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萨尔许之战
    “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发精骑约三万;”

    “延绥镇、宁夏镇、甘肃镇、固原镇四处,发兵共约两万五千人;”

    “四川、广东、山东、陕西、北直隶、南直隶,发兵共约两万人;”

    “浙江发善战浙军步兵四千;”

    “永顺、保靖、石州各处土司兵,河东西土兵,数量各二三千不等,共约七千人;”

    “明军总数约八万六千人。与海西女真叶赫部军一万人,朝鲜军一万三千人,总计十一万多人!”

    大明军事学府内,一间简洁宽敞明亮的房屋内,一名白发苍苍,脸带疲容的老者站在高台之上,讲解赫赫有名的萨尔许之战。

    讲台之下,朱由检和三十二名大明军事学府的学员整齐而坐,专心致志的听着老者讲述萨尔许之战的经过。

    “开原总兵马林,率1万5千人,出开原,经三岔儿堡,入浑河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

    老者一边讲,一边用手中长棍在巨大的地图上指出马林一路的进攻路线。

    “山海关总兵杜松,率兵约3万人的主力部队担任主攻,由沈阳出抚顺关入苏子河谷,由西面进攻!”

    “辽东总兵李如柏,率兵2万5千人,由西南面进攻!”

    “辽阳总兵刘铤,率兵1万余人,会合朝鲜军共2万余人,经宽甸沿董家江北上,由南面进攻!”

    “另外,”老者指着地图继续道:“总兵官秉忠,辽东将领张承基、柴国柱等部驻守辽阳,作为机动增援部队;总兵李光荣率兵一部驻广宁,保障后方交通。副总兵窦承武驻前屯监视蒙古各部;以管屯都司王绍勋总管运输粮草辎重。”

    听到这里,下面军事学府的学员纷纷点头,这样的排兵布阵非常合理,主攻、侧攻、辅助、预备队,各个方面都考虑进去了。

    老者继续道:“四路军意在分进合击,欲一战而灭建奴叛军。。。。。。。”

    “败了,”老者讲到这里,满脸没落,声音深沉无力的道:“数日间,四路大军,纷纷溃败。。。。。。”

    听到这里,所有学员也是满脸不甘和失望,萨尔许之战后,大明再无主动进攻后金的能力,后金夺取大片领地之后,实力日益壮大,如今已经成为大明的心腹大患。

    “说说此战失败的原因,”朱由检脸色毫无变化,平淡的对老者下命令。

    老者微微迟疑之后,叹了口气道:“其一是大明军队缺乏训练,武器失修~~~~”

    “其二,建奴人善战,努尔哈赤奸诈狡猾~~~~”

    “其三,”老者微微迟疑后,开口道:“主将指挥不当,调度不及,至使明军大败~~~~”

    老者微微摇头道:“还有便是,海西女真叶赫部军和朝鲜军战力不足,与大明军配合不及~~~~”

    “完了?”朱由检见老者讲完四点后就停了下来,这让朱由检很是无语。

    “这位大人,”老者对朱由检抱拳道:“老夫能想到的只有这些了。”

    朱由检听后微微摇头,起身走上讲台,沉声询问道:“你等说说,此战失利原因所在何处?”

    三十二名学员皆微微皱眉暗思,朱由检也不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最终,还是久经沙场的洪承畴率先开口道:“末将认为,分兵四路,兵力分散,被建奴趁机各个击破,此乃此战失利之最大失误。”

    “还有吗?”朱由检微微点头,给洪承畴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其继续。

    洪承畴微微皱眉道:“末将以为,分兵四路亦非不可,然四路兵马不能齐头并进,使得四路兵马失去相互照应,让建奴叛军寻到战机。”

    洪承畴说完,曹文诏也站起来道:“末将以为,西南一路,辽东总兵李如松怯战不前,措施战机,此乃一大失误,主将有用人不明之嫌。”

    “哼!”听了曹文诏的话,一旁的老者不满的冷哼一声。

    曹文诏疑惑的看了眼老者。

    随后,孙传庭也站起来道:“末将以为,各路兵马兵力皆不足,主力也才三万兵马,如何应对拥有六万兵力的建奴叛军。”

    “末将以为~~~~”

    众人纷纷起身说出自己的看法,不少观点直指主将,质疑主将的指挥能力。

    “不错,”听完众人的看法后,朱由检满意的点点头,扭头看向老者道:“你还是没明白此战大明失利的原因。”

    朱由检看向下面的三十二人,沉声道:“大明军队缺乏训练,武器失修?简直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各地大明兵马的确缺乏训练,但此战从大明各地抽调来的兵马,皆是精锐中的精锐,皆是善战之师,何来缺乏训练之说?”

    “另外,”朱由检冷声道:“武器失修?大明军队用的是什么武器,建奴人用的是什么武器,谁强谁弱,还需要争辩吗,大明拥有最先进的火器,拥有最锋利的利刃,拥有最厚实的铁甲,建奴呢,他们不善锻造,所用武器不过是些大明军队看不上的淘汰之物~~~~~~”

    “至于你所说的另外两点,”朱由检冷哼一声道:“建奴人善战?努尔哈赤狡诈?是不是所有的敌人都该像猪一样,站在那里,等你慢悠悠的去一刀刀砍杀,那才是好敌人?”

    朱由检的话使得老者脸色微红,也使得下面三十二人之中传出微微的笑声,其中吴三桂的声音最为突出。

    “很好笑吗?”朱由检脸色铁青的看向众人,冷声道:“建奴人狡不狡猾,厉不厉害,你们之中有人清楚,你们面对建奴人时,又是什么表现,你们自己清楚。”

    “最后,”朱由检失望的道:“海西女真叶赫部军和朝鲜军战力不足,与大明军配合不及?天大的笑话,你们是不是认为海西女真叶赫部军和朝鲜军和大明军队一样厉害,甚至比大明军队还要强才好?”

    “是不是认为,大明的敌人都该交给这些大明的属国去打,将大明的防务都交给这些属国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