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内库又空了
    曹化淳这个太监办事真的很让朱由检舒心。

    朱由检之事随便提了一句,曹化淳就将所有相关联的情报查得清清楚楚。

    “密切监视,有什么异动,速速来报,,,,,,,”

    如果那些大盐商知进退,懂舍去,朱由检也不会动他们,要是这些人贪得无厌,就不能怪朱由检了。

    “皇上,臣刚接到辽东飞鸽传书,建奴退兵了,”曹化淳微微迟疑,还是开口道:“不过为何退兵,退往哪里,臣还没接到消息。”

    “哦?”

    朱由检一愣,这锦衣卫的手段不简单啊,兵部的战报还没传来,东厂也没消息,锦衣卫竟然已经接到消消了。

    而且看曹化淳的样子,朱由检突然一笑,曹化淳突然进宫,恐怕这个情报才是重头戏,盐商的事情不过是个引子罢了。

    “启禀皇上,东厂提督张彝宪在外求见,说是要紧急军情,,,,,,”

    还没等朱由检开口,王承恩便进来通报,另外一个情报头子张彝宪来了。

    曹化淳听张彝宪来了,心中微微一喜,但脸上丝毫没有表情,似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皇上,臣有紧急密报要奏。”

    刚踏进来的张彝宪见自己的对手曹化淳也在这里,脸色也毫无变化,不过语气之中却有种让朱由检都能听出来的自得,来献功的同时,不忘打压曹化淳,凸显自己在皇帝身前的重要性。

    “臣告退,”

    曹化淳也听出张彝宪语气中的意思,急忙诚恐的就要告退,演技让朱由检都叫好。

    “行了,”

    朱由检淡淡的拜拜手道:“你就一旁听着吧,正好对证一下你刚才所言。”

    “遵旨!”

    曹化淳得以的瞟了眼张彝宪,然后退到一旁。

    张彝宪则微微皱眉,但不敢表现太明显,也不敢继续卖官司,自己的主子开口,张彝宪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皇上,东厂密探飞鸽传书,”张彝宪急忙将自己刚接到的情报告诉敬献,和曹化淳说的差不多。

    “不错,”朱由检听完张彝宪的情报后,满意的点头道:“东厂尽快查明建奴退兵的原因,还有建奴如今的情况。”

    “锦衣卫,”朱由检扭头看向曹化淳道:“尽快将那些事情办妥。”

    “你们二人都是朕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朱由检看着二人,淡淡的道:“你们忠于朕,办事认真,朕都清楚。”

    “但是,”朱由检话锋一转,冷声道:“你们也要记住自己的本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们心中要有个数,下去吧。”

    冷眼看着曹化淳和张彝宪离去,朱由检无奈一笑。

    这二人的小心思且能瞒过他,一定范围内的竞争,朱由检支持。

    但绝对不许不计后果的乱来,大明的形势容不得内斗,特别是朱由检的两支眼睛,绝对不能出错。

    情报这东西,容不得办得差错,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朱由检怕二人为了打压对方,手段用尽,最终导致误了朱由检大事。

    这次曹化淳虽然有争功的嫌疑,但曹化淳也没错,毕竟边关急报也在曹化淳的职责范围。

    而张彝宪也没什么大错,只是稍微迟了那么点,朱由检还能接受。

    但若今天二人的情报南辕北辙,相差太大,出错太多,今天的事绝对不是轻描淡写的提醒就完事了,耽搁国家大事,二人都要倒霉。

    “皇太极退兵了?难道已经拿下朝鲜?不应该,,,,,,”

    朱由检走到地图前,看着朝鲜半岛,皱眉沉思。

    虽然勇卫营战力强悍,可毕竟只去了五千,而皇太极却亲领八旗出征,兵力相差太大。

    勇卫营能不能挡住皇太极的进攻,朱由检也拿不准,但也不可能这么废才对。

    朝鲜那边还没消息,皮岛毛文龙那里也没消息,太让人闹心了。

    “什么时候才能弄出电报这种黑科技啊,,,,,,,”

    这是时代,飞鸽传书已经是最快捷的传递方式,而且隐患不小,天气影响也太大。

    “皇上,太和门外又增加了三百国子监学子,,,,,,”

    朱由检还在思索皇太极为何突然退兵的时候,王承恩悄声来报,让朱由检微微不爽。

    “自私自利,无君无父,枉读圣贤书,让人将他们都记下来,取消今年恩科资格,,,,,,,”

    “对这些人的夫子下旨申饬,教子无方,,,,,,,”

    朱由检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些自命清高,自以为是,却毫无用途的白痴。

    要朱由检安抚这些人,可能吗,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个时代的书生表现最佳。

    “皇上,火器局再请二十万银两,内库存银不多,,,,,,,”

    朱由检的御用抄家小能手,如今负责执掌朱由检的小金库的方正化前来求见,拿着厚厚的账本,满脸的担忧。

    好不容易丰盈起来的内库,被左一道圣旨,又一道圣旨,一大批一大批的拔出去。

    一层层白银肉眼的速度消失着,看得方正化一阵肉疼。

    这些钱财那怕是抄家来的,可抄家也累啊,皇帝也太败家了。

    如今太仓没钱,八部官员都学精了,都盯着皇帝的内库,总是有那么多借口要钱。

    “没钱了?”朱由检听后也是一愣,不该啊,魏党官员的家产不少,上百武勋的身家更是丰厚,这才多久,怎么就没了。

    方正化没好气的道:“这是内库账本,请皇上过目。”

    朱由检急忙翻看账本,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

    “犒赏京师上直军,三十五万八千六百五十三两,,,,,,”

    “犒赏京营,三十一万九千六百五十二两,,,,,,”

    “建造火器局,二十八万六千五百一十二两,,,,,,”

    “户部救灾,二十万两,,,,,,”

    “工部建府,十万两,,,,,,”

    “兵部拖欠军饷,九十八万一千六百二十五两,,,,,,”

    “火器局购买器料,八十五万九千三百二十九两,,,,,,”

    “工部建医学院,四十八万六千五百二十一两,,,,,,”

    “火器局扩建,二十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