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锦州城军议
    “多尔衮和多铎跟随我一起攻打朝鲜,这次要让朝鲜彻底臣服我后金!”

    本来多尔衮与阿济格同领镶白旗的,可皇太极又且会让多尔衮离开自己的视线,多尔衮和多铎留在自己身边,说白了就是防着这三兄弟。

    要知道镇江可是他们大军的必经之路,大军征讨朝鲜的粮草屯集之地,一旦镇江出了问题,皇太极的大军就危险了。

    后金以黄色为尊,所以皇太极登基汗位之后,就将他统领的正白旗和镶白旗改成正黄旗和镶黄旗,而原本的正黄旗和镶黄旗改名为正白旗和镶白旗。

    虽然名字改了,但实力却没什么变化,如今的正白旗和镶白旗,依然是八旗之中最强的两旗。

    加上努尔哈赤死前,将他手中最强的亲卫分给了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特别是多尔衮的十五牛录亲兵,战斗力最强悍。

    “岳托,带着你的亲卫和豪格会合,,,,,,”

    岳托,代善长子,这次出征,皇太极将其带着,美名曰培养,可什么用心,大家都知道。

    代善留守盛京,皇太极且会真的一点都不防备,没办法,只好将代善的长子岳托作为人质。

    豪格是皇太极的长子,如今统领镶黄旗,实力在八旗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驾!”

    “驾!”

    “驾!”

    一骑快马奔入锦州城,很快,各方将领纷纷前来议事。

    “刚接到探子来报,后金出兵了,,,,,,,”

    看着满屋子奖励,袁崇焕脸色微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八旗都来了,谁领兵?”祖大寿也微微皱眉,八旗战力有多强,他最是清楚不过。

    袁崇焕扫了眼满屋子的将领,叹了口气道:“据探子报,看见了建奴人的龙旗,正黄旗,镶黄旗,皇太极亲自领兵,,,,,,不过,,,,,”

    袁崇焕顿了顿道:“只有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向锦州而来,建奴人的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镶蓝旗五旗兵马都向镇江那边去了,,,,,,,”

    “什么!”听了这个消息,这些大将们脸色微变,建奴人如此分兵,目的不言而喻。

    “朝鲜?去年朝鲜不是已经降了建奴人了吗?难道建奴人的目标是毛帅,可攻打毛帅用不了这么多兵马,而且建奴人没战船,,,,,,”大将赵率教满脸不解,建奴人这样分兵让他有点看不懂。

    “哎,”此时袁崇焕开口道:“朝鲜虽被迫与建奴人签订兄弟之盟,可其心依然向着大明,皇上早就断言,建奴人定会再次征讨朝鲜,逼迫朝鲜完全依附建奴。”

    “皇上早就料到建奴会如此?!”

    众人听后大惊,皇上远在京师,竟然会料到这种情况,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那我等怎么办?”大将王承允微微皱眉,守住锦州是完全没问题的,可不能就这么看着建奴灭了朝鲜吧。

    袁崇焕沉声道:“皇上早已下令与本将军,若建奴再攻朝鲜,若有必要,锦州大军须主动出击,逼迫建奴撤兵!”

    “如今西平堡一带有建奴大将杜度统领的镶红旗,莽古尔泰的正蓝旗也将到达,两万多建奴八旗,,,,,,,”

    杜度可是努尔哈赤的侄子,后金大将,非常善战,难得的名将,可不是好对付的,而且现在又来了个莽古尔泰,面对建奴的两旗兵马,他们守住锦州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主动出击,,,,,,,,,

    “永康侯,你怎么看?”

    袁崇焕将目光移向上直军统领永康侯徐喜登,如今锦州一带有两支兵马,袁崇焕手中的十万戍边大军,徐喜登手中的两万禁军。

    “一切听从袁督安排。”徐喜登摆出一副绝对服从,不参与讨论的架势,让袁崇焕暗骂老狐狸。

    袁崇焕又看向大将祖大寿,“祖将军有何见解?”

    如今边关,袁崇焕必须重视两个人的意见,一个是统领禁军的永康侯徐喜登,另外一个便是祖大寿。

    因为祖大寿不但威望极高,而且祖大寿一家老小都在这里领兵,可谓是宋朝的杨将军。

    “既然是皇上的意思,那我们必须出兵,逼迫皇太极退兵,保住朝鲜。”祖大寿其实不想出兵,建奴八旗战力实在是太强了,为了区区一个朝鲜,不值得。

    可袁崇焕已经说了,这是皇帝的意思,他祖大寿还能反对不成,祖大寿也看出来了,袁崇焕虽然询问他们的意见,可一开始就将皇帝搬出来,根本没有他们选择的余地。

    “那就出兵,”袁崇焕咬牙道:“派人去通知毛文龙,我等两面出兵,必须将建奴人逼回来。”

    “袁督,”此时,大将张存仁突然开口道:“要是建奴人攻朝鲜是假,引我等出兵,而后回戈一击是真,又当如何?”

    “不会,”袁崇焕坚定的道:“建奴人真想引我大军出击,就不会派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前来,但也不可不防。”

    袁崇焕看向祖大寿道:“我等兵分两路,本帅统领五万兵马主动出击,想办法击败建奴人的正蓝旗和镶红旗,锦州就交由祖将军镇守,还请永康侯率领上直军退守松山。”

    “好!”

    “可”

    其实二人都不想冒险出兵,既然袁崇焕主动挑起担子,他们两人倒也愿意。

    “将军且慢,末将有一计或许可逼迫建奴退兵。”袁崇焕就要宣布散会之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排传来,立刻引来众人的目光。

    “黄口小儿,休要胡言乱语,还不退下!”祖大寿见说话之人是自己的儿子祖洪泽后,脸色微沉,立刻出声教训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祖洪泽如今不过是个守备职衔,能来旁听已经是看在他老子的面子上了,还敢开口,没看见这那些游击、参将都不敢开口。

    “无妨,”袁崇焕微微一笑,祖大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即给了个鼓励的眼神道:“小将军有何妙计,但说无妨。”

    “哼!”祖大寿见袁崇焕如此给面子,假意冷哼一声,扭过头来,不再看祖洪泽,算是默许开口祖洪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