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四面楚歌
    大明皇宫,御书房,朱由检一脸淡漠的坐在龙椅上。

    左右分别坐着英国公张维贤,魏国公徐宏基,吏部尚书来宗道,户部尚书范景文,礼部尚书周延儒,兵部尚书孙承宗,刑部尚书路振飞,工部尚书王之臣,农部尚书徐光启,然后是左都御史施邦曜和右都御史李邦华。

    这里的气氛之所以如此沉闷,是因为刚接到的几封急报有关。

    陕北三边总督杨鹤急报:“陕西、陕北叛贼势如破竹,攻破三十余座城池,无数官员被杀,三个卫所官兵加入叛军,叛军人数已经高达十数万之多,,,,,,,,”

    镇江总督毛文龙急报:“建奴镶蓝旗南下镇江、旋城,有进入朝鲜意图,皮岛兵马独木难支,求情援军,,,,,,,”

    辽西总督袁崇焕急报:“建奴镶红旗兵逼锦州,建奴大军恐会大举来犯,请求援军、粮草、兵甲、火器增援,,,,,,,”

    如果说这三封急报就让满朝文武焦头烂额的话,那么最后一封急报,几乎让所有人都有种无力的感觉。

    云、贵、川三省总督朱燮元急报:“永宁安抚司奢崇明,永西宣抚司安邦彦,乌撒府司夷安氏集结大军,欲大举进攻,沙马宣抚司、邛部宣抚司,,,,八部加入叛军,安邦彦实力大增,请求朝廷增兵,,,,,,”

    什么是四面楚歌,现在的大明,便是四面楚歌,摇摇欲坠。

    朱由检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还是太自负了,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以为一切都按照历史流发展。

    可是朱由检万万没想到,因为他的到来,因为蝴蝶效应的原因,使得大明形势大变,如同苍天对他的惩罚一样,所有形势都突然恶化。

    陕西叛乱原本应该还要发酵数年时间,前期应该是小规模叛乱,根本对大明起不来什么威胁。

    可现在,几乎在一个月内,整个陕北地区全面沦陷,叛军实力暴增数十倍,甚至有向四面八方扩散的趋势。

    朱由检突然感到压力倍增,农民起义有多恐怖,没人比朱由检知道更深,一旦让其泛滥,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后金,按照历史记载,皇太极应该要花费一段时间收拢权利,而后先拿下蒙古等地,才全面向大明进攻,而且也是数年后,皇太极才派大军再次攻打朝鲜,彻底解决朝鲜这个后患。

    可现在呢,按照前方两个总督的急报,皇太极似乎不再给朱由检发展的时间,刚刚开春,后金八旗就有南下的意图。

    更让朱由检担忧的是,还没猜测出皇太极的真正目标,有可能是攻锦州,也有可能是攻朝鲜。

    若皇太极的目标是朝鲜,大明几乎没有救援的能力,因为辽东已经全部落入后金手中,大明能动用的兵马只有皮岛的毛文龙部。

    至于从海上派兵救援,以大明如今的海上运输能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运动多少兵马登录朝鲜。

    而更让朱由检感到无力的是,形势一直很好的西南土司叛乱形势突然逆转,本来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朝廷大军,突然紧急求援。

    原因是开春之后,本来已经平息的永西宣抚司再次反叛,同时还有大大小的土司加入其中,使得平乱大军压力倍增,不得不收拢兵马,据险而守,等待朝廷援军。

    永宁宣抚司的奢崇明和永西宣抚司的安邦彦早在天启一年和天启二年先后起兵造反。

    而那个时候,正是后金崛起,建奴大军大举入侵,大明朝堂从各地调遣兵马北上防御的时候。

    奢崇明和安邦彦一度兵围四川成都府和贵州贵阳司,天下震动。

    朝廷急忙调遣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等地兵马前去救援,同时将南边很大一部分赋税投入其中。

    这一下子,顿时将大明南部所有兵马和钱粮都给牵制住,使得大明根本无力对后金形成兵力优势,让后金迅速发展。

    可以说后金能有如今的规模,奢崇明和安邦彦两大土司功不可没。

    朱由检的记忆中,奢崇明和安邦彦两人的叛乱,会在四省巡抚皆总督朱燮元的指挥下,调集南方四省大军围剿,也就这一两年内能够彻底平定,使得南方四省能够腾出手来。

    所以朱由检对南边的叛乱没有多加干预,任由他们按照历史流程走下去。

    可上天似乎看不惯朱由检的不作为,云贵土司大面积集团叛乱,使得大明南方糜烂,这已经不是南方四省兵马能够评定的了。

    朱由检召集内阁大臣问计,可无人能拿出好的解决办法来。

    原因很简单,大明已经无兵可调了,也无钱可用了。

    陕北乱民作乱,东北建奴大举来犯,云贵土司集体造反。

    那个一都需要大量兵马,调集大量粮草钱财才能够应付。

    可从哪里调兵,南方三省兵马几乎都已经在最前线,北方九边重镇大军根本动弹不得,江浙各地卫所腐烂不堪,根本难当大任,可堪一用的兵马早就调往北边了。

    “兵部,”沉默一阵后,朱由检突然开口道:“大明若三面开战,需要多少钱粮方可保证各路大军所需?”

    孙承宗急忙道:“启禀皇上,如今陕北总督杨鹤摔十万兵马平乱、锦州有袁崇焕十二万戍边大军和两万上直军,镇江有毛文龙两万边军,还有负责围剿奢崇明和安邦彦的十万兵马,如此算来,每月最少需粮草百万石,,,,,,,,”

    朱由检听后脸色阴沉,他知道孙承宗是按照最低标准来算的,没有将战死将士抚恤,武器损耗,还有其他军中消耗算进去。

    可打仗那有不死人,那有不消耗,更别说火器占一定比例的大明军队,每日消耗的火药就是个庞大的数字。

    “户部,”朱由检阴沉着脸看向范景文问道:“若有五百万两银两,可否保证前线大军所需?能坚持多久?”

    范景文急忙道:“回皇上,若能保住粮食价格不涨,粮道畅通,当可保证各路大军半年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