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进少保
    但朱燮元也听闻这个新帝的不少传言,甚至有传言说新帝起兵造反,杀入皇宫,谋取大位。

    而且一上位就杀戮不断,无论文武百官还是世袭武勋都没有逃脱去毒手,传言新帝是个暴君等等,,,,,,,,,

    新帝不但血腥杀戮,更是将朝纲搅得乌烟瘴气。

    在各地建立了乱七八糟的衙门不说,还在朝廷设立农部和商部,更是异想天开的要开海禁!

    但也有人传言,说新帝有太祖之资,成祖之志,乃千年不出的圣君芸芸。

    对于皇帝突然断了他对贵州兵马的指挥权,朱燮元心有不满,觉得这个新帝好大喜功,刚愎自用,不懂兵事,却要指手画脚。

    同时对朝堂上那些言官非常不满,他们竟然贪生怕死,不能劝解新帝。

    “总督大人,京师来人了,是太监,带着圣旨,,,,,,,”

    朱燮元还在思索当今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时,侍卫前来禀告,让朱燮元微微皱眉。

    “有请,,,,,”

    虽然朱燮元有点不满皇帝分了他的权,可他自认为是忠臣,绝无二心,他就怕皇帝身边有小人进谗言,罢免了他,使得西南平乱功亏一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总督朱燮元,国之栋梁、社稷之臣、是文武双全、智勇无双,乃朕之肱骨、福将,,,,,,攻奢崇明、安邦彦等不臣,有大功,,,,,,赐朱燮元兵部尚书衔,进少保,,,,,,,”

    刚开始朱燮元还以为皇帝又要分他兵权,可没想到竟然是给他加官进爵,而且对他赞许有加。

    少保为三孤,从一品,掌佐天子,理阴阳,经邦弘化。

    再往上就是三公,正一品,文官的极限了啊。

    “我等参见少保,,,,,,,!”

    在成都的文武官员纷纷来贺,朱燮元笑了一整天,脸都笑僵了,可见其对少保之衔何等看重。

    “当今皇上乃圣德之君,我等当奋勇杀敌,为陛下分忧,,,,,,,”

    “皇上要设提邢使司、赋税使司、农政使司、商政使司,你等需权利配合,不得从中阻扰,胆敢违背圣令,别怪老夫问其欺君之罪,,,,,,”

    因为战乱,西南很多地方都还没开始设立各部使司,主要是怕这些地方的官员多想,从而发生混乱,对平乱不利。

    可要是像朱燮元这样的人物站出来支持,那些地方官员根本不敢放个屁,县官不如现管,在战时,朱燮元这样的人是有生杀大权的。

    “大人将来必定荣进三公之位,,,,,,”

    总兵许成明,朱燮元的心腹,也是朱燮元一手提拔起来的,平乱的主力将领。

    “哎,”只有许成明和自己,朱燮元早就收取笑容,叹了口气道:“我何德何能,得皇上如此厚赏。”

    “大人这是何意?”许成明一眼就看出朱燮元似乎并不是很高兴。

    朱燮元沉声道:“我虽有薄功,但安邦彦等反复,使得西南差点失控,有失天威,身为主帅,当有大罪,可皇上不罚反赏,恐非善事。”

    “土司反叛,非大人之罪,皇上圣明,明察秋毫,且会怪罪大人,大人多虑了。”许成明也觉得不妥,不过还是出口安慰朱燮元。

    朱燮元摇头道:“你我都小看当今圣上了,传令下去,让那些人收敛点,否则出了事,别来找我。”

    “大人是说,皇上猜疑,,,,,,”许成明话没说完,就被朱燮元抬手阻止。

    只见朱燮元看了眼许成明,而后沉声道:“你我且可随意猜测圣意,传令贵州各部,今后当以傅宗龙为主,务必配合傅宗龙,尽快平定叛乱。”

    等许成明离去后,朱燮元皱眉叹气,“希望自己多心了,,,,,,”

    皇帝封他为少保,朱燮元的确高兴,这是对他功绩的肯定,可同时,也将贵州兵权收回,这就不得不让朱燮元深思了。

    自古皇帝多猜忌,特别是像他这种手握大军,坐镇一方的大人物,,,,,,,

    不过还好,除了分去贵州兵权外,皇帝并没有过多干预西南平乱之事,甚至没有下旨催促他进兵。

    傅宗龙此人朱燮元还是知道的,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共事,本事还是有的,由此人统领贵州军政,朱燮元也放心不少。

    “传令下去,整兵备战,,,,,,”

    “皇上让我等留守朝鲜,防备建奴再次侵犯朝鲜?”

    身在朝鲜,准备收兵登船的周遇吉等人听完郑一官的话,也愣住了,他们可是勇卫营,要镇守京师的啊。

    皇帝竟然要让他们留在朝鲜,这叫什么事,这里哪有京师安逸。

    “皇上旨意如此,”郑一官一脸无奈的道:“我也接到圣旨,即将率领舰队南下,接手南边海域防务,,,,,,”

    “那我军补给?”

    周遇吉大惊,没有海军舰队在一旁等着,这让孤军朝鲜的周遇吉有点心慌,要是有什么事,跑都没地方跑啊。

    “这个皇上到有安排,”郑一官微笑道:“大明海军北海舰队,左都督单烨赋将接手北方海域防务,将军所需一应补给,将又单都督派人押运,且此地离皮岛近,必要时,将军可撤往皮岛,,,,,,,”

    “好吧,圣旨在何处?”

    周遇吉率领的勇卫营可是禁军,只听皇帝调令,虽然郑一官已经说得很清楚,但没有看见圣旨,周遇吉是不会留在朝鲜的。

    “将军安心,”郑一官笑道:“圣旨已经在来的路上,而且还带来了将军所需补给,我也是接到兵部飞鸽传书,准备率领舰队回去和单都督交接,,,,,,,”

    “也好。”

    周遇吉无奈,只能放弃登船,而后安排人去和朝鲜官员联络,他们的粮食不多了。

    和周遇吉告辞后,郑一官率领舰队离去,因为郑一官还接到另外一个密令,封锁这片海域一个月,禁止任何商船、海盗进入北方海域。

    这也是为何郑一官急冲冲率领舰队离去的原因,这道密令来自内廷,或者可以说是密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