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兵变
    而此时,本来应该夜闭的京师城门之一的永定门,却缓缓开启。

    城楼上人头涌动,所有士卒眼中散发着疯狂。

    寂静的城楼上,散发着丝丝血腥之气,地上躺着不少禁军服饰的侍卫。

    永宁伯王天瑞身披战甲,手握利刃,利刃之上还滴着鲜血。

    王天瑞不远处,躺着满脸不甘和惊恐的永定门值守千户,,,,,,

    “进!”

    当永定门大开之后,城外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列队缓缓开入京城。

    京城内爆竹之声依然此起彼伏,整个京师还陈庆在新年的欢声之中。

    从永定门进入京师的兵马速度越来越来,在皇城大道上开始奔跑起来。

    “啊~~”

    “怎么会有这么多兵马?”

    “不对,这不是禁军,是京营的兵马!”

    京营兵马突然入城,在大道上飞奔向前,立刻惊醒还在欢庆的百姓。

    有见识之人见到这些兵马,满脸惊恐的看向皇宫方向。

    “快回家!”

    “乱世将到也~~”

    “关门熄灯,别出声!”

    京营的兵马并没有打开杀戒,而是在领头大将的率领下,快速向前飞奔,目标正是皇宫方向。

    “踏踏踏~~~”

    战马奔跑之声,士卒踏步之声响彻整个京师大道,恐慌也开始向整个京师蔓延。

    “陛下有旨,请诸位王爷和大人移步太和门~~~”

    皇宫内的宴会已经停止,密营副总管谢文举带着五百密卫,将此地围得水线不通,冷眼看着这群大明最有权势的顶级大佬。

    若有人敢在此时出头,谢文举不介意宰杀一两个王公大臣,那怕是亲王,也不用客气,这,也是朱由检的意思。

    因为今晚情况比较特殊,杀了也白杀,反正有人背这个黑锅。

    “诸位王爷,请~”

    谢文举冷声看向最前面的一群亲王,其中还有朱由检的三个亲叔叔~~~

    “谢总管,倒地发生了何事?”

    面对这种情况,这些藩王一个个满脸惊恐之色,根本不敢有所动作。

    恐慌之气越来越浓,内阁首辅韩爌硬着批头站出来,他也预感到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皇帝朱由检已经不知去向。

    “韩大人,莫要多问,随我等走便是!”

    谢文举对韩爌这个大佬也不怎么客气,若非朱由检打过招呼,内阁大臣一个都不能动的话,恐怕谢文举已经按照朱由检的暗示,杀鸡儆猴!

    在密卫的押送下,百多位藩王和百多位文武大臣缓缓向太和门而去,一路上戒备森严,每一个宫门都有大量禁军镇守。

    新年的气息已经悄然的消失,整个皇宫呈现一片萧杀之气。

    “有人谋反!”

    “兵变!”

    “何人如此大胆!”

    无数念头在诸多藩王和大臣脑袋中呈现,形势已经很明显。

    “加速!”

    率领京营兵马进入京城的大将,随着不断接近皇宫,他的内心越来越不安。

    因为一路上来,他竟然没有看见一个禁军,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师啊。

    京营兵马杀入京师,人数可不少,按理说,早就惊动了禁军才对,就算大部分禁军反应不过来,可京师内的数道关卡,竟然都没人禁军,这太反常了。

    “停!”

    终于,京营兵马杀入皇城,直逼太和门下,见太和门也是一片寂静,不但没有任何灯火,甚至没有一个人影,这完全不符常理。

    “进!”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不成功便成仁。

    大军缓步向前,不断接近太和门,气氛越来越诧异。

    “嘭!!”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大军急忙下令大军停止前进,全部备战。

    “吱咯咯咯~~~”

    太和门随着刺耳的开门声,缓缓张口巨口。

    “踏踏踏踏~~~~”

    整齐的脚步声从太和门内传来,刚才还一片黢黑的太和门城楼上,如今已经灯火通明,旌旗飘展,人头涌动。

    “喝!!!”

    “嘭!”

    一排大盾兵在最前面列队,数千怀抱新式火枪的勇卫营将士随后列队,太和门前,两支兵马开始对峙。

    当为首之人看见勇卫营兵马出现在这里时,心口已经沉到底,皇帝,早就准备!!

    “皇上!!”

    突然,京营兵马领兵大将死死盯着出现在太和门城楼上之人,正是当即皇帝朱由检。

    “让他们上来,”朱由检看着太和门外的京师兵马,冷冷一笑,吩咐密营总管,将藩王和大臣带上城楼。

    “这~~~”

    “京营造反了!”

    “岂有此理,成国公何在?”

    “乱臣贼子!”

    当看到太和门外的兵马后,诸多大臣脸色大变,纷纷开口大骂,他们是书上,最将就的便是忠孝。

    “成国公!”

    “定国公也不在!”

    终于,众人也反应过来,一直负责京营的成国公和定国公今天都没来参加晚宴。

    “乱臣贼子,不忠不孝!”

    “皇上,臣请战!”

    满脸怒气的兵部尚书孙承宗站出来,他虽是文官,可是战将出身。

    “臣请战!”

    兵部左侍郎王象乾也站了出来。

    “臣请战!”

    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大臣也纷纷站出来请战,很多人脸色只有怒色,没有害怕。

    还有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则微微皱眉,脸色难堪。

    至于藩王们,一个个不敢开口,他们身后就站着杀气腾腾的密卫。

    他们作为皇室之人,知道这个时候,谁冒头谁死,甚至他们还担心,朱由检会趁机对他们下手。

    没人注意藩王之中的福王朱常洵脸色难堪之中,带着丝丝兴奋和担忧。

    但朱常洵扫了眼太和臣楼上的兵马和下面列队的兵马,微微皱眉,事情似乎没那么顺利。

    “西宁候,你要干什么,还不下马跪地请罪!”

    “京营将士,速速退出京城!”

    怒吼声从太和门城楼上传来,怒吼之人正是今夜唯一到场的国公爷,魏国公徐宏基。

    今晚入席之后,发现其他三位国公竟然都没来,老谋深算的他便发现问题所在。

    果不其然,京营竟然发生兵变。

    不过徐宏基现在一点都不紧张,因为那个深不可测的皇帝,正悠闲的坐在龙椅上,一副看戏的架势。

    徐宏基知道,今晚兵变,对皇帝不会有什么威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