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党争再起
    “哈哈哈,好,打得好!”

    毛文龙打这么久的仗,从来没有如此爽快过。

    三百多门大炮,对着镇江城一阵炮轰,打得镇江城内的建奴人包头窜向。

    建奴骑兵冲出来,除了一阵乱轰之外,还有两千乱七八糟的火枪阵等着他们。

    火枪阵之后,还有三千骑兵和一万多步卒列阵。

    最主要的是,有次建奴大军冲杀出来,尚可喜带人从另外一面偷袭,差点那些镇江城,把建奴人吓得不轻。

    要知道镇江城可是征朝大军的粮草屯集之地,若此地被占,征朝大军就危险了。

    “义父,我们该准备撤军了。”

    耿仲明不得不打断毛文龙。

    “也是,”毛文龙冷静下来后,立刻明白耿仲明的意思。

    镇江城之战,表面上看似他们占据优势,可对建奴人的伤害有限,镇江城内建奴兵马实力尚在,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攻下此城。

    而朝鲜并不大,建奴人的征朝大军一旦回援,他们想撤退就难了。

    “皇上派了五千勇卫营去朝鲜,也不知能否挡住建奴人的攻势。”毛文龙不久前接到兵部军令,围攻镇江城,协助勇卫营保存朝鲜。

    “义父放心,有勇卫营在,建奴人拿朝鲜没办法,”

    尚可喜和耿仲明相视一笑,当他们得知勇卫营乘海船登录朝鲜,而且去了三个火枪千户后,二人皆信心满满。

    勇卫营的火器卫多猛,他们最是清楚,特别是三个火枪千户,战力堪称恐怖。

    他们还记得太和门前,那场血腥屠杀,就是三个火枪千户的战绩。

    “斥候来报,建奴大军已过平壤城,不出半日,建奴前锋便可到达镇江,,,,,,”

    “不出所料,”毛文龙冷冷一笑,皇太极要是还不撤军,他就继续轰镇江城。

    想到这里,毛文龙决定回去给吴甘中申请一个军功。

    这次他能如此大手大脚的放开干,完全是因为吴甘中送来的庞大火药,不但解决了训练问题,还足够将镇江城轰成渣。

    “让王林断后,大军迅速撤回海上。”

    毛文龙可没膨胀,对付一个被牵制,不能放手一个镶白旗还行,要是等皇太极大军回来,要灭他这点兵马,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你可以回去了。”大明京师,皇宫内,朱由检平淡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申景禛。

    申景禛听了朱由检的话,差点苦出来,“求皇上出兵救朝鲜,,,,,,,”

    “你来迟了,”朱由检哭笑不得的道:“朝鲜乃大明属国,且有见死不救之理,朕早就料到建奴会入侵朝鲜,半月前,朕就派出大军去了朝鲜,你现在回去,也许还能赶上收尾,,,,,,,”

    “什么?真的!”申景禛听后大喜,同时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让申景禛有点接受不了。

    “去吧,”朱由检摆摆手道:“朕会令水师派船送你会朝鲜,,,,,,,”

    申景禛感激流涕的离去,他在皮岛耽搁了一段时间,赶来京师的路上又耽搁了不少时间,更气人的是,好不容易赶到大明京师,可得不到大明皇帝的召见。

    更让申景禛星火立交的是听到一个消息,建奴出兵了,而且还是建奴的大汗亲领大军攻打朝鲜。

    申景禛可谓是求爹爹告奶奶,到处找关系,可惜申景禛来的冲忙,并没有带多少钱财,想贿赂都没办法。

    拖了几天,终于被大明皇帝召见,却被告知大明半个月前就派兵马去了朝鲜。

    其实申景禛刚从天津卫上岸,朱由检就接到密报。

    不过朱由检没什么时间招待这位朝鲜大官,随便派人敷衍一段时间。

    申景禛也算厉害,竟然打通了锦衣卫提督曹化淳的路子,曹化淳汇报工作的时候,特意提了下申景禛的事情。

    差点忘记这位朝鲜使者的朱由检才想起召见此人。

    “皇上,陕北杨鹤送来的奏折,,,,,,,,”

    朱由检一直担忧朝鲜的事情,毕竟这次是皇太极亲自领兵,兵力雄厚,也不知道五千勇卫营能不能坚持得了。

    就在此时,兵部尚书孙承宗火急缭绕的进宫,递上杨鹤八百里加急奏折。

    朱由检皱眉看完杨鹤的奏折,微微皱眉。

    此时,来宗道、范景文、周延儒三人听到消息,也来到御书房。

    “杨鹤奏折上说,”朱由检看着孙承宗等四人,淡声道:“陕北叛乱,因天灾而起,乱贼多为普通百姓,毫无战力,,,,,,,”

    “杨鹤建议,对付陕北叛乱,以安抚为主,希望朝廷调遣粮食救灾,,,,,,”

    “皇上,”来宗道开口道:“臣认为此法可行,若非逼不得已,百姓是不会作乱的,,,,,”

    “皇上,”周延儒立刻反对道:“乱臣贼子,当诛九族,以儆效尤,且可轻易饶之,若是如此,后人稍有不满,便纷纷仿效陕北乱贼,扰乱天下,,,,,,”

    “皇上,,,,,”

    来宗道和周延儒竟然开始引经据典的争辩起来,来宗道支持杨鹤,对陕北叛乱,安抚为主。

    而周延儒则坚决反对安抚这些乱贼,认为应该用铁血手段,威摄天下。

    范景文和孙承宗则安静的看着两人表演,他们都知道,周延儒和来宗道最近为了内阁首辅的位子,费劲了心思。

    “范景文,你说说,”等来宗道和周延儒争论一段时间后,朱由检才叫停,开口询问户部尚书范景文。

    范景文微微迟疑,他不想参与到来宗道和周延儒争锋之中,支持谁都会得罪另外一方,索信沉声道:“臣以为,对陕北乱贼,可安抚,也可镇压,各有好处,一切由皇上定夺。”

    “孙承宗,”朱由检淡淡的看了眼范景文,随后将目光移向兵部尚书孙承宗身上。

    “皇上,”孙承宗厉声道:“臣以为,安抚和镇压可同时进行,令杨鹤摔大军镇压匪首,其余贼寇,朝廷以安抚为主,,,,,,,”

    “传旨杨鹤,尽快平息叛乱,各部准备派人救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