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惊恐张维贤
    皇帝要派蒋骥忠领兵,张维贤虽不赞同,但他没资格反对。

    同时张维贤也为自己担忧起来,毕竟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太大了,特别是上直军中,还有不少将领和他有交往。

    那怕这段时间,张维贤一直闭门谢客,可数十年的交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听说卿长子熟读兵书,武艺过人,深得卿之身传,乃少有的少年英杰。”朱由检安敲定下一批戍边上直军兵马和领兵之人后,突然提起张维贤的儿子。

    “启禀皇上,”张维贤微微一颤,他最怕的就是牵连家人,当即小心翼翼的应付道:“犬子虚度几本兵书,赵括之辈,徒有虚名罢了,怎敢称英杰,皇上过誉了。”

    “空穴不来风,”朱由检微笑道:“卿子之名盛传京师,当有真才实学,虎父无犬子,朕很看好此子,英国公后继有人。”

    张维贤听了朱由检的话,背后一阵凉意,急忙开口辩解道:“皇上,犬子自幼喜欢舞笔弄墨,吃不得苦头,难当大任,,,,,,,”

    “呵呵,”朱由检摆摆手,笑呵呵的道:“卿无需如此,卿之子内将门之后,如今大明正是用人之计,卿可有打算。”

    朱由检难得和张维贤废话,直接说出自己的用意。

    “果然~!”听了朱由检的话,张维贤暗叹一声,该来的还是来了。

    “犬子虽无用,但也愿为皇上分忧,皇上若缺引马看门之人,犬子当可一用,,,,,,,”

    皇帝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维贤还一味决绝,那就太无知了。

    “卿满门忠烈,朕心甚蔚,”朱由检满意的点头道:“卿该听闻,朕在皇宫之旁,建有一大明军事学府,专门培养可用之将。”

    “臣略有所闻,”张维贤急忙应道:“臣回去之后,立刻让犬子前往大明军事学府应点,,,,,,”

    大明军事学府,对一般人来说是绝密,可英国公张维贤是何等人物,就算不有意去查,也能猜测得出这是谁的杰作。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没有皇帝的点头,谁敢建立这等地方。

    而且据张维贤所知,前一批大明军事学府的人,都是从各地抽调而来,如今都分配到各军之中,甚至不少人直接统领一方。

    像坐镇陕北三边的洪承畴,新任贵州总督傅宗龙,还有满桂、卢象升、曹文诏这些人,那个不是一方大将。

    而且张维贤也听闻皇帝经常乔装打扮出入此地。

    当张维贤听到皇帝要让自己的儿子进入大明军事学府后,也松了口气。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大明军事学府就是皇帝培养亲信将领的地方,进入此地者,皆可称为天子门生,前途不可限量。

    张维贤不是为自己儿子有个好前途高兴,堂堂英国公继承人,还需为前途担忧不成。

    张维贤高兴的是,皇帝既然让自己的儿子入大明军事学府,就不会轻易动英国公府,勉强算是逃过一劫。

    至于自己的儿子,就让他乖乖当一回人质吧,反正他英国公府没有丝毫谋反之意,堂堂正正,何须担忧。

    “卿之子的确是可造之材,”朱由检点头道:“但大明军事学府第二次开学还在筹备中,暂时不急,还是先让其在军中锻炼一二吧,卿可有好去处?”

    张维贤打了个冷噤,急忙回道:“犬子得皇上看重,是犬子之福,至于去处,皆听皇上吩咐,,,,,,,”

    “那就去京营神机营担任一指挥使,先锻炼一二吧。”朱由检微微一笑,似乎对一个区区指挥使之位毫无在意,如同说了一件普通的事一样。

    可落入张维贤耳中就不同了,京营是什么地方,京师护卫军,绝对是大明的核心兵马。

    能入京营,甚至担任指挥使一职,绝对是位高权重之人。

    可问题在于,京营总督是他张维贤啊,再让自己儿子进入京营当指挥使,张维贤再白痴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臣待犬子,谢皇上恩典!”

    张维贤脑袋急转,同时跪地向朱由检拜谢。

    “英国公无需如此,”朱由检微笑道:“张之极颇有才能,当然不能埋没其才,卿当好生培养,为大明培养一员虎将才是,,,,,,,”

    “臣遵旨!”

    张维贤急忙跪地领旨,丝毫没有表现出兴奋之意。

    “朕听闻京营兵马缺兵少马,兵甲不全,这如何能担起守卫京师重任,”刚才似乎闲聊,朱由检的语气现在才像是说正事。

    张维贤不但怠慢,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

    “皇上圣明,如今京营的确难当大任,当整改一番,,,,,,”

    张维贤急忙开口表态,也听出皇帝这是要对京营动手了。

    京营作为守护京师大军,堪称大明最后的力量,皇帝又且会不将其掌控在自己手中。

    如今京师侍卫上直军已经被皇帝掌控,边军也安插不少皇帝的亲信将领,可以说如今皇帝的宝座已经稳如泰山。

    作为参与过谋逆,常年被逆贼朱纯臣和徐希执掌,作为京师的守备力量的京营,皇帝又且能真的放任不管。

    “卿乃京营总督,京营如何,卿回去召集京营将领,商议一番,拿出个章程来,朕就不参与了。”

    “臣遵旨!”

    出来皇宫,张维贤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自己的冷汗浸湿,今天入宫,实在是太刺激了。

    先是让自己的好友皆亲信领兵出征,而后又是让自己的儿子入军中执掌一卫兵马,怎么看都像是在安抚他这个英国公。

    皇帝要安抚一个手握兵权的总督,那么意味着,这个总督已经成了皇帝的心腹之患,,,,,,

    “父亲,皇上这是要动我们英国公府,,,,,,”

    听完张维贤的话,张之极也吓得不轻,皇帝要动英国公府,他们只能等死,毫无办法,可他们满门忠烈,张之极非常不甘。

    “不一定,”张维贤苦笑道:“皇上要整顿京营,不,是我认为京营需要整顿,此事与皇上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