任地方。

    毕竟地方上刚建立赋税使司和提邢使司,需要大批官员。

    “你等划归官职不变,留在京师等候安置,入位吧。。。。。。”

    本来朱由检还想见见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杨嗣昌,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现在比较是朝会,别太让杨嗣昌出风头了,免得以后不好调教。

    杨嗣昌已经是四品主事,而他的父亲杨鹤,如今是陕西三边总督,二品大员,朱由检觉得还是让杨嗣昌稍微沉淀一下好点,免得树大招风。

    “陛下,臣有本奏!”户部尚书范景文昨日返回京师,连夜写好奏折,今天他要有大举动。

    朱由检看了眼满脸坚定的范景文,心中一凸,示意王承恩将范景文的奏折拿上来。

    范景文将朱由检接了奏折,急忙道:“臣听闻陛下有意开海禁,扩增大明水师,扫清大明海域海盗,整顿大明海域。”

    朱由检微微点头道:“不错,大明海域乃大明之地,如今海盗横行,红夷犯边,威胁大明沿海百姓。朕不愿大明百姓遭受这等欺凌,欲兴水师,保沿海百姓安危。”

    “臣赞同陛下此策,”范景文诚恳的道:“水师羸弱,难以保大明百姓安危,当有所增强。”

    “然,臣以为,”范景文继续道:“在开海禁之前,需保证大明水师有足够力量御敌于外,增强水师,则需大量军士,还需大量新式战船,新式火炮。。。。。。”

    “而这些,都需要大量钱粮方可,”范景文真诚的对朱由检和满朝文武道:“如今大明北有建奴犯边,西又逆贼作乱,南又多有灾害,东有海盗红夷,以大明如今的税赋,不足以支持水师扩建。。。。。。”

    “范卿家之意,当如何?”朱由检深深的看了范景文一眼,这家伙真会做铺垫。

    范景文毫不迟疑的道:“这正是今日臣所奏之事,臣以为,要想快速增强水师,则需投入大量钱粮,而大明钱粮不足,则唯有加派赋税。。。。。。”

    “加派赋税。。。。。”

    “陛下,”首辅韩爌急忙站出来道:“万不可加派赋税,如今大明年年天灾,各地百姓早已苦不堪言,若再加赋税,恐会引起百姓恐慌。。。。。。”

    督查院左都御史施邦曜也出列道:“臣附议,若开海禁以加派赋税为前提,臣请陛下,继续施行海禁。。。。。。”

    “臣附议!”

    “臣附议!”

    “。。。。。。”

    朱由检坐在龙椅上,平静的看着这些大臣表演,韩爌、范景文、施邦曜等人一回京,朝堂大臣的身板立刻挺直了很多。

    这种情况早就在朱由检的预料之中,也不是开海禁对韩爌、范景文等人有多大的利益冲突,而是大明目前的情况,不允许大明在海上投入太多资源。

    开海禁,增加水师力量,可不是小打小闹,每年投入水师的钱粮,绝对不是小数目。

    正如范景文所说,要开海禁,必须要有新的赋税收入,否则大明根本支撑不起这么巨大的消耗。

    “户部,说说大明今年的赋税。”朱由检将目光再次移到范景文身上。

    范景文丝毫没有被一声声反对所影响,毫不迟延的回答道:“天启七年,夏,收麦四百三十八万八十二石六斗九升八盒。。。。。。”

    “秋,收米二千一百四十九万三千五百六十三石一斗一升。。。。。。。。”

    “丝绵折捐二十万六千二百八十二匹三丈一尺三寸。。。。。。”

    “棉布。。。。。”

    “马料。。。。。”

    “。。。。。。”

    范景文这个户部尚书当得没话说,今年的赋税整理得明明白白,多达十八个税目,竟然全部记在脑袋中,而且非常精确。

    明朝实行两税法,就是夏收麦,秋收米,不种地的就收相应的实物,比如丝绵,棉布,马料、朱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