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所谓之
    八九品官员缺口太大,让来宗道等人伤透了脑筋,官府根本找不到这么多人,倒是有不少落魄的读书人愿意去当九品小吏,可人数太少,而且没有提拔的机会。

    大明的官,可不是谁都能当的,秀才根本没资格当官,举人也只是有资格,但还要等,至于什么时候有机会,那就要看天意了。

    真正能能够为官,而且能得到提拔的,只有进士。

    可进士能有多少,三年才出那么一批人,不过这些人一旦考中进士,七品起步,治理一方。

    这也是朱由检最想废除的地方,七品在大明已经是不小的官了,一县县令也就七品啊。

    满脑子的之乎者也的人,真的能够治理一县吗,简直就是玩笑。

    现在好了,八九品官,虽然不大,但有锻炼的机会。

    而且只要是以功名为官者,皆一视同仁,都有提拔的机会,不需要考上进士才能为官。

    当然,有意见的就是那些进士了,本来可以是七品老爷的,现在只能去做八品小吏。

    而且按照朱由检的意思,你是秀才,只能在从九品小吏上慢慢熬,不甘心,那也简单,到了考试时间,你还可以去考,只要考上,立刻提拔一级。

    举人也是如此,正九品太小,那就去考进士,考上了就是从八品,前三甲甚至直接正八品。

    这其实就是后世的公务员系统,朱由检的稍微修改一下罢了。

    地方官府,真正做事的就是那些八九品官员,从七品已经是县局长一级,八九品也不小了。

    很快,皇帝让那些秀才、举人为官的消息传出,天下读书人纷纷惊动,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等十年寒窗,读得圣贤书,且可为九品小吏!”

    “进士才八品,有违祖制,实不可取,,,,,,”

    “诸位与我同往宫门请命,,,,,,”

    不少人反对这个改革,大部分都是国子监的那些只认为必中进士的大才子,他们本有希望出世便是七品县令,甚至直接留在京师核心衙门的。

    可如此一改,他们寒窗十年,最后只能去做个八品小吏,谁甘心,纷纷闹腾起来。

    “皇上圣明!”

    “我等当报效朝廷,,,,,,”

    “快走,去吏部看看,,,,,,”

    “九品又如何,也是朝廷命官,也可提拔,,,,,,”

    “不错,谁知将来如何,九品亦可为朝堂大员,,,,,,”

    反对的读书人有,但大部分读书人还是非常支持之个改革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无望进士,不上不下,老死不活,做个九品小吏也不是不可。

    不少人收拾行装,赶往吏部,这是他们出人头地的机会。

    当然,也有人非常不满,皇帝竟然取消读书人的优待,也就是说他们名义下的田地将足额交税,那些投献之人且会继续给他们粮食。

    没有投献,没有收入,他们不去为官,又没有其他收入,只能饿死。

    皇帝这一手惊动不少人,影响无数人利益,可也有不少人得到好处,吏部衙门忙得焦头烂额,前来登记的读书人实在太多了。

    至于那些去请命的书生,朱由检理都懒得理,区区一群酸儒,还当自己是个人才了不成。

    你要是科学家,要是发明家,要是经世奇才,朱由检绝对不会亏待,可一群读书人,大明多了去了,要死死远点。

    当然,也不是没人提出如此行径,可能会寒了天下读书人的心。

    朱由检听后只能呵呵一笑,没事,寒了心就别读书就是,有脾气去种地,去行商,朱由检还真不信没你们这大明就没人当官了。

    有胆子去造反,去聚众闹事,看你的脖子硬还是我等刀子快。

    “督公,那些书生在皇宫门前闹事,要不要拿人?”

    锦衣卫衙门,曹化淳冷着脸坐在上首,细细品着香茶,听着南镇抚司王鹏翀的汇报。

    “你想让咱家人头落地?”听了王鹏翀的话,曹化淳缓缓放下手中的精美茶杯,冷冷看着王鹏翀。

    “属下该死,属下绝无此意。”

    曹化淳的手段非常厉害,那怕南镇抚司指挥使这样的人物,在曹化淳面前,也不敢放肆。

    “哼,”曹化淳冷声道:“皇上说了,锦衣卫无缉拿之权,咱家最后说一遍,下次再提,咱家只好上报皇上了。”

    “属性该死!”王鹏翀是锦衣卫老人,一时还改不了那种随便拿人入狱,刑讯逼供的手段,倒是让曹化淳抓住了不少把柄。

    “虽然不能拿人,但也不能出事,”曹化淳淡淡的道:“派人混进去,将那些个带头的全部记下来,查清身份,看看背后还有什么人,,,,,,”

    “属下这就去办,”王鹏翀急忙领命而去。

    “督公,”此时,经历司指挥使卫时春进来,对曹化淳恭敬的抱拳行礼。

    曹化淳急忙露出笑脸,笑呵呵的道:“卫大人不必多礼,快请坐。”

    “多谢督公,”卫时春道谢之后,开口道:“督公,按照圣上的意思,要调训面生的进行训练,分开训练,然后安排到各地,不过人手有点不够,你看,,,,,,,”

    “小事,卫大人放心,咱家这就调派人手过去,”曹化淳对王鹏翀和钟承望可以不客气,但对这个执掌锦衣卫经历司的卫时春可不敢怠慢。

    卫时春是大明伯爷,曹化淳偶然之下知道,此人是最早投效朱由检的人,而且为人低调,也不拉帮结派,不贪财好色,为人随和,绝对是皇帝的心腹。

    这种人是曹化淳最怕的,曹化淳知道,其实卫时春是皇帝派来看着自己的,自己要是认真办事那就没事,要是有异心,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皇太极撤兵了。

    皇太极征讨朝鲜无功而返,正黄旗损失千余人,镶黄旗损失近六千人,镶蓝旗也损失巨大,差不多废了,正白旗好点,损失不到千人。

    而镇守镇江城的镶白旗损失两千余人,大大小小加起来,皇太极这次征讨朝鲜折损一万四千人,可谓大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