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封南宁伯
    申景禛将毛文龙油米不进,没办法,只得乘船向天津卫而去,一路上满脸愁容,头发了白了不知多少。

    可申景禛不知道的是,他还没从朝鲜出发,朝鲜的廷议内容已经急速传往大明京师。

    而申景禛刚等上皮岛的时候,朝鲜方面的密报已经摆在朱由检面前。

    朱由检对此大大赞赏了张彝宪一番。

    “皇上,吏部尚书来宗道,户部尚书范景文,农部尚书徐光启,刑部尚书路振飞在外求见。”

    一大早,四大尚书就联名前来,朱由检微微皱眉,肯定发生什么大事。

    “参见皇上!”

    四人行礼之后,农部尚书徐光启率先开口道:“皇上,昨夜,河南祥符县农政使司七品所正官李叶林被杀,请皇上下旨彻查,给农部一个交代!”

    朱由检听后微微皱眉,徐光启的怒气很深,那怕实在御书房,也丝毫无法掩饰,此事绝对不是普通的命案。

    “皇上,”户部尚书范景文也怒气冲冲的道:“河南祥符县赋税使司六品主事官王敷,昨夜下值回家路上被人殴打,片体鳞伤,右脚被打断,请皇上彻查此事!”

    “请皇上下旨彻查,给百官一个交代!”吏部尚书来宗道也是一脸怒气,死了一个七品官,残了一个六品官,这绝对是大事,身为吏部尚书,来宗道必须讨个说法。

    “倒地怎么回事,路振飞,你说?”朱由检脸色阴沉,竟然有人敢杀官,简直就是打他朱由检的脸。

    路振飞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臣已下令河南祥符县提邢使司彻查此事,但此事恐怕还需皇上钦点钦差,,,,,,,”

    “谁做的?”

    如果是普通百姓,那怕是一般的贵胄,地方官府直接拿人,根本闹不到朱由检这里,主谋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路振飞叹了口气道:“可能是太康伯府的人做的,,,,,,,”

    “太康伯?”朱由检微微一愣,这又是哪位大神,他怎么没什么印象。

    来宗道为朱由检解惑道:“太康伯乃懿安皇后之父,,,,,,,”

    “什么?”朱由检听后脸色微变,若是别人,那怕是自己妻子的家人,朱由检也毫不留情的下令拿人。

    可懿安皇后,自己的嫂子,这事有点为难朱由检了。

    朱由检能坐上皇位,懿安皇后功不可没,朱由检对自己这个嫂子亏欠良多,他那个便宜哥哥临死之前还让朱由检照顾一二。

    现在牵扯到自己这个嫂子的父亲,而且不是小事,死人了,死得还是朝廷命官。

    “路振飞,”朱由检微微迟疑之后,冷声道:“刑部拿人,不管是谁,一律拿下再说!”

    这事必须严惩,这个头开不得。

    死的是河南祥符县农政使司和赋税使司的官员,而且在这个时候,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因为农田清测惹起的。

    真是这样的话,朱由检无论如何都必须站出来为农部和户部撑腰,将这种气焰压下去。

    本来这种事朱由检早有预料,肯定有不少自持身份之人跳出来,朱由检也做好杀鸡儆猴的准备。

    可朱由检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之人竟然是太康伯,而且这是闹得太大了。

    朱由检不能压,也不敢压,否则他以前做的一切都废了。

    “皇上,此事恐怕还需一道圣旨才行!”来宗道少有的坚持,根本没有和朱由检讨价还价的意思,这是在逼朱由检表态。

    “传旨,”朱由检微微迟疑后,立刻下定决心:“刑部、大理寺、督查院彻查此案,无论牵扯何人,一律拿下问罪,胆敢反抗者,杀!”

    “拿尚方剑来!”

    既然此事已经发生,朱由检不可能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断了大明崛起之路。

    重新丈量田地,改制赋税,势在必行,无论豪门大儒,还是皇亲国戚,敢跳出来的,坚决打下去。

    “让吴孟明来见朕!”送走四个怒气冲冲的朝堂大佬后,朱由检脸色阴沉,冷声传诏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

    吴孟明听到皇帝召见,急忙进宫。

    “说说河南祥符县的案子怎么回事?”朱由检阴冷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吴孟明。

    吴孟明听了朱由检的询问,身体微微一颤,头冒冷汗的道:“臣刚接到消息,河南祥符县农政使司七品所正官李叶林被杀,赋税使司六品主事官王敷被打断一只脚,有人看见是太康伯府的家丁做的。”

    “哪个家丁做的,谁指使的,还有谁参与?所谓何事?”朱由检冷冷看着吴孟明,一连询问数个问题。

    “臣该死,臣这就派人去查。”吴孟明知道大事不好,急忙请罪,想挽回点什么。

    朱由检眼睛一咪,杀机一闪而过,最后微微闭眼,淡声道:“不用了,你下去吧。”

    吴孟明听了朱由检的话,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全身无力的退了出去。

    “吴孟明接旨!”

    吴孟明途废的回到锦衣卫衙门,还没坐下,王承恩就带着圣旨到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护驾有功,在职期间尽职尽责,朕心甚慰,特封吴孟明为南宁伯,赏金万两,,,,,,,”

    吴孟明接完旨后一愣,皇帝竟然封了他伯爵,而且还是南宁伯,这可不是一般的伯爵啊,南宁可是个大地方,,,,,,,

    “恭喜南宁伯,”王承恩笑眯眯的对吴孟明说了声恭贺。

    吴孟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开始掏银子,不过被笑眯眯的王承恩拦住,“南宁伯莫要如此,皇上赏赐银两很快便会送到南宁伯府上,南宁伯还是快些回去看看吧。”

    吴孟明尴尬一笑,手里这点银子也拿不出手,索信决定回去后再弄份大礼给王承恩送去。

    王承恩可是皇帝身边第一人,得罪谁都不可以得罪此人的。

    “王公说笑了,下官还要当值,不敢离去。”吴孟明急忙回话,现在可不是犯浑的时候。

    王承恩依然笑眯眯的道:“南宁伯还是回去吧,别为难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