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 > 《大明帝国之崇祯大帝》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徐锡胤
    “父亲,”

    徐锡胤想徐喜登微微行礼,动作轻便且充满一股难言的韵味,让徐喜登眼睛一亮。

    “你怎么回来了?”

    当得知自己的儿子被招入大明军事学府后,徐喜登庆幸自己的选择,自己的隐退,为儿子让路,徐锡胤将来的成就,也许在自己之上。

    徐锡胤微微行礼道:“皇上让我等休沐一日。”

    “哦,”徐喜登看了眼变化巨大的儿子,也不多问其他。

    徐喜登也得到消息,皇帝就是大明军事学院的院长,更是亲自去上课,关于大明军事学院的一切,如同迷雾一样,充满神秘。

    “你可知道,”徐喜登突然想考校下自己的儿子,当即问道:“皇上为何下旨令天下藩王自行征兵平乱?”

    徐锡胤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便开口道:“此时,恐另有深意,皇上心思,非孩儿能够猜测,,,,,,”

    “你就没想过此事会埋下祸根?”徐锡胤的语气让徐喜登非常意外,徐锡胤似乎对皇帝有着非常深的信任和自信。

    “不会,”徐锡胤毫不迟疑的道:“皇上既然让藩王领兵,必然能够掌控全局,区区藩王,且是皇上对手,他们安生为皇上效命倒也罢了,要是敢有异心,将来必会身首异处,,,,,,”

    徐锡胤对皇帝的信任和崇拜让徐喜登满意的同时有为之担忧,徐喜登发现徐锡胤对皇帝似乎到了着魔的地步。

    “看来你学了不少东西,,,,,,”徐喜登淡淡的看着自己变化如此大的儿子。

    徐锡胤恭敬的行礼道:“是学了不少东西。”

    “父亲,”徐锡胤见徐喜登没有继续询问什么的意思,才主动开口道:“永康侯府下有不少良田,还有不少佃农,,,,,,”

    “有什么话,直说,”见徐锡胤欲言欲止,徐喜登微微皱眉。

    徐锡胤轻声道:“孩儿想,是否可以将田地直接分与那些佃农,让他们自行耕种,府上只收取部分作为租,,,,,,”

    “你怎会有如此想法?”徐喜登听了徐锡胤的话,微微皱眉,堂堂大明将军,皇帝的亲信大将,竟然关心其佃农来,哪壶不提哪壶。

    “父亲,”徐锡胤低声道:“孩儿以前不懂事,不知农夫疾苦,不知孩儿每日之食,如此来之不易,,,,,,,”

    “这些都是在学府学到的?”徐喜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变化也太大了。

    徐锡胤点头道:“皇上曾带学府同窗耕作于农田之中,让我等学到不少东西,领悟不少,,,,,,”

    “皇上带你们耕作,”徐喜登眼睛大睁,惊讶的道:“皇上也耕作了?”

    “是的,”徐锡胤双眼火热的道:“皇上曾言,农乃国之本,食之源,生之道,天下之人,无论贵贱,皆需尊农、重农、信农,,,,,,”

    “说得好!”徐喜登听后立刻站起来,恭敬的向皇宫方向行礼道:“如此圣君,天下当大兴,大明当大兴,,,,,,”

    “此事便依你所言,”徐喜登随后看着徐锡胤,认真的道:“从今以后,永康侯所属农田均分与那些佃农,你很不错,,,,,,”

    父子两相聚一日,第二天一大早,徐锡胤回归大明军事学府,目送儿子离开后,徐喜登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武场练武,也没有去看书,而是让人收拾细软,向城外而去。

    “你是说永康侯搬到城外山庄,还带着府中下人耕地,,,,,,?”

    听到曹化淳的汇报,朱由检也愣住了,这位称病不出的老将怎么想的?不在家享福,而是跑去耕地,受了什么刺激,,,,,,

    “随他去吧,,,,,,”徐喜登称病不出,朱由检就知道徐喜登怎么想的,如此懂得进退,又忠心耿耿之人,朱由检当然不会亏待。

    既然徐喜登要为自己的儿子让路,朱由检便成全他,而且朱由检非常喜欢徐锡胤。

    徐锡胤可谓是文武双全,基础扎实,而且非常忠诚,可以说是学府第二批学员之中,徐锡胤是最优秀的,将来必定是难得的帅才。

    如今的大明,将才不少,可帅才,却是不多。

    老一批的将领中帅才也没多少,袁崇焕、毛文龙、阎鸣泰三人也只能勉强称为帅才,至于其他人,什么杨鹤、朱燮元、周玉凤、杨愈茂之辈,文不成武不就,不提也罢。

    年轻一辈倒是有不少人才,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傅宗龙、曹文诏朱由检都非常看好,好好培养,将来也可担当大任。

    而后是最年轻的一辈,阎应元、祖泽洪、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这些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朱由检都非常看好。

    至于第二批学员中,倒也有不少良才,其中以徐锡胤为代表。

    “传旨,催促藩王速速进兵,半月内不启程,两月内不到达陕北者,治罪,,,,,,”

    “火器局那边不是要扩建吗,让内库给拨款百万,告诉孙元化,半年内,朕要足够装备十万大军的火器,,,,,,”

    如今的火器局越来越大,整个京师西面已经成为军事禁区,全部被火器局所圈禁起来。

    朱由检调派了三卫禁军驻防在周围,火器局俨然自成一城,每日浓烟滚滚,人马川流不息。

    火器局能发展如此迅猛,和朱由检不惜一切的投入有关。

    短短半年内,朱由检前后向火器局投入了五百多万两白银,而且不断从大明各地抽调工匠。

    不少朝中大臣对此意见很大,特别是户部那些官员,没少上书,让朱由检缩减火器局开支。

    不过这事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火器局所有钱财,全部都有内库出资,没从户部拿一分钱。

    作为朱由检的心头肉,火器局在京师的地位非常高。

    火器局虽然名义是属工部,可实际上,工部根本无权过问火器局的事情。

    徐光启还是工部尚书的时候倒还说得上话,毕竟火器局是徐光启一手建立起来的。

    可如今,,,,,火器局已经成了王之臣的禁区。