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三十二人
    “停,”卢象升刚刚说自己进士出身,就被朱由检淡淡的打断,冷声对卢象升道:“看来你还没忘记以前的身份和荣誉,我来帮帮你,深蹲!”

    深蹲就是站马步,不过难度更大点,是练武之人经常使用的锻炼手段之一。

    卢象升听了朱由检的话,微微皱眉,脸色难堪,狠狠瞪了眼朱由检,不过眼睛瞟了眼朱由检腰间悬挂的尚方剑,最终还是不服气的两腿分开,开始深蹲。

    “下一个,”卢象升开始深蹲,朱由检便将目光移向第一排左侧第二人。

    青年急忙大声道:“阎应元,年二十又三,大明军事学府学员!”

    朱由检右手掏了掏耳堵,淡然道:“声音太大,太吵,深蹲。。。。。。”

    阎应元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什么理由,不过看在尚方剑的份上,不服气的深蹲起来。

    第三人很自觉,没等朱由检开口,率先开口道:“何腾蛟,年三十又四,大明军事学院学员。”

    “声音太粗糙,深蹲。。。。。。”朱由检的借口让何腾蛟无言以对,他行五出身,有阎应元的先列在前,他已经很控制自己的音量了,可朱由检竟然以这样的几口罚他。

    第三日淡然道:“冯厚敦,年二十又二,大明军事学院学员。”

    冯厚敦声音不大不小,而且还算温和,介绍完自己后,直直等着朱由检,他想看看朱由检以什么理由罚他。

    朱由检似乎看出冯厚敦的意思,冷冷一笑,“看你不爽,深蹲。。。。。”

    “左良玉,年二十又五,大明军事学院学员。。。。。。”

    见左良玉也等着,朱由检满足左良玉的好奇心,“长得太白,深蹲。”

    “尚可喜,年二十又三,大明军事学院学员。”

    尚可喜似乎也知道跑不了深蹲的惩罚,索信声音洪亮的介绍自己。

    朱由检也很配合,“不喜欢你的名字,深蹲。。。。。。。”

    “曹变蛟,年一十又七。。。。。。”

    “比我年轻,深蹲。。。。。。”

    “曹文诏,三十又五。。。。。。”

    “太老了,深蹲。。。。。。”

    “陈永福,二十又六。。。。。。”

    “名字太烂,深蹲。。。。。。”

    “杨畏知,一十又八。。。。。。”

    “像个娘门,深蹲。。。。。。”

    “孔有德,二十又五。。。。。。”

    “好像听过这名字,深蹲。。。。。。”

    “孙传庭,三十又三。。。。。。”

    “名字不错,深蹲。”朱由检深深的看了眼孙传庭,这可是个了不得的人才。

    “吴厚才,二十又四。。。。。。”

    “。。。。。。”朱由检还没说出借口,吴厚才已经蹲下,让朱由检甚是无语。

    “陈明遇,二十又三。。。。。。”

    “南方口音,深蹲。。。。。。”朱由检表示找借口无压力。

    “傅宗龙,三十又六。。。。。。”

    “这么老,怎么一点都不自觉。。。。。。”朱由检淡淡的开口,傅宗龙和曹文诏一样,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孩子都打酱油了。

    曹文诏就不用说了,有明末第一良将之称,至于傅宗龙,朱由检隐隐记得担任过辽东总督,和皇太极干过,也和李自成干过,后来战死沙场。。。。。

    “吴三桂,一十又六。。。。。。”

    听了这个名字,朱由检为之一愣,他只知道吴三桂今年不是很大,可没想到还这么小,是他挑选的三十二人中最小的,只有十六岁。

    曹变蛟十七岁,杨畏知十八岁。

    这三人年纪都不到二十,不过现在是明末,十六岁已经算成年了,该结婚生子了,也老大不小的了,想到这里,朱由检就没了负罪感。

    不过当朱由检见吴三桂还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一点都不自觉,让朱由检非常不爽。

    本来名字就让朱由检不爽了,这吴三桂竟然还敢如此不知所谓。

    朱由检冷哼一声,“长相一般,笨头笨脑,自作聪明,人小智奸,深蹲。”

    “你。。。。。。”听了朱由检的评价,吴三桂不再保持一副自得模样,满脸怒色的看着朱由检。

    “长伯。。。。。。”吴三桂身边的祖泽洪轻轻拉了下吴三桂的衣角,示意他不要乱来。

    吴三桂冷哼一声,也开始深蹲。

    “祖泽洪,二十又五。。。。。。”

    朱由检看了眼五大三粗的祖泽洪,也就是祖大寿之子,朱由检淡然道:“将门虎子,不错,多练练吧。”

    听了朱由检的话,祖泽洪对朱由检抱拳一礼,随后开始深蹲。。。。。。

    “满桂,三十又三。。。。。。”

    大明满桂,鼎鼎大名,少有的猛将,朱由检之所有将其挑选出来,就是因为其勇猛异常,而且忠诚,擅长骑兵作战。

    “。。。。。。”

    三十二人一一介绍完自己,无一人站立。。。。。。

    朱由检看着眼前的大明精髓,暗自叹了口气,这些人都是难得的将帅之才,好生培养,将来定能名震一方。

    可惜他们历史上所跟非人,遇到崇祯皇帝这个多疑自负又没耐心的皇帝,还有一群只会争权夺利的猪队友。

    这么多人才,不是不甘的战死沙场,就是被逼投降皇太极。。。。。。

    三十二人,最小的是吴三桂,最大的是傅宗龙。

    无论只有十六的吴三桂,还是已经三十六的傅宗龙,都还有大把的光阴,值得培养一番。

    朱由检就这样默默的看着深蹲的三十二人,不得不说这些人个个都练过家子,那怕最小的吴三桂也纹丝不动,不愧是名传千古的平西王。。。。。。

    “这是你们入大明军事学院的第二课,”朱由检冷声道:“你们自从踏入学院开始,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你们是同袍,是兄弟,他日战场之上,可以放下将后背交与之人。。。。。。”

    又过了两刻钟,已经有不少人开始颤抖,似乎已经坚持不住,不过朱由检没有叫停,他想看看这些人功底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