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八十九章 赋税支出(求推存,求票票)
    听听这些数据,大明的税收多吗?

    其实一点也不多,将这些粮食什么的兑换成白银,也就两千六百多万两的样子。

    再看看宋元时期和后面的满清时期,高峰时期都上亿两白银的税收。

    而且明朝时期,领土面积是历史上最大的,耕地面积更是高达八百五十万倾,也就是八亿多亩。。。。。。

    可以说大明的税率是华夏历朝历代最低的。

    但两千六百多万两银子,也不至于让朝廷如此困境啊。

    朱由检微微摇头,叹了口气,“说说今年的支出吧。。。。。。”

    “遵旨,”范景文脸色微沉,说道开支,他的脸色也不好看,“各地亲王、郡王共截留一千三百五十二万石。。。。。。”

    “云南截留三百六十三石。。。。。贵州截留二百三十六石。。。。。”

    “朝廷官员俸禄六百八十二石。。。。。。”

    “军饷一千二百三十八石。。。。。。”

    听了这一个个数字,朱由检心脏在颤抖。

    大明如今收税是按老黄册征收的,而老黄册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测定的了,虽然每年都在更换,可真多更换了吗,绝大部分都是抄录去年的。

    一年抄一年,没有增加,只有减少。

    那些大明亲王、君王等,其封地的税赋虽然算在户部赋税内,但收上来后,直接交给封地的王爷们。

    大明的皇室可是个超级庞然大物,亲王、郡王、世子、郡主、县主。。。。。。

    一代传一代,每一代都在增加,无数肥沃的土地都成为他们的封地。

    当然,名义上属于他们,但封地的土地和百姓还是归朝廷管。

    不过他们也有办法,以他们皇室的身份,要弄些土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原本刚开始真正属于这些皇室成员的土地没多少,可慢慢兼并,一代代兼并,最终每一个皇室成员手中都握着一大片巨大的肥沃土地。

    要知道这些土地是不收税的,也就是说,除了这些,朝廷每年还要给他们相应的钱粮。。。。。。

    至于地方截留,比如贵族、云南两地,年年闹腾,年年用兵,所需要的钱粮由户部出,户部收税后,便将这些钱粮直接交给两地的军队。

    而且两地因为闹腾得厉害,实际上没有什么税收,很大一部分还要周边省的税收来补给。

    这又是一个巨大的支出,而且几乎从大明立国到现在,从来没有消停过。

    至于俸禄就不用说了,大明官员的俸禄是历史最低,这点开支根本不算什么,大明官员绝大部分都有自己的收入来源,否则他们不可能养得起如此多的家丁侍女。

    然后就是恐怖的军饷支出了。

    什么军户制,什么不费民间一分钱养百万军,都是笑话。

    大明的军户是最苦的一群人,也是最穷的一群人,他们手中土地有限,却要养活无数壮汉,而且他们上交的份额,比普通百姓上交的赋税要多数倍。

    再加上土地被兼并,说是军户,最后却沦为佃农,甚至连佃农都不如。

    赋税收入一个个巨大的数字,真正运近京师太仓内的没多少,很多地方刚收上来,甚至不用转手,就被当地官府截留了。

    这还不是让老百姓无法活下去的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地方官府的乱来,巧取豪夺。

    什么大斗进小斗出,什么踢斗,还有地方官府的各种加派。

    收税的人工费,运送费,吃喝拉撒费,都自己加在百姓的税收之中。

    还有大明的官员和进士是免税的,其他什么秀才、举人都有相应的减免,甚至到了后来,凡是读书人,都或多或少的有所减少。

    各地的士绅、地主与官府勾结,各种名目偷税漏税,但户部要这么多税,怎么办,只能分派到那些平头百姓身上。

    更要命的是,大明百姓实行保甲制,十户为一甲,也就是说,这十户该交多少税就交多少,官府不会管这一甲少了多少人,被兼并了多少土地,逃荒了多少人,是不是天灾人祸,反正就是要交这么多。

    结果可想而知,百姓要么逃命去了,要么被逼死,还有就是反了他娘的。。。。。。。

    范景文说完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满朝文武低头不语。

    按照范景文的说法,大明的财政如今是入不薄出,也就是财政赤字。。。。。。

    沉默一阵之后,朱由检沉声道:“明年开始,全国赋税由各地赋税使司负责征收,提邢使司协同,地方官府不得插手,否则以谋逆论处。。。。。。”

    “陛下,”范景文领旨后,继续问道:“要开海禁,则需加派。。。。。。”

    范景文再次将这个话题提出来,他是下达决心要朱由检打消开海禁的念头,因为户部根本拿不出钱来。

    “海禁的事,”朱由检沉默一会儿道:“朕自由打算,大明沿海防御之事,你等也不必操心。。。。。。”

    朱由检可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一旦退缩,他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威信将受到很大的打击,满朝文武恐怕又要像一群苍蝇一样扑上来,什么事都要劝上一劝。

    听了朱由检的话,韩爌、范景文等人心头一沉,他们知道还是没有说服皇帝打消开海禁的念头。

    “朕觉得,”朱由检沉声道:“户部黄册常年未更正,漏洞极多,不利于大明赋税收取。”

    范景文听了朱由检的话,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他没想到朱由检的反击来的如此之快。

    黄册,就是大明所有土地的登记薄,上面记载了大明所有土地的情况。

    那一亩土地属于谁,谁是户主,此户有多少人,该交多少赋税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可大明如今的情况,满朝文武都清楚,黄册上面的,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

    黄册上的很多土地,已经落入各地士绅,富人手中。。。。。。

    朱由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又怎么不明白朱由检的意思。

    “请皇上下旨,重新清查全国土地,重新测量造册!”内阁众人相互看一眼,最终还是韩爌站出来请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