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富可敌国
    皇太极成功说服其他三个贝勒,后金四大贝勒联名下令,设立蒙古八旗,征战蒙古壮丁入伍。

    随后皇太极以大金国大汗的名义,将内附大金的蒙古科尔沁等诸部分十旗。

    “科尔沁右翼中旗”

    “科尔沁右翼前旗”

    “科尔沁右翼后旗”

    “杜尔伯特旗”

    “扎赉特旗”

    “科尔沁左翼中旗”

    “科尔沁左翼前旗”

    “科尔沁左翼后旗”

    “郭尔罗斯前旗”

    “郭尔罗斯后旗”

    而且按照四大贝勒商议的结果,新设的蒙古十旗分别依附大金八旗。

    同时下令蒙古各旗征召兵马,等待大金大汗命令,,,,,,

    本来以为手中实力会因为掌握蒙古兵马而猛增的八旗旗主,突然发现他们命令不了新建的蒙古兵马。

    蒙古部落首领的回复很简单,他们只听从大金大汗的命令。

    “该死!”

    得知此事后,阿敏等人后悔不已,莽古尔泰更是怒气冲冲的去质问皇太极。

    代善也对皇太极表示不满。

    可三大贝勒突然发现,如今的皇太极已经不是他们随便能够拿捏的了。

    “建奴分蒙古诸部,,,,,,,”

    “设蒙古十旗,,,,,,”

    “征召蒙古骑兵十万,,,,,,”

    一条条密报送到朱由检面前,让朱由检脸色微变。

    按照历史,皇太极正式建立蒙古八旗兵马实在数年之后的事,那个时候,皇太极差不多已经征服了漠南蒙古,建奴实力如日中天。

    可现在,皇太极在朝鲜刚受重创,没想到回身就给朱由检来个下马威。

    “看来得加快速度了,,,,,,”

    朱由检知道,现在皇太极正在摆脱四大贝勒共同执政的尴尬局面,等皇太极掌控全部大权,真正的让建奴一统。

    那个时候,才是大明和建奴决一死战的时候。

    朱由检不是没想过趁皇太极还没完全掌控建奴大权,趁蒙古八旗还没建立起来,调遣所有精锐,灭了建奴再说。

    可办不到,如今的大明没这个能力。

    西南牵制了大明太多的精力,西南不平,大明很难集中实力与建奴一战。

    而陕北叛乱也愈演愈热,无论如何,朱由检都必须留一手,防止历史重演,根本无力将所有兵马都调到辽东。

    而且以如今大明的国力,就算没有西南叛乱和陕北叛乱,大明能调动的兵力也有限。

    根本原因在于财政,,,,,,,

    以如今大明的财政收入和薄弱的后勤能力,根本无法支撑一场举国之战。

    “各地商政使司设立得如何了?”

    要想提高大明的财政收入,商税是重中之重,而商部在其中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毕自严作为朝中老人,威望极高,甚至比先成为尚书的范景文都高。

    让他主持新设商部工作绰绰有余,别看毕自严办事一根筋,可佩服他的人不少。

    “回皇上,”毕自严回道:“除了陕北、辽东、云南、四川部分、贵州部分外,其余省府州县皆以建成,不过各级官员缺口不小,,,,,,”

    “官员之事不急,”朱由检微微点头道:“吏部主持的恩科即将出结果,到时候优先补充给商部,,,,,,”

    这些科举之后,大明又将出现一批基础官员,不过和大明如今的官员缺口比起来,还是差很多。

    毕竟朱由检短时间内新增数千个官位,而且今后还会不断增加。

    按照朱由检的打算,从正一品到从九品,全部要用读书人,而且是基础不太差的那种。

    不能像以前那样,读书人做官的起步就是七品县令,而那些一线干活的都是一些混吃混喝的狗头军师,或者就是一群大字不识,只知道欺软怕硬的猛夫走卒。

    朱由检要建立一个有活力,有动力,有朝气的大明官场,而不是动不动就欺压百姓,动不动就收受贿赂,见钱眼开之辈。

    虽然朱由检不待见大明这些读书人,但不得不说,读书人明事理,绝大部分都是向善之辈,只要上面引导好,这些读书人必然能够有所作为。

    “商部必须尽快起到作用,特别是盐税方面,必须把控好,若有官员以权谋私,官商勾结,别怪朕,,,,,,,”

    盐税非常恐怖,不少朝代都考盐税维持,可大明除外,大明的盐税几乎成了摆设,所谓盐引,大部分都被那些所谓的权贵所掌握,成了他们发家致富的财路。

    “还有,”朱由检沉声道:“泉州商市那边,多派些官员去,,,,,,”

    泉州商市虽然只是个试点,可朱由检知道,这个试点,将带领大明腾飞。

    海贸的利润多恐怖,没人比朱由检清楚,而海贸所带来的税收,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数字。

    大明要维持下去,要继续前进,那么盐税和海贸关税就必须死死掌握在手中。

    朱由检和毕自严商议一阵后,才放其离去。

    “皇上,恭顺侯他们即将进入京师,,,,,,”

    负责暗中探查情报的曹化淳满脸喜色的前来报喜,朱由检虽然只是让曹化淳派人监视和保护这队人马,并没有告诉曹化淳吴惟英他们押送何物。

    但曹化淳也不是白痴,能让皇帝朱由检如此重视,派了这么多亲信和兵马押运,而且这么多马车,除了财宝还能是什么。

    “让禁军清街,保护车队入宫,,,,,,,”

    只要车队到达京师地界,那么这批财宝暴露也无所谓了,敢在这个地界锵朱由检东西的人,差不多都被朱由检干掉了。

    在朱由检着急的等待中,方正化、孙维伍、吴惟英、单烨赋四人前来复命。

    朱由检不吝啬的口头夸奖吴惟英和单烨赋后,打发二人离开。

    “皇上,臣大概统计了下,黄金二百八十二万两,白银二千三百二十六万两,还有各种珍宝五千百八二十三件,名贵瓷器、字画六千八百二十五件,,,,,,”

    “其中,”方正化微微低声道:“有三千二百六十二件珍宝是宫中之物,二千三百五十八件瓷器、字画也是宫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